文案:

沈崇发现自己穿进一本《天师》的小说中,男主一路奇遇成为天师,而他却是个早死小炮灰,排不上号就连名字都不配有的那种。

更坑爹的是原身体质特殊,能画符箓却自己用不了。

好的,他差不多知道原身怎么死了。

沈崇根据大量穿书小说分析,保住小命,远离剧情,稳定生活,远离男主。

直到某日,沈崇坐在上铺室友的桌子上画完符箓,惊讶发现体质有改善!

可上铺室友就是男主!

沈崇想了想最近处境艰难,拿起男主的衣服包括内裤:“我要洗衣服,正好帮你也洗了吧。”

下午,沈崇靠着符箓解决当前危机。

接着,男主将衣服丢给沈崇,沈崇:“衣服自己洗,我还有事情。”

男主:“……”

第十天,沈崇又给男主把衣服洗了。

男主:“怎么洗上了?”

沈崇:“大概……真香?”

临近原身死亡的日子了,沈崇拉住正爬上铺的男主:“秦正容,你受伤了不方便上去,和我睡吧。”

第n天,沈崇摆脱了原身死亡束缚。

第n+1天,男主拉住沈崇同人说:“我们就睡一张床就行。”

沈崇:“那可不行,我这人洁癖重。”

男主:“……”

又过一段时间,沈崇抱着枕头敲响男主的门:“啊,我怕黑。”

几年后,有人对沈崇恭喜,英雄出少年。

沈崇:“哪里哪里,都是自己努力。”

男主:“昨天在床上……”

沈崇:“还不是自己努力睡出来的。”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现代架空 穿书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崇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成了主角的傲娇小淘气

第1章

“终于考完了,沈崇晚上一起耍去啊!”朱睿才手搭在沈崇的身上,高考完了,他刚将高中的那些教辅资料全部撕了,现在恨不得像一只窜天猴一样窜到天上去。

沈崇推了推眼镜,长长的刘海将眼睛遮掩住一般,脸色苍白没有什么血色,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有几分阴沉沉的感觉。

“不了,我今天晚上有事。”说完,沈崇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好似在确认什么信息。

朱睿才是班上为数不多知道沈崇家庭情况的人。

沈崇父母双亡,一直跟着他爷爷在一个叫清平观的小道观中生活,沈爷爷是道观中唯一的真道士,朱睿才见到过。在他看来沈爷爷是个怎么说呢,说放荡不羁却不太准确,应该算是不拘小节的人,反正比他爸妈要好很多。

“真的不去?我约了好几个同学,准备去网吧干个整夜,就差你了,说什么也要冲上黄金。”说着朱睿才将手搭到沈崇的肩头,“想想,网吧五连坐!”

沈崇再次摇头:“我今天真的有事,如果我明天能赶回来,后天再一起约。”

朱睿才想了想:“行吧。李三叔不住山上,你自己一个人要是有什么事记得来找我。”

沈崇的爷爷在他高考前一个月外出了,临行前让朱睿才一家帮忙照顾着沈崇,所以高考前这一个月的时间,基本上都是朱睿才一家帮忙帮衬着沈崇。

至于沈爷爷去哪儿了,就连沈崇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沈爷爷经常闹失踪来着,沈崇早就习惯了。

沈崇点头:“这段时间真的是麻烦阿姨和叔叔了。”

朱睿才不在意的挥手:“这有什么,你爷爷还不是帮过我们家大忙。”

告别朱睿才,沈崇背上背包一个人出了学校。

昨天沈崇刚接了一单生意,在外省,他已经订好了晚上的飞机票,现在得回道观收拾一下东西。

家里没什么余钱,不趁着现在多接几单生意,沈崇都在怀疑他是否有钱上大学。

这让沈崇想到了他的上辈子,同样都是缺钱的命。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沈崇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原装货。他上辈子刚大学毕业在床上睡觉,等醒过来就成了这个世界的正发高烧的三岁的沈崇。

也正好是他穿来的时间点,他遇见了现在的爷爷,因为老人家皮得很,他习惯叫老头子。

老头子是这里的清平道观的观主,沈崇五岁开始随他学习道术,期间三观不断被打碎后又重塑,完美解释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否定之否定规律。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