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萝卜

午饭后,阳光煦暖,妈妈提议到奶奶开垦的菜园里转转。

于是,我们便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菜园。菜园并不大,但是在奶奶精心侍弄下,一垄垄的白菜、萝卜、葱显得精致极了。白菜害羞地卷心了,把自己裹了一层又一层;萝卜露在外边的脸蛋也冻得红扑扑;葱精神抖擞地立着,如哨兵般挺拔。我穿梭在田埂上,左看看,右瞧瞧,那兴奋劲儿别提了!

妈妈怕我帮倒忙,叫我别动手,自己走到园子里忙活起来。看着生机勃勃的菜园,我按捺不住雀跃的心,主动请缨投入战斗。领命后,我轻哼着小调:拔萝卜,拔萝卜,哎呀,哎呀,拔不动……我走到地里,瞅准一个大萝卜,轻轻捋起绿色的叶子,紧紧抓着,使出全身的力气。只听“砰”的一声,萝卜缨子扯断了,我也摔了个四脚朝天。幸亏后面的土壤蓬松松的,一点也不疼。我赶紧起身拍打身上的泥土,这一下,倒是激起了我的斗志,不拔出来誓不收兵。

怎么拔呢?不能一味用蛮力,得动动脑筋。我先找了个小点儿的萝卜,牛刀小试,没费多大劲,顺利地拔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了出来。碰到大的,我按照妈妈教的方法——先晃一晃萝卜的根,使萝卜和土壤咬合得不那么紧,然后再用手尽量往下探,一直探到萝卜的根部,抓紧抓牢后,摇一摇,两只手同时往上提,咬牙,跺脚,一使劲儿,大萝卜便被我牢牢地攥在手里了。我急忙举过头顶向妈妈夸耀:“快看,我拔出来了。”话音未落,萝卜根部带出的泥土弄的脸上、身上都是。我吐了吐舌头,这时妈妈又说:“别得瑟!萝卜拔出来后,先在地上磕一磕,帮它抖落身上的泥土,然后再把萝卜和叶子分开,这才算大功告成!”

说完,妈妈继续忙活,而我已迫不及待地享用战利品了,顾不得干不干净了,啃啃皮,一口下去,脆脆的,凉嗖嗖……一股清香和甜辣沁人心脾。回身把萝卜塞在妈妈嘴里:“妈妈,你歇歇,也吃一口。”妈妈咬了一口看着我说:“真甜!记住以后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多动手动脑!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一番扫荡后,我们满载而归,我嘻哈唱起:“我们是害虫……”歌声、笑声、话语声荡在回家的路上。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