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多位爵级啊。

莺歌心想——

这地旗教和黑衣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若按照先前林涵所言……

这个山匪组织早就被黑衣人所收复,它的身份是一个谜!

而现在……

且看眼前阵法搭建完毕,红的、 绿的、紫的,各色各样的光线漂浮在眼前,在原地围绕出一圈又一圈彩色霓虹……

这些光线夺人眼目,还不出多时便从两侧峡谷很飞出去,如同轻薄淡雾,却能够命中那些怪物!

其中。

冲得最快的两只百年巨熊,在这阵霓虹之色的攻击下直接瘫倒一旁,不留多少气息。

好强!

莺歌感慨,这百年巨熊的实力虽不强,但防御力与生命力都远非普通怪兽,即便是现在的自己,也不敢说将它们一击毙命……

如今这些人组建起来的杀阵,当真让人恐怖!

“可问题来了,地旗教的人,为什么要把大家都抓来?”汉沽在旁边盯着,害怕地抱头发问。

话语在大地的震撼下,格外颤抖。

“或许……实在保护大家?”

说实话,莺歌的回答她自己都不信。

地旗教的人、怎么会保护周围的人呢?

但……

且看周围这些怪物们,它们除了冲击山谷内,还有更多的怪物正在涌入其他地方,大批大批的怪物在大地焊走!

四面八方涌去……

她张开嘴,如果地旗教没将所有人抓到这里,那么这些野兽……定然会将所有人都踏平。

莺歌完全可以确定这回事。

“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如今这般场景,已不是我们所能够控制的,保护好自己……找机会才能去下面救人。”

姜帆仍然保持理智,虽然身周消失片刻轻松,但仍然显得十分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这样的状态不免让其他人为之震惊,姜哥这也太……

太强了吧!

他们不少人,腿都有些颤抖了呢。

“这帮人真是该死,咱们在这林苑山旁边生活得舒舒服服,时不时出去打打怪物,练练功……如今被他们这么一搅……”

汉沽拍着石头生气。

十分厌恶这些人。

“自古以来,前人留下的宝藏无不被人争夺。

这些斗争无论死活、无论对错……每一次贪婪地出手都非死即伤。”

姜帆说着,眼看茫茫怪物冲击:“比起抱怨,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我就多说了两句嘛。”

汉沽嚷嚷:“等会儿真打起来,恐怕就没这个闲心咯。”

“别说话了,这些怪物们的冲击……越来越强烈。”

“宗主真偏心……这小子说了这么多都不讲他,我就说了一句话来怼我……”

莺歌提醒,且看山谷两侧,茫茫多的怪物还在冲击,冲击的力度之大……让他们完全没想到。

一波又一波的怪物沿着狭窄山谷向里冲,却又被七彩霞光一一击倒,横在狭窄山谷。

怪物们的尸体,快要堆得比小山还高了。

“这!”

“这阵法也太厉害了,竟能抵挡如此多的怪物!”莺歌仔细观察这山谷两侧,不免发出感慨。

三十多位爵级修者共同组成的杀阵,完完全全挡住了猛兽入侵,其中还有一只两千多年的蜘蛛,全数倒在地面。

没有了呼吸。

汉沽也是疯狂点头,一众林苑宗的弟子不免张开大嘴,他们哪见过如此战斗?

姜帆却撇了撇嘴,低声道:

“事情不太妙了……”

“怎么了?他们不是挺厉害的嘛!”汉沽反驳,“你就是羡慕人家厉害吧……”

姜帆没继续说话,只是耸了耸肩。

而莺歌左右看看他们两人,心中泛起一阵疑惑,目光很快扫在山下那些人身上……

不停观察——

“这些人怎么回事?”少女发现异常,警惕万分。

“宗主,您在说什么呀。”汉沽不解挠头。

“他们的力量下降很快。”

莺歌刚才一直在观察阵法与死去的怪物,根本没关注这些人!

如今一瞧,惶恐解释:“现在这座大阵已没有了先前威力,你仔细观察……这些爵级修者的力量损失很快,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什么?!

除了姜帆之外,众人大失神色,所有的面容都跌倒了谷底。

本以为地旗教的人,能帮他们抵挡住山谷里的那些怪物,没想到……

轰隆!

远方林苑山又是一声巨响,轰鸣回荡、不绝于耳,所有人都被那声音吸引过去。

又是一道金光而出,这金光如熊熊太阳照亮天空。

圣洁无比的力量洒落大地,无数人为之惊叹。

“第二层防御……消失了!”

“宝物……”

地旗教为首的那名黑衣人,昂起自己头颅,那双藏在黑袍子下的双眸闪烁透亮。

这就是……传说中的宝物!

“哼!”

它二话不说运转全身力量,踩着悬崖峭壁离开山谷,孤身朝着远方林苑山而去,留下众人留在此地。

然而在它离开后,没过五秒。

以三十位爵级修者组成的阵法瞬间破灭,一片片玻璃般的碎片在空气中彻底炸裂,被轻风一吹而散。

黑衣人们左右也瘫倒在地,一个个喘着大气,还来不及任何休息,山谷之外的怪物嗷嗷直叫——

一个个踩着前兽尸首,疯狂冲击。

并未参加战斗的黑衣人们持刀抵抗,守在两个关口之间厮杀怪物,可怪物实在太多……

也太强了。

它们源源不断的冲击,死了一波又来一波,十年、百年,甚至是千年的怪物张开獠牙,嗜血成性!

黑衣人们开始溃败,数几百位黑衣人还在极力抵抗,而刚才那些组成阵法的黑衣人们,则静养休息,尽可能恢复自己的力量……

“所有人,准备撤退!”

“在此之前我们需要为各位大人争取时间恢复实力!”

某一个黑衣人下达命令,一众黑衣人振声喊道:

“是!”

“什么?那、那我们怎么办?!”被困住的门派众人喊道。

嗓子已然有些失声。

黑衣人们却冷哼了声不再理会。

继续以防御姿态,抵挡外来怪物。

很快。

场中黑衣人们调养完毕,一个个站起身来。

对那为首的黑衣人点头。

前者高呼提醒:

“所有人,执行第二方案,开始撤退!”

“是!”

刹那间。

一个个黑衣人脱离战斗,飞檐走壁踩着墙壁高飞而走,连头都不回的消失在了山崖一角,完全不见踪影。

“呼、呼……”

野兽怪物们在没了阻力后,匆忙涌入山谷之内,且看场中男女老少,被捆绑着的众人……

点点滴落口水,发出噪声。

吓得孩子们哇哇大哭,害怕至极。

所有黑衣人都撤退了。

附近各个门派的人留在此地,一时间惶恐万分!

就在此时!

天边一抹红发女子降临,身后跟随二十多位修者匆匆来到!

众人瞧着,眼看仔细。

恍惚一喜别人——

“莺、莺宗主来救我们了!”

“真的是莺宗主,我们可以活下去了!”

然而。

一旁又有人心如死灰,呢喃道:

“莺宗主来了又有什么用呢?”

“刚才那么多爵级修者,都抵挡不住怪物的攻击……”

“我们……死定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