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最后批了两天的假,毕竟领导在旁边,他也不敢当面忤逆,云黎还能赶回来考试。

    最后云黎直接出学校打车迅速赶往医院。

    几乎是没休息的,下了车就直奔洛瓷所在楼层的病房。

    喘着气一把推开病房,家长们都在,洛瓷这会儿已经醒过来了,小脸苍白,整个人窝在病床上,一副恹恹的模样。

    但还是笑着回应身边的长辈,脸上勾着浅浅的可爱酒窝,澄澈眸子此时眯成了月牙形状。

    看到云黎,她微微惊讶,“黎哥哥……怎么回来了?”

    家长们都是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两个孩子。

    不知道是洛瓷的安慰有用,还是怎么,几人都是没有开始那么难受了。

    但随即而来的,是一种惭愧。

    明明是她以后不能像正常的同龄人一样蹦蹦跳跳,很多娱乐场所也不能游玩,瓷瓷却反过来安慰他们。

    ……

    云黎坐在床前,呼吸还有些不顺,细密的汗沾湿了额前的细碎黑发,身上的衬衣也凌乱了几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吭声,声音听不出起伏,“还难受吗?”

    洛瓷摇摇头,仰着脸笑道,“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啦!”

    他闭了闭黑眸,压下心底的难言情绪,吐出的话像是压抑着什么,“如果你知道,怎么会突然这样。”

    带着点埋怨的语气,与其说是在怪她不告诉他们,不如说是怪自己,没有仔细注意她曾经有过的不适。

    没有事是毫无预兆的。

    云黎突然想起,她曾经说自己心跳得有些快,可他却说,是她上楼走快了,他忽略了小青梅缓了好一会儿才放下捂在心口的手。

    还有她第一次生理期,明明是小腹痛,她却捂在胸口。他全然忽略了这一点,只注意到她脸色苍白,只知道她需要大补。

    怎么可以到现在才意识到呢。

    洛瓷怔愣了片刻,低下头慢慢道,“没关系的,反正我也不是有多么喜欢出去玩的。”因为是和你啊,才是觉得那些小小的事情很有意思。

    她露出温软的笑,像在安抚他,“反正医生说了只要后续慢慢调理就会好转的。”

    其实她也是没想到,这个位面是让她身体变差。

    据啾啾说,原本在刚降临那会儿就会很虚弱,甚至一辈子身体都会很差,一直病殃殃的,时不时要打针吃药,还会比正常人少二三十年寿命。最后不知是什么原因,近两年才慢慢出现症状,而且还是可以慢慢治好的那种。

    正因为开始没有预兆,她才没把这放在心上。

    结果还是让大家担心了。

    云黎没再抓着这个话题不放,他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轻声问她,“你高中,不要去市一中好不好?”

    市一中,完全不适合她。

    更何况现在他完全不放心这样的她。

    不仅仅是他所在班级的氛围是沉闷的,绝大多数的学生都没有朝气,眼神迷茫无措。

    老师会为了每一次月考的分,各种计较,鲜有表扬。或是踩地捧高地拿学生举例,毫不在意他们的情绪。

    真正喜欢一直学习的人,真的存在吗?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