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胡长老不由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每一次的万教会,对于一些弟子而言,乃是鱼跃龙门的好机会,对于一些门派而言,也是得到信任的好机会。”

万教会,虽然已经不复当年,但是,每一次万教会还是有狮吼国、龙教的强者出面。

在这万教会上,狮吼国、龙教这些大教疆国,也会挑一些天资过人的小门小派弟子招入宗门之内,同时,在万教会之上,狮吼国这些大教疆国,也会委任一些小门小派负责南荒小门派之间的联络调停等责任。

虽然说,这些所委托的责任,并不见得有实权在手,但是,却是得到狮吼国、龙教这些大教疆国信任的好机会,说不定未来能攀上高枝,鱼跃龙门。

“若是你们有机会,也是可以考虑拜入龙教或狮吼国的。”看着高齐心进入万教山,胡长老如此鼓励门下弟子。

事实上,小金刚门被不排斥门下弟子拜入狮吼国或龙教,甚至是鼓励他们,对于小金刚门而言,这反而是一个天大的机缘。

毕竟,如果自己门下有弟子真的是拜入了狮吼国或者龙教,这将会是大大地提高自己宗门的地位,有了这样的连襟关系,对于宗门而言,乃是大有益处。

所以,不仅是小金刚门,南荒的诸多小门小派,也都希望自己门下弟子有机会拜入狮吼国、龙教的门下。

也曾有不少小门小派因为自己门下弟子拜入狮吼国、龙教从而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小金刚门的弟子一时之间都不由你看我,我看你的,大家都耸了耸肩,没有什么强烈的想法,也没有想过拜入狮吼国、龙教,他们感觉在小金刚门的呆着也不错。

“我们都没有那个天赋。”有小金刚门的弟子耸了耸肩。

另一个小金刚门弟子说道:“说不定,我们门主最有机会呢。”说着,他们也都不由望着李七夜。

就是连胡长老也都不由望着李七夜。

如果说,以年轻一辈而论,在小金刚门来说,如果有谁能拜入狮吼国、龙教,胡长老第一个想到的也的确是李七夜。

虽然说,大家都不清楚李七夜的道行如何,但是,对于小金刚门的弟子而言,他们相信,在小金刚门之中,绝对是要以门主的天赋最高。

“若是门主拜入小金刚门之中,那我们岂不是没有门主。”有小金刚门的弟子就不愿意了。

事实上,李七夜当上门主以来,小金刚门的弟子也都喜欢和爱戴李七夜这位年轻的门主。

“如果门主真的能拜入狮吼国,乃是高就也,我们小金刚门也以之荣焉。”胡长老轻轻地叹息一声,但是,有这样的机会,他还是赞同的。

虽然说,胡长老在心里面是认为李七夜能带着小金刚门能崛起一下,李七夜作为小金刚门的门主,目前而言,乃是最好的人选。

但是,如果说,李七夜真的是有机会拜入狮吼国,胡长老在心里面还是十分支持的,也不会说不放他这个门主离开。毕竟,在胡长老看来,以李七夜的天赋而言,只怕他在狮吼国有着更大的造化,说不定未来能站在巅峰之上,小金刚门也会以之荣焉。

“没什么兴趣。”李七夜从断岳之中收回目光,淡淡地一笑,说道:“走吧,万教坊要到了。”说着举步而行。

“好了,我们进去吧,再慢,说不定就没得地方住了。”胡长老回过神来,立即跟上。

随后,胡长老又训斥门下弟子,说道:“进入了山坊之后,不要乱走,也不可胡说八道,这次万教会多数是由龙教的弟子负责,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怕你们的脑袋,谁都保不了,明白没有。”

“明白。”小金刚门的弟子也都不敢大意,忙是恭声应道。

毕竟,龙教的弟子,与之一比,乃是高高在上的人物,那怕是普通弟子,也比他们不知道强大多少。

山坊,指的就是万教山所建的楼宇屋舍,乃是当年由狮吼国、龙教等诸多大教疆国一同筑建,以作万教会安顿天下宾客而用。

平日里,山坊皆有狮吼国、龙教等诸多大教的弟子负责经营。

这一次万教会如期举行,虽然狮吼国、龙教也未曾听闻有什么长老、或者老祖之类的存在出面主持,但是,依然有实力强大的弟子前来坐镇。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