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田最近十分不爽,原本从猎人手中买来的熊仔是为了马戏团的新节目做准备的,作为M市首屈一指的马戏团,自然需要不断的变更节目,从而保持节目有足够的吸引力,好让更多的观众前来观赏。

而这个熊仔是半年前就计划好了准备推出的新项目,却没有想到意外杀出一个母熊前来袭击,如果被小区内的民众知道是他偷取熊仔让巨熊前来人类的城市,无疑会让他的小小马戏团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不过现在好了,井田默默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的照片,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在他的运作之下,小区内的人都以为是眼前这个金发的男人夺取熊仔才将巨熊引来,而自己不仅避免了被发现的隐患,还可以借此机会再次将小熊弄到手!

“哼,敢弄走老子的东西,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井田为了熊仔的节目,前期花出去的钱恐怕都足够马戏团运作一个月了,如果就此放弃这个节目,对他的事业无疑是个重大的打击。

“老板!最近几天那个男人都没用出门,一直待在家中,自从上次在小区内出现被众人斥责之后,就再也没用出过门!老板,还继续监视吗?”

“继续监视,只要那家伙有任何举动,都要向我汇报!”井田虽然有些疑惑,不理解为什么king没用任何举动,但是谨慎起见,还是继续保持监督,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也好提早预防。

随手翻了几分文件之后,井田有些烦闷,准备去马戏团内观察一下最近节目排练的进展,也防止下面那些小崽子偷懒耍滑。

“老板好!”

“老板好!”

随着井田的踏入,原本有些混乱的马戏团,顿时变得井然有序,而随着他走过一个个区域,也不断地有人在打招呼。、

井田微微点头示意,他知道自己手下是个什么德行,只要自己不在的情况下,还是会偷懒,不过只要节目能够正常的完成,他也可以假装视而不见。

来到一个狮子笼面前,井田微微驻足,这个也是主要项目之一,所以井田对于这个节目的关注度也略微高一些。

驯兽师见到老板来到这里驻足观看,自然是要卖几分力来展现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微微抬起鞭子,在空中狠狠抽下,皮鞭在空中交错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啪!”

随着一声巨响,狮子原本还有些扭动的身体顿时变得十分老实,一动不动的四只脚并拢在一起,站在一个不足巴掌大的圆凳之上,圆凳高不过半米,上下大小一致,并没有多大的承力点,但是这狮子居然稳稳的落在上面!

“蹲好了!”驯兽师一声呵斥,狮子的四肢再次紧了紧,而眼神仅仅盯着驯兽师手中的皮鞭,生怕一不留神便落在自己身上!

“给老板来个金狮独立!”驯兽师眼睛一转,准备来个高难度动作秀一秀!

使用鞭子在空中画了个圈,然后用另一只手握拳在空气中砸了两下,这个是训练时的动作,狮子了然于胸,这个动作上,它吃过太多的鞭子了,印象十分深刻。

先调整了一下自己身体的位置,然后将其他三肢放入空中,只留下前肢独自支撑身体!

成功了!

狮子很轻松的就将身体支撑住,完成了这个动作。

“老板,您看怎样,还可以吧?”驯兽师得意一笑,这个动作以往狮子都要调整好几次才能成功,没有想到这次居然一次性成功,也着实让他涨了几分面子。

“恩,不错,不错,继续保持。”井田对于这个动作也有些了解,最初设计出来时,很多驯兽师都表示根本完成不了,因为狮子的前肢力量并不强,很难支撑起整个身体,更何况还要在空中维持住身体的平衡!

砰!

驯兽师刚刚与老板聊天,并未继续管狮子,而狮子在坚持了数十秒之后,终于支撑不住,从圆凳上掉落下来,而身体倾斜的同时,也将圆凳踹翻!

啪!

“看你做得好事!”驯兽师怒气腾腾,刚刚在老板面前稍微表现了一下,留下了个好印象,瞬间就被这个家伙给破坏了,顿时十分不满,走上前去抬手就是一鞭子!

啪啪啪!

一鞭下去,驯兽师的怒气未消,迎着狮子就是好几鞭子,打得狮子连连后退!

“今天老子不好好教训你一下,你就不知道这里是谁在管事!”驯兽师拿着鞭子不断的逼近,终于将狮子逼到最角落里,再也没用了退路。

随着驯兽师逐渐逼近,狮子的眼神由惊恐也转变成了愤怒。

“吼!吼吼吼吼……!”按耐不住的狮子发出愤怒的嘶吼。

驯兽师手中挥舞的鞭子更快更狠了,如果不在它反抗时给它狠狠的留念,早晚制不住它!

突然随着狮子几声怒吼之后,马戏团内所有的动物仿佛收到了王的召唤,纷纷躁动起来!

“嗷嗷!”“吼吼!”

这次的暴动似乎远超以往,无论驯兽师们怎么挥舞皮鞭,动物群都不在安分,而被毒打的狮子在这一刻率先张开了獠牙扑向驯兽师!

而这一扑,无疑是引爆了整个马戏团。

猩猩将手头玩物掷向驯兽师,大象用鼻子勾起长棍不断挥舞起来,豹子、飞鸟在这一刻全都暴动起来,虽然没有任何的变异,但是所有动物的凶性全部被激发出来。

井田勃然大怒,大声的指挥道:“干什么,你们都在干什么,给老子用武器把这群畜生镇压下去,还敢反了天了!”

虽然驯兽师们眼见管不住,准备使用麻醉药和其他武器准备强制制止这些野兽时,却发现为时已晚。

不知何时,两只猴子已经将这些武器和麻药拿走,顺便还掀翻了点燃的火盆!

顿时,火焰在马戏团内肆虐,叫喊声、动物的嘶吼声不绝于耳,仿佛是在庆祝这火焰盛会的开启。

井田在两个保镖夹击之下,逃离了暴乱现场,可是眼前的一切却让井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完了,全都完了,我毕生的心血啊……”望着四散逃逸的人群和动物,他知道自己再也控制不住局面,只能任由事态的发展。

“那里火光冲天,是有火灾发吗?”king望着几公里外的空地,烟雾浓郁冲天,他明白,有人需要帮助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