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_r();    陆扬的声音压得很低,湿热的鼻息喷在耳后,惹得阮白微微一抖,缩了缩敏感的脖颈。    阮白脑子里嗡的一声,只觉得后背上的汗毛都要全竖起来了。他又羞又急伸手去推陆扬,想要从陆扬的身体和门板的缝隙间挤出去,却被对方一手捉住了胳膊,下身也被卡着跨坐在陆扬的大腿上,动弹不得。    “陆扬――!你当我是朋友……你就放开我!我待会还要上课……”阮白带着鼻音和哭腔的话语本来就显得弱势,更别说现在衣襟大开,暴露在空气中的两颗乳珠上甚至还残留着暧昧的白色奶汁,简直就像被按在刀下任人屠戮的小羊羔,完全没有威慑力。    阮白长得清秀可爱,这种软萌型的美少年可不仅仅只受女生欢迎。陆阮两家离得很近,两人从小玩到大,上下学都同路。陆扬不止一次遇到有男生在阮白放学路上堵人,都被他赶走了,但他从来没有对阮白产生过什么歪念,只把他当做身材比同龄人瘦弱,需要保护的弟弟。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阵想要吮吸攫取什么的干渴感难以克制地涌上了喉头,他突然意识到他竟然对阮白产生了性冲动。    陆扬低头在娇嫩的奶尖上舔了一下,力道很轻,阮白却一下子就腿软了,乳液因为这下突如其来刺激从小孔中汩汩地淌了出来。    “别……别舔那里……!”阮白的喉间呜咽一声,软倒在陆扬怀里,吐息急促不稳,小扇子般的睫毛剧烈地抖动了起来。    “阿白,你打算就这副样子回教室听课吗?你难道闻不到自己身上的奶味有多骚吗……”陆扬的嘴挪开了一点,手掌覆上了一边乳房不紧不慢地揉捏着,手下的触感滑腻柔软,手感极佳。他用掌心托在小小的嫩乳上下颠弄,立时荡起一阵雪白的乳浪,奶头一晃一晃的,不时被甩出几滴香甜的乳汁,看起来淫荡至极。    “呜……我不是……”阮白害羞地不住扭动身子想躲开,挣下了没几下就被陆扬一下用力的按压下软下了腰。    陆扬再次低头凑到两团小馒头似的胸部前,深吸一口气,鼻尖满是馥郁的乳香味,想也没想就俯身含住了颤巍巍的乳头舔咬吮吸。这次的力度可比方才的轻轻一舔大太多了,几乎可以用粗暴来形容。    乳粒受了几下颇为有力的吮吸,不堪重负地释放出对方渴望的乳液,陆扬贪婪地攫取着香浓的奶水,嘴唇将小巧的乳晕完全包住,灵活的舌尖在上面碾磨打转,唇舌间发出啧啧的淫靡水声,随后又重重一吸,激起阮白一阵颤栗,微喘着抓住陆扬的头发轻揪。    “不把里面的奶吸干净,待会你在教室里流奶流得衣服都湿透了,被人看见了怎么办。还是你越被人看越兴奋……”陆扬抬眼看向眼神有些迷离的阮白,恶劣地咬住乳首,缓缓往外拉,拉长以后又突然松开,奶头猛地弹回原状,那对小兔子似的乳肉跟着晃了晃。    “……我没有……嗯……别说了……”阮白被玩得浑身发热,又被陆扬说的话臊得满脸通红,敏感的胸部却高高挺起任人亵玩,甚至偶尔还微微扭腰,拿乳尖蹭向陆扬的唇舌。    他只觉得小腹处越来越热,一股难言的暖流从身体深处慢慢往外渗,让他忍不住夹紧双腿,下身隔着裤子在陆扬大腿上无意识地蹭了蹭,快感的电流在身体里乱窜。幸好阮白还记得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卫生间,才连忙咬住下唇防止自己大声地呻吟出声。    被好友困在厕所隔间用极其色情的方式玩弄胸部,从未有过的被同性埋在胸上吃奶的经历让阮白眼前一阵发黑,此刻阮白的瞳孔涣散得无法聚焦,脚步虚软得像是踩在棉花上,小腿肚子一颤一颤地发抖。    他无力地啜泣着,心里十分抗拒,却在奶头被吸咬而畅快地排出奶水的过程中产生异样的快感,乳尖上酥酥麻麻的感觉像过了电一样,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只有绵延不断的刺激是真实的。    也许是几十秒,又也许过了几分钟,在阮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完全没有触碰下身的情况下,他竟然射了。黏稠的精液一小股一小股地流了出来,裤裆里一阵凉凉的湿意,内裤上濡湿了一大片。    察觉到阮白身下的异样,陆扬舔吸的动作一顿,从他沾满不明液体,凌乱不堪的胸前抬头看着满脸潮红的阮白,一脸失神地靠在门板上,颤着身子仿佛不能接受自己用被吸奶就高潮了的事实,突然笑了笑,直起身吻去了阮白脸上的泪珠,哑声说道:“阿白,你可别让人看到这副样子,不然你会被干死在床上。”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