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剧情图片

武当三侠俞岱岩施展轻功在苍翠青山之中飞走,来到松溪畔饮水,看到此处风景秀美,俞岱岩露出笑容。

松溪畔破屋之中有人正在毁掉宝刀,几个人同时感到抢夺宝刀,还毁掉了煅刀的火炉。俞岱岩飞身来到屋外往里看去,发现里面有个白袍人功夫奇高,且出手狠辣,其余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被白袍不是折断手臂就是震碎心脏。俞岱岩心存仁善出手救了一个怀抱宝刀之人。白袍看出俞岱岩功夫出自武当,讽刺武当也来这里抢夺宝刀,俞岱岩解释自己只是路过,遇到不平事来管闲事而已。白袍让俞岱岩让去一边,少管闲事,同时出手攻向怀抱宝刀之人,持刀人将俞岱岩往前一推,俞岱岩无奈只好迎战。白袍躲过俞岱岩追赶持刀人,二人飞身来到破屋外水车之上,却不料从水底飞起几个人对白袍和持刀人撒下毒药,持刀人面部被毁,白袍用袍子挥去了毒粉露出本来样貌。俞岱岩随后而至,看见几个神秘人用铁链锁住持刀人大有要将他五马分尸之状,试图逼迫持刀人交出宝刀,持刀人将宝刀抱在怀里不肯撒手,俞岱岩实在看不下去,飞掷过去几个瓦片击退了神秘人救了持刀人。

俞岱岩给了持刀人一瓶药暂时维持性命,并劝说他赶紧拿着宝刀去换解药,可持刀人宁死不拿着宝刀换药,俞岱岩也管不了许多就要离开。持刀人抱住了俞岱岩的腿,声称可以把屠龙刀好处告诉俞岱岩,也可以把好处分给俞岱岩。俞岱岩丝毫不在意,反而认为江湖传言屠龙宝刀号令武林,倚天不出谁与争锋,足以证明这个屠龙刀并不如倚天剑厉害。此时,另一拨人闯了进来,持刀人剧毒发作,将屠龙刀飞掷在墙壁夹层处,而俞岱岩就躲在夹层里。随后持刀人被人擒获,俞岱岩知道这个持刀人也并非良善之人,于是一动不动静观其变。持刀人至死也没说出屠龙刀所在。

天鹰教殷野王随后赶到,弹指之间就灭了前面抢夺宝刀的那拨人,只是却并未找到屠龙刀,白眉殷野王带人继续追赶抢走宝刀之人。俞岱岩从夹层走出来,看到那么多人横死俞岱岩眼中含泪。俞岱岩拔出屠龙刀,一时不知屠龙刀是福还是祸,它的出现害死了太多人,俞岱岩决定带着屠龙刀回武当山交给师傅张三丰处置。

俞岱岩坐船返回之时,江面大雾弥漫,船夫突然跳下江水掀翻了船只,俞岱岩飞身上了对面一个大船之上,可是船上却空无一人。俞岱岩大骂船上的人躲躲藏藏,他知道那些人目的不过是为了逼着他上船想要夺了屠龙刀,白眉殷野王飞身出来,早已知道对方是俞岱岩。白眉殷野王提出让俞岱岩把屠龙刀放下可以放了他,俞岱岩并不买账和殷野王之间一场大战,殷野王并非俞岱岩对手被俞岱岩用刀逼着。俞岱岩本欲要为民除害杀了殷野王,却不料殷野王藏有飞针暗器偷袭了俞岱岩。俞岱岩迷迷糊糊中看到一个女子走出来,阻止了俞岱岩杀死他,随后,女子找龙门镖局都大锦托镖护送俞岱岩回去给张三丰。此女子正是殷野王的妹妹殷素素。

都大锦途中遇到了一帮假冒武当七侠的人接走了俞岱岩,俞岱岩刚被接走,外号“铁画银钩”的武当五侠张翠山就一路来寻找俞岱岩,张翠山推算时辰认为俞岱岩此时该行侠仗义回来了,才刻意下来接人。见到都大锦等人打尖休息,张翠山上前询问,这才知道俞岱岩被自称是武当七侠的人带走了,张翠山随后就去寻找。

带走俞岱岩的人,正是白袍,白袍在马车里用大力金刚指扭断了俞岱岩四肢丢弃在路边,张翠山将俞岱岩带回去。

张三丰给俞岱岩逼出了银针暗器,此时,都大锦求见想要查看俞岱岩情况。张翠山怒打了都大锦,都大锦也承认自己办事不利特地来赔罪,同时接镖时候殷素素曾经说过如果这个镖出了问题就让龙门镖局七十一口人陪葬。张翠山不依不饶,斥责都大锦收了镖银居然把俞岱岩交给了歹人。都大锦想起刚才接镖的人曾问他屠龙刀在哪里,张三丰命张翠山等人跟着都大锦回去保护镖局上下老小,都大锦拒绝了张三丰好意告辞离开。

第2集剧情图片

张翠山追问是否是殷素素给龙门镖局托镖,是否知道俞岱岩出事,殷素素都承认了,并且还请张翠山进入船舱。殷素素向张翠山承认当初托镖护送俞岱岩回去的人正是她,托镖之后殷素素放心不下还特地跟在都大锦等人身后,亲眼看见都大锦把俞岱岩交给了六个人。殷素素担心有诈就在后面跟着,发现那些人要害俞岱岩,殷素素挺身而出和人搏斗,不曾想却中了对方少林梅花镖暗器。殷素素还让张翠山看了自己手臂上的三枚毒镖,殷素素胳膊中毒明显发紫血脉喷张,也是触目惊心。殷素素后来发现张翠山跟着都大锦他们,路过锦州时候亲眼看见张翠山不满都大锦等人大吃大喝,而百姓正在闹饥荒流离失所。张翠山在酒馆里就教训了都大锦等人,并且还放话出去如果都大锦不把两千两镖银拿出来捐献给百姓就绝对饶不了镖局。

殷素素声称自己看见张翠山衣服穿得漂亮就弄了一模一样的衣服穿着,由于考虑到都大锦是少林一脉必定也有梅花镖的解药,所以就跑去了镖局寻找解药。却不曾想被镖局都大锦误认为是张翠山大打出手,殷素素本就不满都大锦护镖不利害了俞岱岩,因此一怒之下杀了镖局满门。张翠山斥责殷素素心狠手辣,不该连累无辜众人,殷素素反而责怪张翠山一切都是他的罪过,殷素素认为如果自己不护送俞岱岩也不会受伤,如果看到六个人带走了俞岱岩置之不理也不会受伤,如果张翠山早来一步她也不会受伤,俞岱岩也不至于被废,也就不会连累到镖局。由于不满张翠山说自己心狠手辣,殷素素拒绝张翠山为自己治伤逼着让他道歉,张翠山欲强行治伤被殷素素打了一巴掌,反而将毒镖更深打入胳膊内。张翠山忍无可忍,斥责殷素素是他见过最蛮不讲理的女人,殷素素大怒赶走张翠山。

张翠山出来船舱之后终究不忍心,他知道殷素素胳膊再不治疗就危及性命,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护送俞岱岩回去的人。张翠山强忍怒火向殷素素道歉,殷素素这才露出笑脸让张翠山医治。随后,殷素素依依不舍送别了张翠山。

次日,天鹰教召开帮派扬刀大会,向众人展示屠龙宝刀的威力,同时也为了通知众人不要再进行无端抢夺。大会上,殷素素霸气命令海鲨派、神拳门、巨鲸帮三个门派归天鹰教所有,从此在江湖消失。三个掌门人自然不满,殷素素命白堂主教训三个掌门人。正在此时,张翠山来到这里,声称是要调查清楚屠龙宝刀是从哪里得来,此刀牵涉到俞岱岩的伤张翠山誓要问个明白。殷素素谎称这个刀是她从土匪那里抢来的,张翠山根本不信还要追问,突然听到一声巨响,金毛狮王谢逊炸毁了天鹰教的船只飞身上岛打死白堂主抢夺了屠龙刀。

殷素素大怒上前欲抢回屠龙刀,可殷素素根本不是谢逊对手,被谢逊打下高台,张翠山飞奔过去拦腰抱住了殷素素,两人四目相望迟迟忘记放开。谢逊当场表示要带走屠龙刀,询问众人是否有意见,海鲨派元帮主立刻响应,支持谢逊把 刀拿走。谢逊却斥责元帮主阳奉阴违,并数落了元帮主害死了无辜之人,同时也指责神拳门过帮主奸淫嫂子不成反将其害死,巨鲸帮抢劫海船奸淫妇女罪恶昭彰。谢逊让三个帮主一起上,欲将三人铲除为民除害,三个人虽然同时从不同方位攻击谢逊,可都不是谢逊对手,只是两个回合下来三人就被谢逊当场杀死。

谢逊还要大开杀戒,斥责众人没有一个人没做过坏事,也都是死有余辜。张翠山斥责谢逊这种行为和大家没有区别,也都是滥杀无辜,并且责骂谢逊持枪凌弱就和畜牲没有区别。张翠山认为只有行侠仗义才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谢逊反斥张翠山胡说八道,并声称他就是打定主意让所有人都死在这里,否则消息传出去大家都知道他得到了屠龙宝刀,到时候每天有人惦记会让他心烦。谢逊提出和张翠山比试,如果输了就自裁,张翠山提出如果谢逊战败不让他死,只是希望谢逊答应一件事。殷素素小声劝说张翠山不要比试,并且劝其如果输掉了就找机会逃走,张翠山却小声告诉殷素素不要管他,等一会儿赶紧走,有多远走多远。殷素素表示她不会离开,如果要死就一起死。

第3集剧情图片

谢逊吓唬殷素素声称如果自己把掌法变成拳分分钟要了张翠山性命,殷素素慌忙答应要陪着谢逊去荒岛住上一年半载再说,劝说谢逊赶紧收了掌法。谢逊逼着殷素素代替张翠山发誓不能出尔反尔,殷素素发誓和张翠山陪着谢逊直到谢逊找出屠龙刀秘密,否则就让她活不过二十岁。张翠山接了谢逊一掌坚持那么长时间,谢逊内心也着实佩服武当弟子了不起,张翠山质问殷素素为何不出手,殷素素低头沉默不语。

海上狂风暴雨,也发生了海啸,谢逊神经错乱怒骂苍天对他不公平,声称自己刚刚得到屠龙刀可以为家人报仇,却被老天爷如此折腾。谢逊疯狂挥动屠龙刀,竟然砍断了船帆。

雨过天晴,谢逊神智未回复掐着殷素素脖子欲取她性命,嘴里还叱骂殷素素杀了他的家人,张翠山飞身过来击退了谢逊救了殷素素。谢逊大脑受刺激和张翠山在甲板上展开一场疯狂决斗,眼见谢逊就要一刀砍向张翠山,殷素素两枚飞针刺瞎了谢逊双目。谢逊疯狂用屠龙刀乱舞砍断了船只,殷素素掉入水中,张翠山跳下海中寻找殷素素。

张翠山连续数次潜水终于找到了溺水昏迷的殷素素将她带上去,张翠山见殷素素一直昏迷不醒,紧紧把她抱在怀里倚在船舱木头上,殷素素在张翠山一声声呼唤中醒来。

天鹰教神蛇坛坛主开了一家妓院,峨眉派掌门人灭绝师太获悉弟子丁敏君被天鹰教抓来妓院,带着徒弟们来妓院抓坛主,坛主伺机逃走禀报了殷野王。殷野王带人迎上灭绝师太,并且还挑衅讽刺让灭绝师太带着人也改行做娼妓,灭绝师太大怒挥动佛尘将殷野王打成重伤。其余人就更不是灭绝师太对手,灭绝抓了殷野王。

峨眉弟子在地牢中找到了被关押的丁敏君将其救出去,峨眉弟子纪晓芙担心丁敏君,岂料丁敏君出来第一个就打了纪晓芙,还斥责如果不是纪晓芙也不会害得她被抓。

魔教四大法王之一白眉鹰王殷天正及时赶到救了儿子和妓院一干众人,殷天正斥责灭绝师太带领众人四处扰乱天鹰教,还声称不愿欺负女人主动提出让灭绝三招,灭绝师太眉毛微挑讽刺殷天正狗眼看人低。殷天正和灭绝一场大战却难分高下,殷天正让灭绝带人离开。殷野王还要追赶被殷天正训斥带人开了妓院,还抓了峨眉弟子欺辱别人。殷野王解释因为峨眉派不停滋扰,他才不得已抓了峨眉弟子囚禁起来,但是也不曾欺辱对方。殷天正命人解散了妓院。

灭绝和殷天正一战都彼此受伤,灭绝自责丢失了倚天剑所以才会没有发挥出峨眉剑法最高境界。灭绝认为纪晓芙对峨眉剑法悟性最高,虽然入门最晚却远比师姐们修为高,因此对她也是寄予了厚望,这让丁敏君心生不满。

正当张翠山和殷素素在海水中冻得受不了时候,看到海面上有几块浮冰过来,两人坐在浮冰上相互运功驱寒,殷素素担心难以活下去。张翠山劝说殷素素一定要相信他们必然能度过这次劫难。

随着浮冰漂流,张翠山和殷素素看到了一个岛屿,两人大喜,看到了生存的希望。

第4集剧情图片

谢逊挥刀砍向张翠山,张翠山慌忙告诉谢逊是他救了谢逊性命,谢逊这才收手。谢逊一听说回不去了,又几乎癫狂,但由于过度疲劳体力不支坐下来,张翠山壮着胆子给谢逊送来鸡腿,谢逊狼吞虎咽吃完质问张翠山打算把他怎么办。张翠山表示打瞎了谢逊眼睛情非得已,但也希望能弥补过错奉养谢逊一辈子,殷素素警告谢逊如果他杀了其中任何一个人,另一人也不会独活,言下之意就是警告谢逊不要妄动,否则他们两人都死了也就没有人来照顾谢逊了长此以往,谢逊必定也活不下去。

张翠山要捕获一只鹿,殷素素看出鹿怀孕了劝说张翠山不要杀了鹿儿,为他们的孩子积福,张翠山恍然大悟,得知殷素素怀孕张翠山激动大喊终于可以当父亲了。张翠山打算把这个消息告诉谢逊,殷素素却担心谢逊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发作,之前可以和谢逊同归于尽,但是现在有了孩子就必定要为孩子考虑。张翠山安慰殷素素不要担心,他也必定会保护殷素素和孩子安然无虞。

张翠山和殷素素每天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日子虽然平淡可是却也幸福无比,两个人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幻想着孩子长大后的样子。

这天岛上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谢逊看着苍天又开始大骂,大骂苍天不公留下他一个人在世上饱受折磨,谢逊高举屠龙刀要和天斗,同时也口口声声大骂成昆不配做他师傅。山洞里,殷素素开始生产,张翠山守护殷素素,时刻担心谢逊会发狂闯进来。张翠山听到谢逊声音已经来到洞口,打算拼死去阻挡谢逊扰乱殷素素生产,被殷素素抓住衣襟。谢逊来到洞里破口大骂成昆,誓要杀了他为全家报仇,张翠山只好迎战谢逊,张翠山不敌谢逊,被谢逊用刀架在了脖子上,千钧一发之际,殷素素奋力生下孩子,孩子一声啼哭叫醒了谢逊。

谢逊表情也变得十分平和,询问张翠山是男孩还是女孩,张翠山表示这个孩子像妈妈多,是个男孩。谢逊希望孩子以后多福多寿,担心孩子长得俊俏将来出去必定会多惹是非。张翠山声称这里是荒岛也没有机会接触外面,殷素素突然害怕孩子留在这里,如果将来他们都死了,必定生下孩子一个人孤老在此。谢逊非常赞同殷素素的话,并且表示无论如何都要把孩子送回中土。殷素素示意张翠山让谢逊给孩子取个名字,同时殷素素为了保住孩子让孩子认谢逊做义父。谢逊想起自己的儿子,如果活着也十八岁了,他也会将自己一身武功传给儿子必定不会输给张翠山。张翠山提出让孩子改姓谢,谢逊激动万分告诉张翠山他孩子叫谢无忌,张翠山立刻表示把孩子也叫谢无忌。谢逊立刻表示毁掉他眼睛的仇一笔勾销,他也会把一身功夫传给无忌,让天下人都知道孩子父亲是张翠山,母亲是殷素素,义父是谢逊。殷素素提出让谢逊抱抱孩子,谢逊激动接过孩子,第一次扔下了手里的屠龙刀,捏着孩子的脸蛋谢逊呵呵傻笑。看到谢逊这个样子,殷素素和张翠山也放下了心,谢逊更是提出要和张翠山殷素素义结金兰,并且美滋滋让张翠山叫他大哥,殷素素率先开口叫了谢逊大哥,张无忌也只好改口,谢逊开心不已。

谢逊把孩子还给张翠山,自己就要出去找柴火给殷素素母子取暖,张翠山把孩子和殷素素都揽入怀中,也松了一口气。

第5集剧情图片

杨逍带着纪晓芙去见了一个叫雁儿的女孩,这个女孩听不见任何声音,杨逍叮嘱纪晓芙照顾好这个女孩子,一个月之后有人来接她,到时候纪晓芙就可以离开了。纪晓芙为雁儿擦拭身体时候发现她浑身都是伤痕,误以为是杨逍所为,将杨逍狠狠骂了一顿,并且还要带雁儿离开。杨逍这才告诉纪晓芙雁儿除了明教无处容身,雁儿父母是杨逍派出去到其他门派的密使,后来身份败露就被所谓的名门正派联手抓捕,不但两个密使被惨遭杀害,就连一个女孩也不肯放过,还将雁儿的耳朵刺聋,如果不是杨逍出面雁儿必定惨遭虐待而死,杨逍冷笑讽刺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正派,纪晓芙惊呆了也吓傻了。

杨逍在院子里抚琴,纪晓芙来叫杨逍吃饭,杨逍阴阳怪气想要端着,声称自己承受不起峨眉爱徒做饭,除非恭敬请他吃饭才行。话还没说完,杨逍就发现纪晓芙已经离开了,杨逍尴尬后面跟着,吃饭时候却发现都没有自己的筷子,杨逍好像早就知道,从怀中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筷子逐个品尝起来。

杨逍也给纪晓芙倒了一杯酒,纪晓芙认为酒能乱性败德所以不喝,杨逍就把纪晓芙的酒也端来一起喝了,并且拿出孔夫子的一段言论来歌颂喝酒的好处,纪晓芙意外发现杨逍居然是一个文人,这颠覆了她之前对明教恶人的印象。

明教雷门门主赛克里带人突然炸毁了杨逍的居所,杨逍反应迅速丢下酒杯将纪晓芙和雁儿带出来,赛克里包围了杨逍三人,并指责杨逍为了自己当上教主,不顾兄弟们死活去救他的私生女。同时赛克里也指责杨逍阻止四门和五行旗五散人重归于好,冰释前嫌,杨逍对此不但不支持反而处处针锋相对,使得两帮人梁子越来越深,致使明教四分五裂,而杨逍居心不良也只是为了教主之位。杨逍声称之所以自己那么做是因为当年他们只顾着个人利益弃明教而去,他现如今就没有必要低声下气让那些人回来。杨逍声称自己之所以到现在不选举新教主,完全是因为觉得所有人都没有做教主的资格。赛克里早已在杨逍喝的酒里下了西域断魂散,杨逍却依然可以自封穴道阻止毒性蔓延,并且击退了赛克里众人带着雁儿和纪晓芙离开。

赛克里众人紧追不舍来到河边,杨逍早已划破手掌逼毒出来,只待赛克里到来只是一招就让众人倒地不起,赛克里自知不是杨逍对手欲抬手自杀,反而被杨逍阻止。杨逍责怪赛克里谋逆犯上本该是死罪,可是念在赛克里一心为明教的份上饶他不死。随后,杨逍告诉赛克里雁儿是江伯维的女儿,江伯维曾经和赛克里大哥结拜,江伯维夫妇都是杨逍派去其他门派的密使,也根本没有叛教。一个月前,他们身份败露被人追杀走投无路,才去找赛克里大哥坦承一切。江伯维恳求赛克里大哥保护雁儿,却不料三个人统统遭人毒手。杨逍声称雁儿是江家唯一的后人,他必定倾其一生保护雁儿平安,至于赛克里大哥的仇恨他也不会因为赛克里背叛而取消报仇计划,赛克里听闻这些自惭形秽跪倒在杨逍面前自责错怪了杨逍罪该万死。杨逍准许大家都回到光明顶,同时也抱着雁儿回到住处。杨逍安慰雁儿不要害怕,雁儿外婆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到时候就把雁儿带去母亲故乡,让雁儿远离这个江湖平安长大,雁儿似乎听懂了杨逍的话,张开双臂要拥抱杨逍,杨逍将雁儿拥入怀中,纪晓芙恰好来到看到杨逍温情一面颇有感触。

晚上,纪晓芙来看杨逍,发现他口吐鲜血坐在地上,纪晓芙慌忙扶起杨逍关心询问,杨逍安慰纪晓芙不要担心,他只是因为刚才的西域断魂散发作,纪晓芙将杨逍扶在床上安慰他,但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该对杨逍心软,纪晓芙拔起剑就指向了杨逍,杨逍苦笑,居然忘记了正邪有别,杨逍也不躲避张开双臂让纪晓芙尽管刺向他,并且提醒纪晓芙这是她唯一可以杀死他的机会,纪晓芙犹豫不决。

雁儿的外婆赶来接走雁儿,雁儿对纪晓芙依依不舍,纪晓芙目送雁儿离开,心里也充满了不舍。当纪晓芙回去的时候杨逍端坐在椅子上,纪晓芙询问杨逍为何不去道别,杨逍声称自己最不喜欢的就是道别。随后,杨逍也感谢纪晓芙对他的帮助才让他伤势逐渐好转,同时也问纪晓芙为什么不肯杀他,纪晓芙不语,杨逍也不再追问。

纪晓芙询问杨逍和灭绝有什么仇恨,灭绝非要杀死杨逍。杨逍告诉纪晓芙当年因为孤鸿子非要找杨逍比试武功,还向灭绝借了倚天剑,但是孤鸿子武功在杨逍面前实在太弱了,倚天剑还没有出鞘孤鸿子就战败了。孤鸿子因为战败受不起挫折,在回去峨眉的路上自杀了,倚天剑也被一些蒙古人抢走了,倚天剑在杨逍眼中简直就是废铜烂铁也根本看不上眼,可是灭绝却以为是杨逍杀了孤鸿子夺了倚天剑,所以就把杨逍当成了头号对手。纪晓芙劝说杨逍去和灭绝解释清楚,也相信灭绝一定会相信杨逍,而杨逍却认为很多事解释也没有用,再说他也根本不怕灭绝来报仇,也没有解释的必要,纪晓芙斥责杨逍这种性格必定会招来更多仇家,他也一辈子会被人追杀,杨逍却一点都不在乎。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