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天空中纷纷扬扬落下,满山的梅花也卷着风雪一缕缕飘落在发间、鬓眉间,微凉,分不出是梅花还是雪花。

墨宁溪偶尔仰头,他高大的身子帮她挡着风雪,几瓣梅花、雪花缠绕在他发丝间还有风衣上,像极了从古画里走出来的英俊美男子,甚是好看。

“这里还真是好看”,喃喃的呓语了一句,收回四处逡巡的目光。

“嗯,是很好看”,墨宁溪恍惚的盯着他回应着。

“就是太冷了”,吴亦凡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我站在这里都有些冷”。

未说完,触及到他逐渐要凝固的双眼,墨宁溪畏缩的敛眼咬着唇瓣,怯怯的说:“对不起”。

“对不起?你也知道你哪里做错了?!”吴亦凡眸色凌厉甚至带着一点疲惫的愤怒道:“我让你拍戏,不是让你在冰天雪地里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的”。

“我没有开玩笑,这是演戏的必要”,墨宁溪直摇头,辩解,“我是这部戏的女主角,我很想尽力拍好这部戏,摆脱在你的保护下才会红的阴影”。

“是,你是摆脱了,可你向我知会一句都没有”,吴亦凡严厉大声的指责,不难看出脸上的惊惶和害怕,“事情发生了那么多天我竟然丝毫不知情,而你连一个电话都不给我解释清楚,有没有想过我会有多担心?”

自从流产后,他几乎不再吼过她,此番墨宁溪却感觉不到一丝害怕,反而只呆呆的看着他的怒容,不难感受到他的怒气,他是在担心自己才会生气,“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闹那么大,还让记者们都知道”。

“是不是如果没有记者报导出来,你就不打算告诉我?”吴亦凡脸色越来越白,白的几乎可与天上的雪花相近,“来的路上我不知道给你打了多少通电话、发了多少条短信,而你却一个回应都没有,让我一直在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说到激动处,动了真怒,他弯腰捂紧自己的胃部,眉头揪的打结。

“对不起,我一直在昏迷,手机也关机了”,墨宁溪焦灼的扶住他,因为他的担忧让她内疚的眼泪滚动在眼眶,“凡,你这是怎么了?”

“你……”,吴亦凡疼的额头上涔出冷汗,最后一咬牙,大力的将她揣进怀里,抱得死紧,他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当在报纸上看到她在海里冷到晕过去的情形,他的心有多焦急、害怕,他什么都没有了,要是她也离开了该怎么办?

“对不起对不起”,墨宁溪抓紧他的衣摆,拼命自责的掉下了眼泪,“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担忧了,是我没有考虑周到,凡,你别生气了”。

“我不气,不气,乖,别哭了”,她的眼泪滚进他脖子里,吴亦凡连忙将她放开一些,满脸痛苦。

“凡,你是不是不舒服,我扶你回去休息”,墨宁溪用手背迅速抹了抹眼泪,搀扶着他往远处的小木屋里走去,可是她自己身体也刚好点,扶着他的时候摇摇欲坠。

“我没事,只是有点胃痛罢了”,吴亦凡拿开她的搀扶,伸手握住她,忍着痛两人相依偎的往回走。

墨宁溪感到他越来越痛,好几次痛到膝盖都弯下去,幸好苏子陌过来帮着她扶回小屋里。

“怎么会胃痛呢,是不是都没好好照顾自己?”看到他那副憔悴的模样,墨宁溪急的小脸雪白,一边叫林烟把医生叫过来。

“少爷昨天才从英国回来,一直忙着开会,下午听到少夫人你出事了,又急急忙忙坐飞机过来,急的一口饭都没吃…”。

“好了,子陌,别说那些有的没得,我没什么大碍”,吴亦凡深恐他再说下去,不悦的打断他的话。

可墨宁溪却还是听明白了,“你只知道说我,你也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吴亦凡,你可恶透了,你难道也忘了你的承诺吗?你要随时对我负责,我不允许你糟蹋自己的身体”。

“好啊,才训了你两句,这么快就找着机会向我开炮报仇了?”吴亦凡吃力的笑着。

“谁向你报仇了,我只要你身体好好的,我不要你痛苦”,墨宁溪趴在他胸口,医生很快赶了过来,帮他开了几粒止痛药,接着又连忙把自己原来要喝的排骨汤给他喝了。

他不肯,还是被她逼着给吃了下去。

吃完后不懂是药效发作还是太疲惫了,说了会话,吴亦凡被她抱着没多久竟然睡着了。

墨宁溪为他小心掖好被子,披着军大衣走出睡觉的卧房。

“少夫人,你以后别再做这种让少爷担心的事情了”,苏子陌坐在火炉旁,捧着手里热腾腾的茶拧起剑眉严肃的说:“我从没见过少爷这么担心过一个人,他现在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可信的亲人了”。

“你也是啊”,墨宁溪坐在他旁边,这是第一次和他近距离的聊着天,“凡说过你是他这辈子最信任的人”。

“是吗?”苏子陌掠过一丝激动,“我自小没有亲人,是少爷收养了我,要不是少爷,我也不会有今天,所以我发过誓这一辈子都要好好效忠少爷”。

“你这番话凡要是听到了一定会很高兴,我代替他向你说声谢谢了”,墨宁溪好奇的问:“帝国的工作量很大吗?”

“嗯,帝国这两年在不断的壮大,分公司已经扩展到国外了,少爷常常要在国内外跑来跑去,除了都暻秀之外,这些年少爷身边也没什么值得相信的朋友,所以少爷许多事都得亲历亲为”,苏子陌若有所思的说:“其实少爷明天还有一场大生意要谈的,可听到少夫人出了事,连生意都不顾就来了,对他来说,你现在比什么都要重要”。

“这样啊”,墨宁溪黯然的回头望了望房间的门,不知何时,苏子陌已经悄悄的走了出去。

她又回到了房里,坐到他身边,出神的打量着他消瘦的轮廓。

他说她瘦了,他又何尝没有瘦呢,其实他比她瘦得更多。

指尖一寸一寸的抚摸着他,把这些日子看不到的、摸不到的通通一次补回来。

房间里全部暗下来时,吴亦凡才睡醒过来,他太累了,累到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睡上一觉。

睁开眼时,她就躺在他身边,被子全在他身上,而她瘦小的身子却穿着大衣蜷缩在他旁边,双腿弯曲,两手挂在他被子上,通红通红,看的他心里发疼。

“还饿不饿?”墨宁溪担忧的问。

“饿了”,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盯着她,在黑夜里眨动的蓝色双眼格外的明亮起来,像是在捕食的猎物。

她也盯着他,长睫在夜里眨动着,虽然只有海边的月光照进来,但是不难看出此刻的她有多撩人。

两两相望了一阵后,谁都没有动,她突然仰起小脸抱住他脖子,使劲吻了上去。

他怔了怔,继而狂喜,手臂一紧,双膝跪起来,抱起她身子,更深、更热切的化被动为主动,邪恣的和她纠缠不清。

“嗯…”。

冰凉的手指钻进她衣服里,凉的她娇躯微微哆嗦,“冷…”。

“马上就热了”,他用被子巧妙的裹住两人,唇似火焰一样落在她身上,直到她身体暖和了,才用手爱抚过她每一寸肌肤。

被窝里肌肤摩擦的温暖轻易的将这些日子的寒冷驱散,他放肆的需索,她被他吻的阵阵无力的娇 喘,感觉到自己像遇到太阳的冰一样,完全融化在他怀抱里。

“要好好照顾自己,知不知道?”他的唇落在她优美细致的颈项上,“我不准你有事,也不准你有一丝一毫的事”。

落在她身上的每个吻就像火焰,她抬起脖子,任他尽情品尝,指尖插入他后背里,“你也是,再忙你也要按时吃饭,你再也不是一个人,我们是两个人,我们是一体,你要是有事我也不要活了”。

吴亦凡震了震,抬起头来捧住她的脸颊,两人视线交会后,他又喘着粗气占据了她的双唇。

占有她的那一刻,两人像饥渴许久的旅人般,紧紧缠绕在一起。

“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窗外呼啸的海风见证着两人刻骨的誓言。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下载17K客户端,《吴少的娇妻不好宠》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