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不同课。”

董西说完这句话,龙七就懂了。

时过境迁这一点是一厢情愿的事儿,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她脑子里被繁事所挤压,自以为几个月前的事已经被淡忘,但董西心里分明还留着那一回从她口中泼出的水渍,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天气,湿嗒嗒的,干不了。

她慢慢点了头,随后,再没说话了。

而后的一整节课,龙七没回教室,她专门留在教学楼后头的墙根口。

这边时常聚着一些偷偷抽烟的高年级男生,这一回,因为她在,男生们反倒来得少了,大部分看见她就“哟”了一声,抱着手臂的龙七抬一下眼皮,几个眼力好的就看明白了,叫着哥们去别处了。

所以顾明栋点着烟走到墙根处的时候,这边的场子已经被龙七清干净了,他刚点着那烟,烟就被龙七从嘴边抽走,掷地上。

顾明栋侧头,看到墙根处的她,第一反应也是:“哦哟?”

龙七直入主题:“你在跟她抢什么?”

而顾明栋反应也很快,两人几乎跳过了“故人相见泪汪汪”的步骤,他去抽第二根烟,笑里藏刀地回:“大明星,我听说你现在牛逼了?”

“你还跟踪过她?”

“遗憾啊遗憾,我这儿没存多少你的黑料,否则,唉。”

龙七叫他一声全名“顾明栋”时,他置若罔闻地问:“你现在还跟靳译肯在一起了是吧?”

她不答。

他说:“贵圈真乱,他以前一点都不稀罕你。”

然后一边点烟一边感叹:“不过真奇怪,我想要的东西,这家伙全都有啊。”

龙七再次把他的烟抽走,没掷地上,直接将烫的那头摁在他的香烟盒子上,一股难闻的塑料味儿钻进鼻子,他皱一皱眉头,龙七低头拍手心,淡淡说:“顾明栋顾同学,我先不管你跟董西有什么仇什么怨,但有句话说在前头。”

“行事前多看看自己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别总以为自己还是未成年的小鬼头,这些年大家都长记性了知道分辨好坏了,就你还活在当初那个德行里,哦,对了,也别把当年那套把戏玩在这学校任何一个学生的身上,否则校方不处理你……”

她拍干净手上的烟灰,放进衣袋,抬头看他:“我也会打死你,到时候,靳译肯的面子我都不给。”

顾明栋高一时,跟靳译肯的关系有得一说。

靳译肯那诡谲性格最合得来的,除了司柏林那种压根不把他当回事儿的,就是顾明栋这种火爆直爽的人。他最喜欢翘着二郎腿坐在暗处悠悠哉哉地看戏,而顾明栋老在明处横冲直撞,给他提供出不少节目,所以他觉得顾明栋这哥们好玩,玩起来挺有创意,顾明栋也觉得他这人有意思,上道儿,所以两人的关系一度还挺铁。

当然,那时候靳译肯是超级尖子生,是一眼都不肯放在龙七身上的,顾明栋追她追得再猛,他也只悠闲自在地当个戏外人,对她没产生过一丁点意思。

但后来就有些不同了,龙七差点被顾明栋扯进一条歪道时,在临门一脚前替她刹了把车的,反倒是靳译肯。

所以顾明栋这个人糟糕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连靳译肯都会忍不住插手管一下的地步。

龙七的话落下后,天边一声滚雷,湿冷的春雨又要来了,顾明栋恣意地站在她眼前,不说话,不点头,也不摇头。

那天放学后,老坪派了保姆车在校门口等她。

龙七上车时,他正在打商务电话,说是有个杂志片儿要她去拍,司机回头问下个地点是公司还是住宅区,老坪用手势示意先候着,助理姑娘凑上前帮她理头发。

她倚在窗口,刷着手机,空时看一眼校门口的光景,玻璃上雨迹斑驳,人脸模糊不清,她低头看时间,后来再向校门口投去视线时,董西刚好从那儿走出来,孤身一人,撑着伞。

被玻璃朦胧化的画面在她的眼里逐渐清晰,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问:“我等会儿有没有事?”

老坪刚把电话打完,回:“今天没事,今天就是来送你回家,免得你被人拍到坐公交坐地铁,寒碜。”

“那我自己有事,”她说,“照我的路开,你一句声儿别出。”

老坪往外头望一眼:“注意谁呢?”

而老坪望过去的时候,顾明栋也正好走出校门,他跟在董西的身后,没撑伞,上了董西上的那辆公交。

“畜牲。”龙七念。

老坪因为这两个字看她一眼。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