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里她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压根就把她给忘了,问都不问。

婆婆实在着急抱孙子,软磨硬泡让顾北城把自己接去金陵,好好相处一个月。

正是她十八岁的身子。

嘭——

而周围的一切她也有点印象,这是顾北城在金陵的宅子,她竟然回到了十年前,嫁给顾北城一年后!

一年前,家里穷,庄里又闹了三年荒,一点收入都没有,而阿娘又生了弟弟,下不来奶,就把她嫁给顾家,换了三十块钱,买了几顿排骨。

“本庭宣判,被告人林冉,依照我国法律法规,构成叛国罪,证据确凿,驳回任何上诉,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死刑,缓立即执行!”

重活一世,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调整好心情,林冉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看着镜子里十八岁的自己,因为长期做农活,又是风吹日晒,脸蛋不仅红,还因为冻疮红一块紫一块,两瓣嘴唇,更是干裂的不像话。

虽然穿着新衣服,但碎花衬衫和土灰色布酷显然和时下的洋装连衣裙格格不入。

但白柔却不一样,一身价格不菲的洋裙和一头时髦的卷发让她和林冉形成鲜明的对比,再加上她化了妆,一双凤眼妩媚而勾魂,腻在顾北城怀里,就连声音都是娇笑温婉,分外动听。

如果把白柔比作白天鹅,那此刻的林冉就像那臭水沟捞出来的土黄色癞蛤蟆。

“你不在家里伺候阿娘,来金陵干什么,我部队还有事情,明天一早,就让副将送你回去。”顾北城一身军装,显然刚刚从外面回来,他英朗的眉不满的皱着,俊逸的脸上满是不满,看到了林冉,也只是一眼扫过,就厌恶的避开。

对于顾北城,林冉其实只见过一面,要不是自己中了白柔的圈套,顾北城也不会……

“北城,姐姐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你要没时间,我就陪着姐姐逛逛呗,美莱依又出几件漂亮的洋装,不如你给点钱,让我和姐姐一起去?”

“你是想自己去逛吧,拉什么旁人。”顾北城虽然嘴里毫不留情的戳穿她,但是眼里却是一副溺爱的样子。

“不用了,我穿不惯洋装。”林冉坐了下来,笑道:“夫人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大家没那么熟,我今年刚十八,看夫人的样子,好像叫姐姐不合适吧。”

这不是拐了弯的说自己老吗?

白柔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

她今年23,比顾北城小两岁,但是却实实在在比林冉要大上五岁!

所谓打人不打脸,哪里想到这农村出来的村姑,一张嘴,就这么狠?

但白柔是什么人,马上就调整好心态,笑道:

“瞧我这也没个眼力见的,好妹妹,大家都是一起伺候少帅的,就原谅姐姐,明天正好金陵市长家千金举办生日宴,妹妹还没见过这种场面吧,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生日宴!

要是不知道白柔想搞鬼,那真是有鬼了。

林冉重活一世,自然不难猜到白柔打的是什么算盘。

一个土里土气的乡下人,去参加这么高级的聚会,出的什么洋相,不言而喻。

“妹妹,去不去呀,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

“你要去就去,偏偏要带上她干嘛。”顾北城无奈道。

“少帅您也真是的,少夫人怎么说也是从东北千里迢迢过来看您,您倒好,人家才来一天就把人送回去,要是传到婆婆耳朵里,就说我这个做姨太太的不懂事,不知道尊卑礼数,怠慢了少夫人,就算是下人也会觉得我不会为人处世,以后这个家,我还怎么管?”白柔食指在顾北城的胸膛绕了绕,一张小嘴撅的老高。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让她在这里呆一个月,陪你玩玩,满意了?”

他的语气,俨然就把林冉当成阿猫阿狗,陪着他心爱的女人,解解闷。

“这还差不多。”白柔吧唧一口亲在顾北城的脸上,眼里全是幸灾乐祸。

两人一唱一和,林冉连个插话的余地都没有,当然,这样正合她意。

白夫人,白柔,顾北城的姨太太,也是上一世,陷害自己叛国的罪归祸首!

上一世的今天,顾北城看她过来,当夜就把她遣送回乡,五年后婆婆去世,才想起自己,准备把自己接来金陵。

但是去金陵当晚,她却收到带着顾北城私章的家信,平日里顾北城写家信只给婆婆,对她这个妻子不闻不问,怎么反倒是要见面了,来了家信?

丫鬟急急忙忙过来,打断了林冉。

林冉呼出一口气,问道:

“知道了,白夫人呢?”

“幸好有白夫人,这会已经在哄着了,您赶紧着吧。”

提到白夫人,林冉整个身子都紧绷起来。

“夫人总算醒了,少帅回来了,知道你过来,发了好大一顿脾气,让你赶紧去见他。”

但是没想到,和她拜堂的顾北城是被婆婆从部队骗回来结婚的,那时候的顾北城,受的是新兴教育,对农村这种包办婚礼深恶痛绝,虽然顺着婆婆,但婚礼当晚就回部队了。

虽然疑惑,但是毕竟是顾北城亲笔,信里只让她和副官去北朝,按照他的名义把这封信送到一个地方给一个人。

但是没想到,这却是她踏入白柔陷阱的第一步。

这怎么可能,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等等!

林冉猛地惊醒,子弹穿胸而过,巨大的冲击力让整个胸腔都要炸开,疼的要死。

她摸摸胸口,平摊的胸部光光滑滑,哪里有被子弹打过的样子。

她顺了一口气,意识才慢慢回笼。

这个身子瘦瘦小小,因为长期营养不良,一点肉都没有。

阅读重生民国:少帅夫人不好惹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wx.com)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