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娘继续道,“那本是临水而建的两层水榭,而那延伸至水中的小花圃本是一座湖心亭。”霜娘说着似是有些累了,喘了口气,语气中尽显沧桑之感,“火势是从公主闺房而起,绵延至湖边时便已被扑灭,老奴还记得,当时公主缓步走向亭中时站了许久,而后便下令将废墟夷为平地,建起了如今的临水花厅,以及一片花圃。”

    这一切与霜娘的描述似是都对上了,可林菀儿却觉得隐约觉得公主的转变定有隐情。她转而看向谢霖,谢霖只是闭着眼睛聆听,并不打算接话。

    莺歌随即轻声道,“如此说来,要查太子殿下被杀一案还得先查清楚公主为何要将寝殿烧毁一事了?”

    欧阳岚忽而想到了自己怀中的某物,她随即将其拿了出来,这是前些日子她在那片花圃中寻到的金牌,牌子上写着“飞鸾”二字,看这牌子如此干净,定是她特地叫人清洁了一遍。“难不成太子殿下之死与公主有关?”

    霜娘眯着眼睛看到了欧阳岚手中的那块金牌,随即脸上竟流出一行清泪,她颤抖着唇,问道,“郡主殿下,可否将此物借老奴看一看?”

    许是以为霜娘睹物思人,欧阳岚便将手中的金牌递了过去,霜娘喊着泪水,恭敬得接过欧阳岚手中的金牌,泪中竟带着一丝笑容,“公主儿时可最宝贝这块牌子了,可如今怕是再也见不着这牌子了。”

    她将金牌交还给了欧阳岚,“这块牌子是当初陛下赐给公主的,只是不知怎地,公主出嫁之时却将她丢了,也不知丢在哪儿了。”不知怎地,霜娘才说了没几句,她的身体便开始摇晃,这使得还未扶住她的莺歌险些一个趔趄与她一同栽在了地上。

    随着霜娘的回答,欧阳岚将莺歌留下照顾霜娘之后,几人便来到了那座水上花厅之前,右前方是延伸至水中的高台花圃,左前方则是去往花厅内部,整个花厅一早便被打扫干净,里面大多东西已然搬空且设了许多坐席,只为了方便各位贵人观赏这一夜昙花。

    花厅的右侧有一个小小向外的延伸坐席,上面正坐着百无聊赖的黄辉以及与黄辉险些对酒当歌的沈彧。

    黄辉忽然觉得远处有来人,便转而起身朝他们看过来,却听到裘少卿叫道,“你小子!怎地还不下来?”

    黄辉笑着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溜烟得窜入花厅,随即从花厅跑了出来,他看着林菀儿与裘少卿便笑了起来,“怎地?抓住凶手了?”

    裘少卿却是未曾理会,只是冲着黄辉身后的沈彧点了点头,“沈四郎。”

    沈彧也拱手向他还礼。

    太子殿下的尸首还躺在花圃中,黄辉悻悻然,朝郡主见礼之后,便对林菀儿道,“小妹,你走后,我在太子殿下手中发现了一样东西。”

    “何物?”裘少卿忽而转身用他的大手擒拿住了黄辉的左肩,这使得黄辉痛苦得大声叫了起来,“裘伯父,快松手。”

     

    ; “才想起我这个伯父啊?”裘少卿笑着松了手,“究竟发现了何物?”

    黄辉用手按摩了左肩一会儿,才将东西从他的怀中掏出来,接着火光可以看清,他手中拿着的是一块碧色的布料,这布料像是是丫鬟侍婢们穿着的那种颜色。林菀儿忽而灵光一闪,她又转身看向谢霖,谢霖却还是不语,只是立在一旁观望着。

    欧阳岚吓坏了,连忙挽住林菀儿的胳膊,“珊儿,你说会否是那方才死去的侍婢的?”

    定然是。

    黄辉却是悠悠然道,“太子殿下是被重物撞击而导致颅内出血,凶手似乎极能控制力道竟能让血液通过七孔往外渗出,另外太子殿下胸前的伤口像是用匕首造成的,随即将花插进胸腔的血液之中,花朵存于水亦能存货几日,忽而方才那花才会随即开放。”

    说到此处,林菀儿心中似是有了一个关于凶手的一个雏形。

    她再次看向谢霖,而他却似乎还是那般无动于衷。

    无奈之下,她只好轻叹一口气,对裘少卿说:“裘少卿,儿有一言不知是否当讲。”

    “你说。”

    林菀儿道,“凶手应是个女人。且身高不高,平日里在府中并未曾受过多大的注意,可随意在府中走动,宴会时,她可不用上前侍奉,但却知晓宴会的一切流程,她也知晓府中贵客们的客房是哪间,她更知晓花朵的培育,特别是昙花。或许她与花匠们学过,又或许她常在一旁观看,但有一点,她平日里的时间很充裕。”

    她的一席话倒是惊到了在场的人,包括裘少卿在内,他如今本也是毫无头绪,但当林菀儿如此说,他的脑海中似乎还真勾勒出了这么一个人,拿着一个东西将太子殿下砸伤,随即用太子殿下腰间别着的匕首将其胸前开了一道口子,然后将太子殿下拖到了这里,随即将他放在了花圃中。

    “等等,珊儿,你的意思是说,凶手是将太子殿下从假山处行完凶后拖到此处的?”裘少卿问道。

    “恐怕是太子殿下跟着她走过来的。”谢霖轻笑一声,逆着光对朝他疑惑的林菀儿一个灿烂且欣慰的微笑。

    裘少卿却是不解,转身问向谢霖,“谢郎君,此话何意?”

    “那碧衣侍婢的死怕是一场意外,太子殿下贴身跟着的是两个寺人,可如今那些寺人呢?”逆光之中,谢霖那泛着蓝色的眸子极为灵动得看着裘少卿,“那是太子殿下贴身的寺人,未曾得到殿下的允准他们可是如厕都要跟着的。”

    裘少卿忽而恍然,太子殿下醉酒支开了寺人,于无人之处欲强暴侍女,侍女来不及反抗,便往后倒向假山之上,假山上正好有凸起,正好要了侍婢的命。只是,“太子殿下不近女色全天下之人都知晓,他为何会?”

    “是画!”林菀儿脱口而出,她转向欧阳岚,“郡主,颜料是有人事先备好的,是也不是?”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书趣阁_手机版阅读网址: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