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人间星火》小说是九醉的倾情力作,作者的文笔行云流水,主角乔南梁非城的故事动人心弦。《你是人间星火》小说讲述了:乔南和梁非城的爱情角逐就是我爱你的时候,你想杀了我,我不爱你的时候,你偏偏缠着我。三年前,乔南被迫顶罪,留在梁非城身边赎罪。她被夺去自由,囚禁在梁公馆成为最下等的佣人。乔南以为能争取到自由的那一天,可转身就是梁非城将她送进疯人院。铺天盖地是他要和别的女人订婚的消息。大雨倾盆,乔南抱着死去的亲人,心死如灰……...《你是人间星火》 小说介绍

《你是人间星火》小说是九醉的倾情力作,作者的文笔行云流水,主角乔南梁非城的故事动人心弦。《你是人间星火》小说讲述了:乔南和梁非城的爱情角逐就是我爱你的时候,你想杀了我,我不爱你的时候,你偏偏缠着我。三年前,乔南被迫顶罪,留在梁非城身边赎罪。她被夺去自由,囚禁在梁公馆成为最下等的佣人。乔南以为能争取到自由的那一天,可转身就是梁非城将她送进疯人院。铺天盖地是他要和别的女人订婚的消息。大雨倾盆,乔南抱着死去的亲人,心死如灰………

《你是人间星火》 第3章 没规矩惯了,赔罪道歉! 免费试读

车厢里陷入诡异的安静,梁非城没有回答乔南的问题,而是用手指撩起她垂落在胸前的长发。

拇指在她凸起的锁骨上轻轻摩挲,梁非城的指腹冰凉,可是碰过的地方,却给她带来灼烧感,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梁非城发出一声轻笑,嘴角划过一丝玩味:“没有一点装饰物真是可惜了。”

他的话令乔南浑身止不住的战栗。

就在她神经绷紧的瞬间,梁非城倾身压了下来!

“啊——”

乔南脖子一痛,梁非城动作果决且凶狠,在她的脖子上面留下一道暗红的吻痕。

乔南连忙用头发将痕迹遮了起来,梁非城冷眸扫了一眼,开门下车!

红叶山庄的大门口浩浩荡荡的站了两排人,乔南裹紧大衣下车,看见站在最前面的中年男人,就是那个霍老板。

大概将近五十岁了,一脸的油腻。

“三少。”霍老板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

在燕京城,没有人敢怠慢梁非城,莫说在门口等候了,要不是怕惹得梁非城不高兴,他都打算亲自去接人。

“嗯。”梁非城神情淡漠。

霍老板眼眸一转,落在乔南的身上,满眼的惊艳。

其实刚才下车的时候,他就盯着乔南看了,那天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在欢场这么多年,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绝色,不同那日的素净,略施粉黛的她,美得不真实。

发尾微卷的长发自然的垂在胸前,衬得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越发的精致漂亮,红唇饱满莹润,眼睛像幽着一汪清泉,淡淡的看着人的时候都透着一股勾人的劲儿。

他今天才知道何为人间尤物,以前的那些都是庸脂俗粉!

“霍老板打算在门口招待我吗?”

霍老板正看得心花怒放,乍一听梁非城略带不悦的声音,心里一咯噔。

转眼看见梁非城沉下来的脸,顿时如芒刺在背,讪讪的笑道:“三少里面请。”

霍老板在前面带路,梁非城看了一眼站着不动的乔南,“在车上把话说的那么漂亮,怎么,作为礼物的自觉呢?”

寒风一阵阵的吹在乔南的脸上,她强忍着那股恶心的冲动,才迈开脚步走进去。

梁非城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晦暗深沉。

进了包厢,乔南脱掉了大衣,霍老板一眼落在她细得能一手掐断的腰肢,心眼一阵酥麻,主动的帮她将大衣挂在架子上。

一转身又对上梁非城阴沉的脸,不知怎么了,心里一阵发毛。

他知道这些豪门世家的人久居高位,心思难猜。

尤其是金字塔尖的梁家,如今梁家这位掌权者,心思最是深沉,喜怒无常。

他连忙陪上笑脸,拉开主座的椅子,“三少,请入座。”

乔南才刚拉开一张椅子,就听梁非城不疾不徐的说道:“坐那么远干什么?坐霍老板身边。”

乔南抓着椅背的手指倏然一紧,指节泛白。

从下车到现在,那个霍老板一直用直勾勾的眼神看着他,他心里在想什么,全都表现在眼神里。

如果可以,她恨不能立马离开这个鬼地方。

可是一想到外婆……

她松开手,坐在霍老板拉开的那张椅子上,霍老板随即坐下,紧挨着她。

这么近的距离,乔南闻到他身上混杂的香水味,不知道是几个女人的。

“乔小姐看上去有点紧张啊,放松点,只是吃顿便饭而已,不用这么拘谨。”说着,霍老板的手覆在乔南的手背上,轻轻揉捏了几下。

乔南头皮一紧,刚想将手抽回来,可迎头对上梁非城阴沉的目光,她又忍住了。

只能一遍遍的暗示自己不要去在意,就当是被狗摸了一下。

谁知他得寸进尺,越抓越紧,甚至半个身子都凑了过来,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凑近她耳朵低低笑道:“是不是太冷了,抖得这么厉害?”

“我不冷。”乔南猛地将他推开,被他碰过的地方像是有无数只蚂蚁爬过去。

恶心!

乔南的声音细细软软的,就算是恼羞成怒,语调还是透着一股勾人的味道,霍老板只听得心痒难耐,哪里还会生她的气。

霍老板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对着梁非城说道:“小姑娘放不开。”

梁非城右手把玩着酒杯,目光落在乔南发白的脸上,声线压着冷意:“没规矩惯了,还不快向霍老板赔罪。”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我哪里舍得啊,乔小姐就是太害羞了,有点放不开,来,喝点酒。”霍老板连忙倒了一杯酒递给她。

乔南的心直颤抖,余光里梁非城把玩着酒杯,一脸看戏的表情。

她接过酒杯,酒水在她眼里晃动,她想都没想,一饮而尽。

“爽快!”霍老板笑道。

梁非城的目光掠过她的唇,刚喝了酒,她的唇上沾着酒水,愈发衬得红唇娇艳欲滴,引人采撷。

天生勾人的妖精!

一抹暗光从眼底转瞬即逝,梁非城忽视心底腾起的怒火,阴冷的笑说:“这么给霍老板面子,那就多喝几杯。”

刚才喝得有点急,乔南胃里一阵翻滚,火辣辣的,而梁非城的话又像一盆冷水兜头淋下,一冷一热,备受煎熬。

手指止不住的颤抖着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

梁非城捏着酒杯的手指渐渐收紧,眉眼间凝着一团寒气。

乔南察觉到他的视线,却仍是面不改色的给自己倒酒。

几杯酒下肚,她的身子还是冷得直发抖。

心是冷的,喝再多酒身子都暖不起来。

“这样才像话嘛,出来玩就是开心,来,乔小姐再喝一杯,天寒地冻的,暖暖身子。”

霍老板越看越喜欢,说着又给乔南倒了一杯满满的酒。

乔南二话不说的拿起酒杯。

霍老板却突然抢走了酒杯,乔南的手落空,还不等她反应过了,霍老板的另一只手顺势搂住她的肩膀,怜香惜玉道:“别喝这么急,容易醉的。”

说着,他把玩着酒杯就着刚刚乔南喝过的位置,直接将那杯酒饮尽。

甚至还在杯口流连忘返,视线黏在乔南身上,细细品味着。

乔南一阵反胃,一手捂着嘴,另一只手顺势将他推开,开口道:“我想去趟洗手间。”

说着,她起身小跑着出去,一路狂奔进了洗手间后立马将门反锁上,双手撑在洗手台,低头干呕。

太恶心了,那个老男人太恶心了!

她什么东西都没吃,呕出来的全是酒水,她打开水龙头漱口,抬头看向镜子,一双眼睛红通通的。

洗手间能躲多久?五分钟还是十分钟?

短暂的几分钟之后呢?她还是要回到那个包厢……

她不能惹恼了梁非城。

平静之后,她拉开洗手间的门,迎面就看到站在外面的霍老板,一看就是在等她。

霍老板走上前来,关切的问道:“是不是不舒服?楼上有我的房间,我带你去休息?”

乔南的神经倏然绷紧,往后退开一步,“不用了,我没有不舒服。”

见乔南有想要逃走的想法,霍老板又朝前迈了一步,断了她的后路。

他喝了酒之后上脸,整张脸红通通的,油光满面。

“可是我有点不舒服,你陪陪我。”他突然咧嘴一笑,乔南只觉背脊浑然一凉,心底直发怵!

她当即想逃,却因为穿着不不合脚的高跟鞋趔趄了一步,霍老板见状一把握住她的胳膊往怀里一拽。

乔南奋力挣扎,霍老板力气极大,他紧紧将她的双手钳在身后,将她桎梏在怀里,低头嗅她的发尾。

他粗喘着气道:“别装了,三少带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你心里不清楚?再装下去就矫情了不是?”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