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舍内,王老道摸着胡须,脸颊红润,心中激动不已。

经过一番试探性交手,王老道直呼捡到了真正的宝贝!

无瑕宝玉!珍奇瑰宝!

为了试探出李元婴的防御力,刚开始王老道还收着手,以摔,扔为主,到了后来,王老道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劲力施展越来越刁钻,崩,碾,劈……

甚至用上透骨劲,但也仅仅把李元婴打的肺腑震荡,只是歇了一小会就恢复正常。

“这铜皮铁骨果然非同凡响啊,难怪史书记载古人王,霸王,神将等都是不可一世,打的天下群雄失色!

以往我还认为这是史官凭虚编造,经此一斗,只怕这史书都写弱了三分,不过这等人物成了老道的弟子……”

“哈哈哈……”

下午,李元婴将道袍清洗晾晒后,身躯上被打出的的红印早就消失不见。

李元婴的肉身是全面性增强,不仅仅是防御,恢复力同样可怕。

……

“这丫头跑哪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李元婴抬头看着晴朗的天空,大日虽然西斜,但依旧酷热无比。

心中有些忧虑,实在是李蓉这两次中暑让李元婴心惊胆战。

“天生的劳碌命啊!”

无奈之下,李元婴只好起身出去寻找。

……

青羊观中的一处院落,两个小人嬉闹在一起,追追打打,闹腾完了,又坐在一起说话聊天……

“哎呀!”

“怎么了?”

少年人儿看见伙伴皱着眉头,一副苦恼模样,心中急切,赶忙关切道。

“太阳快下山了!再不回去我哥会骂我的!”

“都怪我没看好时间,让你耽搁了!”

少年人儿一脸懊恼,连连道歉道。

“不说了,我要回去了!”

李蓉一脸苦恼,赶紧站起身来,就要离去。

少年人儿望着踩着小碎步出门的李蓉,急忙问道:

“等等!你明天还会来找我吗?”

听到少年人儿的近乎哀求的问话,李蓉停下脚步咯咯一笑道:

“你猜?”

“……”

少年人倚着门框,眼巴巴望着李蓉离去,直到背影彻底从视线中消失……

“这就是友情吗?”

……

“这个少年!……青羊观中居然还有这么偏僻的地方……”

李元婴在远处看着李蓉离去的背影,揉揉下巴,转而又盯向院中的依旧依依不舍的少年。

“居然害我找了这么久,原来找到玩伴了!”

李元婴站在一处高阁上,打量起周围环境,这是青羊观的北边,在后就是山林,十分偏僻,几乎没什么人来。

“挺有趣的!嘿嘿!少年人的青春啊………”

这个少年长的眉清目秀,只是眉宇间有一股忧愁,带着深深地忧虑感……

更有李元婴最熟悉的那种孤独,仅仅望着背影就知道这是匹孤狼,没人疼也没人爱。

……

李蓉一路小跑,终于赶了回来,气喘吁吁的靠在墙上,待休整好后,探头探脑的走了进去。

“哥?哥?”

李蓉小声的叫了几声,见没李元婴的回应,这才叉着腰高兴的喊到:

“哈哈,没回来!”

李蓉知道李元婴耳聪目明,在以往的经验里,只要李元婴在附近,只要自己一喊“哥”,哪怕是很小声的呼喊,李元婴都会有反应,这次李元婴没回应,铁定没不在家!

不用挨批了!

“以后叫我的时候大声一些,你那几声哥叫的,比猫叫声都不如!”

听到屋内传出话音,李蓉听得满了羞红,捂着脸答到:

“哥!原来你在家呢,我还以为你不在家!”

“不过刚刚我叫你,你为什么不回答!

哼!你不会故意看我笑话吧!不理你了!”

说完,李蓉雄赳赳气昂昂的进了自己卧室,咣当一声,把门闭上!

“卧槽!这小妮子!”

本来李元婴闭着眼睛,悠哉悠哉的躺在床上,等待着李蓉的道歉。

结果等到的确是李蓉的倒打一耙!

呛得李元婴瞪大眼睛,一脸苦笑!

“这倒打一耙的功夫,难道是女人天生的本事?也没见妹儿跟谁学啊!”

摇了摇头,该说的还是得说到,只得高声嘱咐道:

“记得下次早些回家!别让我担心!”

“我知道了……”

听到李蓉房间里传来有气无力的敷衍声,李元婴彻底无奈了,打又打不得,现在还不让多说,说多了还闲烦!

“唉!太难了!”

李元婴没有戳破李蓉去找那小伙伴的事情,姑娘家脸皮薄,好不容易找个小伙伴玩耍,也能解决孤独感!

李元婴更害怕长时间的孤僻造成李蓉的心理发育不健全!

……

第二天一早,李元婴这次没穿道袍,只穿了一件单衣就去找王老道了。

虽然李元婴的道袍破损后,还可以换,但每操练一次,就废一件道袍,李元婴心里也过意不去,太浪费了!

李元婴走后,李蓉拿着扫把,装模作样的四处扫了扫,见李元婴真的走了,就扔下扫把,一溜烟,也跑了!

到了精舍,李元婴扫了一眼院落,见昨天折腾后造成的残骸被清扫干净,有些心疼那扫地道童。

“师尊万福!”

李元婴见到王老道坐在席上打坐后,急忙行礼道。

“元守啊,你来了,坐吧!”

王老道见到李元婴后,面带笑容,用手一指旁边的蒲团,让李元婴落座。

听到王老道让自己落座,李元婴没有客气,立刻就坐。

心中猜测,这种耳提面命的情况估计就要传道了,李元婴不敢大意,认真的听着。

昨天的一番毫无还手之力的挨打,让李元婴明白仙人果然不能以常理看待,没用神通就吊打自己,用了神通那还了得!

“要学武,就要先了解什么是武,什么是劲!”

王老道看到李元婴落座后,一脸认真的讲道。

听到王老道开讲,李元婴认真的点了点头,颇为认同,学习一门技艺,理论知识必须过关,只有在理论的支持下才能走的更远。

“武是身体与技术的结合!而劲?元守,你懂什么是劲吗?懂劲是怎么产生的吗?”

王老道眯着眼睛,声音虚无缥缈,从四面八方传来,一波接一波,带着重重回音涌入李元婴脑中。

“启禀师尊,弟子早年学过一段时间武,但就是练不出劲力来!”

说完,李元婴颇为沮丧的低下头颅,练了近四年武,居然连门都没摸到。

“等等!我不是来修仙的吗?怎么讨论起练武了!”

突然想到自己是要修仙的,李元婴昂起头颅,沮丧之情一扫而空!

“练不出劲力?什么是劲力你明白吗?”

王老道摸了摸长须再次询问道。

“不明白。”

李元婴再次摇头,心中不以为然,对于劲有啥好聊的,要谈就谈修仙啊!

李元婴在心中疯狂呐喊!

“唉!你跟我来吧!”

说完,王老道起身出了精舍,到了外面大院中,李元婴知道王老道应该要给自己讲劲力,心中有些烦闷。

怎么还是练武啊!

不过王老道要教,这能反对吗?只能被迫享受了,李元婴心中泪流满面,有些失望。

练武充其量只是个强大些武夫,而修仙……

这根本没法比嘛!!!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