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的一声,”云笙身型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在了原地,极快的速度一剑挑在武龙的左肩上,武龙脚下轻轻一划,侧身躲过,手中金色的长枪在胸前从下到上旋转了一个圈,形成一个圆形的金色光盾。

“铛”的一声脆响,两把兵刃碰撞在一起,顿时间火花四溅,涟漪四散,金光四射。

巨大的声响让人耳膜震痛。

赤血剑被硬生生弹开,借着弹出的力道,云笙翻身一转,剑锋上挑,横剑一扫,立刻直指武龙的咽喉。

千钧一发的致命一剑。

武龙向后一仰,逼不得已脚尖一点,踏在地面之上,飞身向后退去,躲过云笙这雷霆一击。

短短数合的交手,武龙好像也发现了,云笙能走到一步,成为自己的对手,完全不是靠运气,而是有着属于自己的实力,已经不亚于自己的实力。

武龙战意顿生,黝黑的脸上刮起一丝满意兴奋的笑容,平静的说道:“这样嘛?稍微够看一点了,勉强能做我武龙的对手。”

一道黑影闪过,云笙心里大惊的说道:“好快的速度,左边?不,不,不,这是虚招,他想攻击右边?”

云笙双手握着剑柄,剑尖托在地上,看着即将刺中自己的一枪,双手猛的向前一挥,剑气凝结成一道红色金光,飞射的朝着武龙而去。

无奈之下武龙只能停止了自己的攻势。武龙左拳紧握,手臂蕴含着一层淡淡的白光,白光看上去就去就像一具坚实的护臂,手臂在胸前奋力一挥。

“砰”的一声闷响,硬是挡下云笙这道无形的剑气。

云笙微微邹眉说道:“好强,如此轻易的就化解了自己的一击,面对这武龙,自己还是有些太勉强了。”

两道黑影交织在一起,速度极快,看不见身影,看不清两人的招式,只听铛铛铛的兵器碰撞声,每一次碰撞,都会激起无数的火花,无数的能量涟漪扩散,道道的剑意枪意从武台上不断射出,比武场上建筑物不断的被摧毁,浓尘覆盖,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慧脸色吃惊的说道:“面对武龙,云笙还是明显处于不利,毕竟两人的修为相差实在过大,很难弥补。”

麻衣子脸色凝重的说道:“不止如此,那武龙的战斗身法也是相当熟练,对武器的应用也可以说到了人枪合一的地步。看来此子也是在无数战斗中成长起来的,战斗经验十分丰富。”

武震看着台上比试的两人,满足的笑道:“看来这场比试,我们武家是胜券在握了,龙儿从一开始就全面压制了对手,对方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这一届五城同盟会最后的冠军,一定属于我们崇武城。”

擂台之上,兵刃不断的发生碰撞,尖锐的声音震耳欲聋。

一道一道的寒光闪过,两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缠斗在一起。

两道黑影你来我往,手中的兵刃活灵活现,都发挥到了极致,剑意弥漫四周,稍有不慎,就是一道伤口。

观众惊呼道:“不愧是最终的决战,果然不同凡响,单从这冲天的战意来看,两人都是近战高手,战斗技巧都十分熟练,可谓不妨多让。”

“更难到的是那云笙,你看那武龙都快二十岁的人了。修炼的时间比云笙长了好几年呢。面对武化境三重的武龙,能战到难分难解,已经是相当难得了。可以说云笙的天赋远在这武龙之上,即使他今天败了,假以时日,在五城的小辈中,谁能抵挡住他?”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几分道理,看来这青山圣门的崛起似乎已经没人能够阻挡了。”

“那很难说,像云笙这样的天才,要想安稳的成长其实太困难了,没有足够的强大背景作为支撑和震慑,天才最容易犯挡住别人之路的错误。会被很多人心胸狭小之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岂不拔之而后快?云笙注定这一生都不会有坦途可走了!”

“啊”的一声尖叫。云笙倒在比武台上,左手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的衣物都被汗水打湿了。

武龙站在台上,金色长枪掉落在比武台上,双手按在膝盖上,半弯身子,全靠强撑着。头冒白烟,消耗也是极大,同样贪婪的喘着粗气。

武龙定了定神,朝着地上的长枪一抓,随后说道:“云笙是吧?能与我武龙战到这个地步的,五城之中,仅你一人而已。看来那烈霖和无双剑姬败给你并非偶然,你确实有这个实力,可惜你太早遇见了我,这注定是你的不幸,只能成为我武龙的垫脚石。”

云笙脸色难看的从地上站起来,气息微弱的说道:“侥幸而已,武龙兄想把我当成垫脚石,赢得这场对决最后的冠军,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李慧看着台上的两人,轻声说道:“看来这场最后的比试,现在才正要开始,先前只不过是热身而已。”

武龙身上气势暴涨,大喝一声:“这场比试的冠军,我武家收下了。”

武龙双手发力,金色的长枪突然变得像一头庞大的猫科动物,一头与老虎极其相似的巨兽。前额凸起,利爪尖牙,通体雪白,炫丽的绒毛光华圣洁,无数的雷霆闪电围绕其身,发出滋啦啦,滋啦啦,噼里啪啦的声响。像是雪山之巅的霸主,站在高高的雪山之上,怒目深深的俯视着云笙咆哮。

武震难以置信的盯着武台之上惊恐的说道:“这是?这是武家的绝学?雷霆猎豹?龙儿他居然学会了?这还是什么时候的事?”

武龙大喝一声:“雷霆猎豹。”

雪豹像是从山顶直扑而下,借着居高临下的冲劲,带起无数雷霆闪电,飞快的扑向云笙。

面对猛扑而来的雷霆猎豹,云笙也不敢有丝毫大意,以赤血剑为灵魂,双手举过头顶,沉声说道:“九剑合一,九把巨型剑影组合成一把红色的巨剑。巨剑散发着耀眼的红光,弥漫着浓烈的杀气和那令人作呕的恶臭血腥味。”

一剑顺斩而下,雷霆猎豹发出阵阵呼啸咆哮,双爪猛扑,抓向即将落下的血色利剑之上,在巨型剑影面前,雷霆猎豹显得特别渺小。

雷霆猎豹四肢牢牢的盘绕在巨剑之上,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牙齿,流出贪婪的口水,大口大口的撕咬着红色利剑。

每一口都像有千百斤的超强力度。

每咬出一口,都会在巨剑之上留下一道一道长长的齿印。

身上的雷霆像是无数条细小的铁鞭,狠狠的抽打在巨型剑影之上。

每一鞭都蕴含着雷霆之力,破坏力极大。一鞭过后,都会在巨型剑影上留下一条烧焦的痕迹。

“咔咔咔”咔嚓,

云笙发出的九剑合一,那红色的巨型剑影被撕咬得粉碎。

云笙喷出一口鲜血,眼冒金星,身子一软,跪倒在武台之上,双手支撑是躯体,头发蓬乱,脸色咋白,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李慧震惊的说道:“这九剑合一,应该是目前云笙的最强的一击了,面对这武家的绝学雷霆猎豹,还是太过于勉强,也不知道云笙他是否还能抵挡武龙接下来的攻击。”

麻衣子同样震惊的说道:“情况可能不太乐观,且看云笙如何做吧。”

“不愧是武家的震宗武技之一,小小年纪连雷霆雪豹都学会了,这武龙果然是天才中的天才。”观战之人惊叹道。

“哎,挂王总算被打了,这云笙从比试开始走到现在,一路开挂,可谓是高歌猛进,出尽风头,平步青云了,碰到硬实力的武龙就不行了,终于有人能收拾他了。”

看着云笙狼狈的样子,武龙擦擦嘴角的鲜血说道:“认输吧,现在你的还远不是我对手。”

“咳咳”咳出一口鲜血,云笙坚定的说道:“认输?怎么可能?”

“那我就成全你。”武龙凌空跃起几米高,双手握住金色长枪,带起无数的金色雷霆,像是雷神降临一般,一击长枪劈向云笙的脑袋。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