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安…报社?”

听到这么奇怪的名字,众臣也变得奇奇怪怪起来,甚至有些猥琐的大臣,看荆哲的眼光都不对了。

这是什么抱?

又要如何射?

尤其是这个官职,竟然叫做【射长】…

难不成,还能边…边长的?

这荆公子,想不到年纪轻轻,仪表堂堂,竟然如此…妙啊!

如果不是在朝堂上,这些人估计已经跑过去跟荆哲好好沟通一下这种前沿技术问题了。

“何为报社?”

郝军广虽然没听过这么奇怪的机构,但是也能分辨出前面的“大安”是指代安国,至于后面的报社,他就不懂了,所以好奇问道。

“这报社嘛,顾名思义,就是印发报纸的地方。”

“报纸?”

“报纸…其实若是说起来,就跟官府每次张贴的告示差不多,只不过,报纸上的内容要比告示上多的多。

比如,每一期报纸我可以写几首诗词以及写作心得供读书人学习,也可以邀请其他文人学士比如郝太师呀,又比如京州第一才子宋基茂,也可以写写心得,三人行,必有我师,多学多看,才能更多的领会!”

“好,这报社好!这报纸也好!”

郝军广听完竟主动叫起好来,他虽是太子之师,但为人还算正派,一颗心也扑在教育上,国子监大半的活都是他在管,之所以想把荆哲拉到麾下,还是看中他的诗才。

若是这报纸真能每次都刊登他的诗词作品并且附加上他的讲解,这可比在国子监里教授学业更有用!

毕竟国子监终归还是太小了,能教的人也太少了,跟整个安国比起来,根本不够!

所以听荆哲说完,他是第一个支持的!

护国公听了也心痒问道:“那关于武道谋略的呢?”

荆哲笑道:“一张报纸可以印大一些,又可以多分几个不同的板块,刚才说的诗词是属于文学板块,那还可以再设立一个军事板块,咱们安国边疆各地多发生战乱,大小战役不断,各位将军和士兵在前线冲锋陷阵,不计生死,才换来了如今安国的太平!”

于胜听了,十分触动。

“可是,老百姓们对此却知之甚少,对于浴血奋战的将士来说,这是不公平的。所以这个板块就刊登一些前线战况,飞鸽传书回来之后,由我派人整理下来,让老百姓都知道到底是谁让安国能有现在的国泰民安!

而没有战事的时候,我也可以写写自己对战事的看法,请些武将来讲讲每次战役的谋略,让老百姓近距离的了解咱们武将!”

“好,太好了!办,赶紧办!谁敢阻拦大安报社,老夫第一个不答应!”

护国公于胜终归是武将出身,一腔热血,容易上头,越听荆哲的提议越高兴,盯着白清源就喊了起来,似乎白清源会阻拦一样。

白清源有点无语,而且只是听这两条,他也听不出这报社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地方,才终于放心下来。

而朝堂之中,对此也是议论纷纷。

众臣的看法跟郝军广和于胜,大抵也差不了太多,武将们赞许,文官们颂扬,毕竟这报纸真的做出来,无论于文于武,都是一件好事!

他们都希望荆哲立马就下去搞了。

只有刚才想成“抱射”的那些猛人,有些羞愧的低下头去。

……

“荆哲,这报纸听着不错,既然有了文学板块和军事板块,还有其他板块吗?”

这个时候,安帝又问道。

“陛下,还有民生板块、时事板块和最后的娱乐板块。”

“哦?还有这么多?那你再给大家讲讲吧!”

其他大臣们听了也是频频点头,似乎从荆哲口中说出来的新奇事物对他们来说都充满了巨大的吸引力。

“陛下,那我先说说民生板块。”

“所谓民生,就是关乎黎民百姓生活的事情,这一板块主要是让老百姓们多了说话的地方,谁平日若有什么不平事,都可以来我们报社,我们报社派专人了解,然后解决。”

“能具体讲讲吗?”

京州知府李浩云感觉这“民生板块”似乎跟他的业务有些重叠,于是问道。

“就比如,老白和老于是邻居,老白娶妻成亲之后一直也没有孩子——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各位莫要对号入座,多想可不能怨我啊!”

大家本来还没多想,被他这一提醒,目光就朝白清源和于胜看去,隐隐感觉,这“老白”的原型人物就是白清源啊!

白清源也满面涨红,但又不能多说,不然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了吗?

可于胜就没那么多顾忌,大咧咧的笑道:“你们可莫要多想,老白是谁我不管,老于肯定不是我呀,因为我跟白太傅可不是邻居!”

“……”

于胜这一句说的相当巧妙,把自己摘出去的同时,又安安稳稳的把白清源按在那里。

白清源本来不想说话的,可此时再也憋不住了,指着于胜道:“姓于的,你好好听就是,扯上老夫作甚?”

然后又看了荆哲一眼,冷声道:“荆公子,你举例子可以,但能不能换个姓?”

“哦,好的,白太傅!”

荆哲认真点了点头,又继续道:“这老白和老王是邻居,老白成亲多年一直没有孩子——白太傅,这次改了姓哈!”

“……”

白清源喘着粗气,捂着胸口,害怕自己当场死掉,而其他人的脸都憋的通红,想笑不敢笑,十分难受。

“老白找郎中开过药也无济于事,郎中还告诉老白,他想要孩子怕是不行了。然后老白今年突然有事外出,在外面一待就是半年,等老白回来的时候,他娘子却有了身孕。

回到家里,老白先是非常高兴,后来却听邻里街坊风言风语,说他不在的时候,他娘子跟老王走的很近。老白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提着棍子就去了隔壁老王家,把老王打了一顿。

然后呢,老王也不服气,说老白娘子怀了孕关他老王什么事?心里愤愤不平,准备去官府告他,李知府,官府受理这种案子吗?”

“……”

————

(今天单位太忙了,有点头疼,这个点扛不住了,剩下的等白天再更新吧…各位大佬还请见谅,实在是太对不起了,重楼给跪了…)

喜欢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请大家收藏:()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新乐文更新速度最快。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