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 第十一章 是不是……宋晞颐? 免费试读

虽然顾安安和他认识了不算久,他们之间也不算是有什么情分在,但是他怕。

如果他没有突然间想起顾安安,没有突然间想去下面看看,他们的下一次见面,也许会在医院。

资料库里的柜子都是棱角,别说是脑袋,这样掉下来的话,光是腰碰到那些棱角,也得休养很久。

她真是,不好好爱惜自己……

“别再让我担心……”他喃喃自语,被他搂得死紧的顾安安当然没有忽略这句话,可是这些日子都被薄靳安的甜言蜜语轰炸得麻木的她没有过多的在意,只是微微抓紧了他的手,安慰似的道:“你这不是救了我吗?没事的,下次我会再小心一点。”

再说什么她也不会再穿高跟鞋,爬上爬下了好吗?本来自己的腿已经不太好,在平地走有时会还会摔下来。这么差的平衡力,她今天还要穿着高跟鞋爬上铁梯。

现在想想,她真的是活腻歪了。

“你去忙吧,我自己一个人就好啦。”让薄靳安抱了一会儿,顾安安终于想起来正事。

他今天没事干吗?不过他竟然会下来这件事已经够她疑惑很久了。

薄靳安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眉目间的情绪不如以往的冷冷淡淡,反而有些难以察觉的焦虑和不安。

“怎…怎么,唔——”

话都还没说完,嘴巴就被人粗暴地堵住,对方一点都不温柔,甚至有些放纵的意味。

???薄靳安这是怎么了?她该不是要跟刚才那对男女一样,在资料库里被人就地正法吧?!

顾安安的双手被薄靳安按住用力抵在架子上,硌住她手腕上的骨头有些疼,奇怪的姿势还有莫名其妙被强吻的这件事让她瞪大眼睛想要挣脱,挣扎间,目光落在薄靳安眼中,却被他眼底深藏着的不安弄得放缓了动作。

是不是她今天差点摔死让他想起了以前发生过的不愉快的事情,所以现在这么不安?

如果还是在以前小时候,她一定会坐在他旁边好好的安慰他,可是现在,她还有什么资格去安慰他呢?

顾安安不禁有些颓废。

一吻完毕,薄靳安又重重的在她唇边亲了一下,呼吸粗重。

顾安安把头放在他肩上,一边轻喘一边笑道:“薄总,我的味道可好?”

她不想让他继续沉浸在不安的情绪之中,得找一些方法去把他拉出来。

薄靳安沉沉的笑,菲薄的唇勾起浅浅的弧度,“还不错,我很喜欢。”

“谢谢薄总的赞赏,”装腔作势的回了他一句,她忍不住笑的天花乱坠,“你该回去做事了。”

“我记得我今天早上才给了一大堆文件你去批阅,你现在还偷懒!”

这不是要他走的借口,这是一件真事。

在进入薄氏前她还常常吐槽言情小说里的大Boss们老是以公事繁忙借口,推掉家人或者女主的邀约。

可是进入薄氏之后她才真正的切身体会到,那些总裁究竟有多忙?。

不时飞这飞那的,出差的时候比在公司还要忙上两倍。

平日在公司每天都会有超过三四十份,大大小小的文件供他批阅。

薄靳安走后,她又开始蹲在地上翻文件。

她觉得有用的文件全部都堆在地上,文件里的文字黑压压的一片看得她有点心烦。

根本无从着手,怎么查?她根本就没想到究竟是在哪个部分出了错,难道要从他们开始谈这个合作的时间查起吗?

束手无策的感觉真让人难受。

三千万,根本就不是一个秘书能够承担的数字。

还有亏空公款的那件事情……

顾安安在裙袋中摸了摸,拿出电话,拨电话给薄靳清。

地面被文件佔据得七七八八,她只能靠在铁柜上,避免自己踩到这些文件。

她还顺手脱了高跟鞋,放在柜子上。

电话响了好几分钟才被接通,薄靳清的声音在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上班时段给我打电话,就不怕事情做不完吗?”

熟悉的语调,熟悉的声音。顾安安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差点掉下来了。

“你是不是在忙?我有没有打扰你?”

雪白的脚尖一下又一下的蹭着地面,她不自觉的扁扁嘴。

薄靳清在那头笑了笑,“我还好,今天比较清闲。”他顿了顿,又问道:“那你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

“我根本就不知道该从哪里查起,一点头绪都没有。”

她现在连怀疑的对象也没有……完全都不知道对方的用意何在。

对方单纯是想让她在薄氏混不下去,还是带有别的目的,她不知道。

“查不下去就先把这件事放下。”薄靳清揉揉眉心,“这些事一时半会很难查出来。”

他心中已经开始有怀疑的对象,但是现在还没能找到证据,只能等调查报告出来之后再继续了。

顾安安翻了翻文件,唇边扯出一抹牵强的苦笑,“你这样说,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后面牵连甚广?”

“可以这么认为。”

“是不是……宋晞颐?”

薄靳清沉默了片刻,手中签署文件的动作也因此停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把幕后真凶查出来吧。”

“如果对方的势力太大,你也别掺合进去了。”顾安安握紧拳头,“他要对付的人,是我。”

靳清从小到大总是无条件的对她好,她怕这次他也……

“我有分寸。”薄靳清笑了笑,“别担心。”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她不希望因为一件事情,而伤害到她的至交好友。

她还能找一个人帮忙……可是……

“我还有点事,就不继续打扰你了。”

挂了电话,她沉默的蹲下身子,继续翻阅文件。

到底是谁搞的事,想让她在薄氏混不下去……

顾安安背靠着架子,茫然的往上看。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