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是高顺陷阵三国全文阅读作者:半分糊涂加入书架“再给你一个时辰,要是高顺还不醒来,俺便先砍了你的脑袋!”钟泽被刚才那个暴躁的声音又惊醒了,但他不敢睁开,他需要适应!

按照刚才的设想,他应该是穿越到古代,而且是三国,就他的记忆来说,貌似文远就是三国中的张辽的字,只是这个张辽也太年轻了吧,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吕大人就是吕布了,可惜自己刚才太过激动,晕过去没看到,而自己则成了高顺。

对于高顺,他还是十分了解的,因为他也喜欢三国演义,喜欢玩三国游戏,对大家都十分惋惜的这个将才,他也同样感到可惜,现在自己就是高顺,钟泽怎么能不激动?

在一阵呵斥当中,钟泽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站在眼前,比张辽高出了一个头,一身紧靠劲装,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不敢逼视的气势,那个大夫早就趴在地上不停发抖!

“都尉!”他不确定眼前的这人就是吕布,索性跟着叫了个都尉,先试探一下再说!

那人听到钟泽说话,漫天的怒斥顿时消失,回头看着高顺,眼中满是喜色:“高顺,你没事了吧?喊什么都尉呢,还是叫奉先吧,俺听着舒服!”

这是一张粗犷而十分英气逼人的面庞,两道浓浓的眉毛差点就与头发长齐,晶亮的眼睛满是挑衅和狂放不羁,高挺的鼻梁,线条分明的嘴唇,比一旁的张辽还高出一个头来,钟泽还真没看过这种英俊与豪放完美集合于一身的男人,那些电视电影里的帅哥和他比起来,只怕通通要再去一趟韩国,而且也不一定有哪个整容师敢再接这样的手术!

“好多了!”钟泽稍微动了一下,还是浑身不舒服,说道:“只是脑袋昏昏沉沉的,记忆模糊,让大人担心了!”

那人哈哈一阵大笑,回头对先来的那两个人说道:“文远,你适才说高顺失去记忆,认不出你来,却还认得俺吕奉先,哈哈!”

果然就是吕布,钟泽肯定了心中的想法,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另一个人生即将开始,在这个世界里,他要凭借自己的优势,绝不会再默默无闻,幸好是个武将,不用说话文邹邹的,要不然可就犯难了!

哎呀!突然一个想法让他背后出了一阵冷汗,急忙问道:“奉先,我们这是在何处?”钟泽心中有些不安,要是现在是在下邳,那可真是完蛋了,难道自己刚刚穿越成功,就要慷慨赴义了?

“当然是在你家里啊!”张辽靠过来说道:“难道你还以为是军营不成?你都昏迷三天了!”

“不是,我是说是在哪个城里?”钟泽赶紧纠正!

“自然是晋阳了!”吕布看了他一眼,有些奇怪:“你觉得俺们还能去哪?关外?”

“是并州?”钟泽愣了一下,怎么还在晋阳呆着,那董卓到现在应该还不为人知吧?“哈哈哈!哎吆!”他刚高兴了一下,牵动伤口,顿时一阵剧痛!

“那如今是哪一年?”不顾大家奇怪的眼神,钟泽一心要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自顾自的问着!

“中平四年六月!”张辽见这个大哥有些浑浑噩噩,居然如此反常的大笑,生怕他又被刺激过了,急忙答道!

中平好像是汉灵帝的年好吧?钟泽心中暗自思索,他记得使用“中平”为年号是为了庆祝平定黄巾之乱,黄巾之后四五年才逐渐进入三国时代,还有一些时间,还够吧!钟泽安慰了一下自己,舒了一口气:“那就好!”

“好什么?”吕布的一双眼睛瞪大了,钟泽暗想这家伙的眼睛估计不比张飞的小!

“哦,没什么,我是说这次大难不死真是太好了!”钟泽连忙掩饰了一下!

“病情是无大碍了,可是大哥你失去记忆不要紧吧?”张辽还对刚才他的表现忧心忡忡!

“或许是脑袋受了点伤,大家有各位兄弟在,过一段时间应该就能恢复了,放心吧!”钟泽笑着安慰大家,幸好伤得脑袋,要是伤了屁股,这可就要露馅了!

“好了!既然高顺已经恢复了,就让他多休息一阵,俺们过几天再来看望,大家就不要再打扰了!”吕布见高顺已经醒了,病情无碍,便打发大家都散去!

等大家都出去了,吕布回头又说道:“高顺,陷阵营兵马已经补充完毕了,你要好好休养,俺看这军中除了你,谁也训练不了!”

“有劳奉先关心,属下知道了!”钟泽学着电视上的语气回了一句!

“最近胡人蠢蠢欲动,俺先去兵营了!”吕布知道高顺的性格,倒也没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钟泽让那个大夫开好了药,便让人关上房门,自己一个人静静的躺着,很多事情他需要理一下头绪!

他虽不是熟读三国,但对游戏中的年代还是分得清的,离董卓进京应该还有两到三年时间,在这期间他需要做一些准备,只是高顺的这个身份说来多少有些尴尬!

跟着吕布混吧,不被吕布信任,最后一生默默无名,还不被其信任;自己单独扯旗吧,没有地盘,没有名气,在这个世族充斥,极度重视名声和身家的年代,有些本事的谁会愿意跟着自己混呢!

眼下只有等待机会了,只有董卓,才是自己的福音,虽然他也不忍心生灵涂炭,但历史的脚步就目前他这个小人物还是无法改变的,那些耳熟能详的英雄人物还没有登上历史舞台,就先乘着这个短暂的和平期打好基础吧!

可惜眼下只能窝在并州,除非灵帝死了,否则也没有机会出去,钟泽心痒痒的,却又无可奈何,喜忧参半中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十几天转眼过去,钟泽也了解一点晋阳的情况,吕布在丁原首先,不仅是主簿,还是轻骑都尉,但吕布显然更喜欢都尉这个武职,所以大家都喊他都尉!

来来往往无数人看望他,他也认识了吕布手下的几位将领,宋宪、侯成、成廉,吕布的小舅子魏续,后来造反的郝萌,不过曹性还没出现,估计现在还没混出什么名堂来!

这段时间唯一让钟泽心中兴奋不已的便是张辽对自己十分敬重,把自己当成自己的亲大哥一样,无话不谈,不禁让他暗爽了好几天!

总算伤势好了一大半,钟泽终于能下床了,穿上床边的软件,伸了个懒腰,打开房门,七月的阳光,十分温暖,轻轻的沐浴在他身上,钟泽揉了揉眼睛,暗下决心:从今天起便再无钟泽,只有高顺!

“大哥,你终于出来了!”门外的一个士兵见高顺出现,兴奋的一阵大叫,上前来说道:“这几日兄弟们都在等你呢,这没有训练,大家都无所事事!”

“嗯!”高顺点点头,通过几日的认识,他知道这人就是陷阵营领队之一,名叫朱景,精明干练,便说道:“你先带我去见见兄弟们,这几天也想大家了!”

不一会便到了晋阳练兵所,晋阳城也是一郡的太守所在的城池,也算十分宽广,街道基本整齐,练兵所就在城北,也许是为了方便出征吧,并州最大的敌人便是北方的胡人,到这里看看,晋阳的城墙也十分高大,至少有十米高,看着高大厚实的城墙,高顺感慨万千,不知道古人攻城哪来那么大勇气!

一阵阵喊杀声从兵营里穿出来,高顺背着手静静的跟在朱景身后,只见一排排士兵都列队训练,弓箭手、步兵、骑兵各自在将领的带领下不停演练着步伐和招式!

走过几个军营,便看到张辽正在训练一队骑兵,两队骑兵正在张辽的指挥下进行冲刺和对杀,倒也显得十分有声势!

训练中的张辽看到高顺,眼中虽然十分欣喜,但却并未跑过来见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高顺见张辽公私分明,心中暗自感叹,对他微微笑了一下,搞得张辽一个愣神,在马上一个趔趄!

就连旁边的一些士兵看到高顺的样子都长大了嘴巴,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任凭胯下的战马胡乱抛开,这个从来没有笑容的陷阵营统帅原来也会笑啊?

“高大哥,到了!”朱景走到一座营寨前,侧身让在一旁!

UU看书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三章 改编陷阵陷阵三国全文阅读作者:半分糊涂加入书架初见陷阵营,让这个从后世穿越而来的高顺也吃了一惊,如果张辽训练的兵马算是精兵的话,这支不足千人的骑兵堪称精锐中的精锐,清一色的黑色铠甲,马头和马背上也是黑色的鱼鳞甲,虽未上过真正的战场,高顺也能感觉到这支骑兵的杀气!

粗略估计,陷阵营一个骑兵的装备要抵得上三个普通骑兵的投入,清一色三尺长枪、每个人身背箭壶、斜跨长弓,腰间别着弯刀,应该是从胡人处学来的,原来陷阵营也学会了骑射,果然不愧为精锐,有一队人马还带着大盾,骑兵要盾吗?高顺暗自头疼。

自从高顺进场几刻钟的时间,整个场中鸦雀无声,甚至连动都未动一下,只有几匹战马甩了几下脖子,马蹄都未动分毫!

“兄弟们辛苦了!”高顺走上高台,扫视了一眼下面,将右手轻轻挥动,尽量做出一点气势来,只可惜下面鸦雀无声,并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为人民服务”的喊声,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让高顺尴尬不已,停在半空中的手等了半天才放下来,暗想以后可得好好教教这帮棒槌!

不过高顺的出现还是让每个人的眼中都透露出一种激动和骄傲:以我为荣!这种情感的外泄,让高顺明白,每一个陷阵营的士兵都将部队的荣誉与自己的生命紧密相联!

“下马!”尴尬之中,高顺只好下了个简单明了的命令!

整齐划一的动作,大家都从马背上翻身下来,站立一侧,等待着他们最敬重的大哥训话,虽然每次高顺都很少说几句话,只是拿起他那杆宾铁枪不停训练!

高顺这几日也在思考一个头疼的问题,那就是原来的高顺如何训练骑兵,对于陷阵营的训练,从吕布的口气中他也听出来就连吕布都无法插手,就更别说他这个从未见过骑兵的后来者了!

另外由于吕布仅为一个主簿,可想而知他们这些手下连个军衔都没有,更何况这些陷阵营的士兵分配了,仅有四个队长,各带领两位副将来指挥作战,最小作战单位便是百人,严格算起来陷阵营人马应该有八百零十二人,高顺暗想这差点就成梁山好汉了,不过这种分配方式按照现代军事编制来看,指挥十分不方便!

而且看过小说和电视剧的他很清楚一个严重的问题,在这个喜欢单挑的年代,一旦主将被杀,整个部队便如洪水般一泄千里,实在是最大的弊端,但作为主将又不能逃避单挑,否则影响士气不说,还会被人笑话,以后便别想再领兵了,思前想后,高顺决定先从陷阵营搞一些改革,说实话他也没权力到别的部曲中去实施改革,何况为了以后准备,暂时还要留些后手,比如马镫、斩马刀、胡服等等,他可不想现在就暴露了,现在暗中准备方案看形势发展再说吧!

其实这些东西眼前他也只是意淫一番,心中打个草稿罢了,他的权力、实力都达不到那个层次,就算有马镫的草案,也无法打造,既然远的改变不了,训练也不是特长,就先从改变军队编制开始吧!

“朱景、王端、虞阳、曹性四人先上来!”高顺点了四个队长的名字,曹性是他从吕布那要过来的,显然吕布还不知道曹性的本事,随便一句话便调过来了,对于曹性来说,能进陷阵营那可是梦寐以求的,而且一来就是队长,虽然刚开始大家有些不服,但这几日的训练和较量,他的手下已经对他十分敬重了,勇者为王,在彪悍血性的陷阵营当中,曹性得到了认可!

曹性感激高顺的提拔之恩,上来就深施一礼,叫了声大哥,高顺微微点头示意,对于曹性的表现,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还是没有让他失望!

“各队副将出阵!”高顺继续下达命令!

不一时,八个身形壮硕的大汉从阵中走出来站在点将台下,每个人脸上都是刚毅之色,一眼便能看出是身经百战的老兵!

高顺站起来扫视了八个人一眼,继续下令:“尔等从各自部曲中选出十名优秀士兵!”

虽不明所以,平日里上来就训练的大哥为什么今天一反常态,但八人毫不犹豫的执行了高顺的命令,经过一番短暂的讨论和挑选,每个人身后带领着十个士兵站在了高顺面前!

“很好!”高顺点点头,对朱景言道:“将你手下两百健儿带到前列,其余各部后退,吾先将你部曲重新编制,其余各部按此执行!”

“是!”朱景抱拳答应,便去传令,高顺平时训练军队虽然一丝不苟,但有时候也会迸发出一些灵感,他倒也没有十分意外!

朱景带着两百人和两位副将列队站好,每位副将身后站立九十人,静静等待高顺的吩咐!

“各自队列之人从一到十报数!”高顺又下了一道命令!

场上顿时一阵沉默,都盯着高顺,显然他们从未听说过这个奇怪的命令,不禁傻住了!

“校尉,这个,这个报数是何所指?”高顺身旁的王端忍不住问了一声!

“哦!”高顺轻咳了一声,走下点将台,来至朱景部曲面前,对左侧一队人马言道:“尔等从一开始顺次报数至十,第十一人便从一开始重新报数,要喊出来,记住各自的号码,明白不?”

见大家还有点茫然,高顺只好拉出来四个人,带四人先演练一番一二报数,这才让那一百人重新开始报数!

虽然有些断断续续,但在反复指点之下总算完成了报数,高顺再命最先选出来的人报数,按照一排站好,在所有人茫然的目光中将报数之人按照号码按顺序出列排队,将一百人分成十队,搞得高数有些冒汗了,看来练兵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万事开头难,第一波分配完毕,朱景部下另一百人也很快分成了十个小队!

高顺这才松了口气,对还傻站在点将台上的三人问道:“分配之事可曾看懂?”

“啊!”三人这才如梦方醒,急忙答道:“吾等已明!”

“好,你三人先将各自部曲按照吾方才之法分配!”高顺点点头,缓缓走上点将台坐下,等待大家分配!

等王端三人下了点将台,军营中顿时一片混乱,闹哄哄的报数声此起彼伏,虞阳和王端两人看着简单,没想到自己执行却还是出了差错,却不敢来问高顺,便拉过了朱景与曹性四人讨论半天,才堪堪将队伍分配完毕!

“大哥,今日何事,为何军营如此混乱?”旁边训练的张辽听说陷阵营今天一反常态没有训练,乱成一锅粥,便亲自跑来观看,正看到军营中乱哄哄的分配兵马,跑到高顺跟前问道!

高顺看着张辽笑了一下:“稍后便知,文远稍安勿躁!”

张辽又被高顺的这个笑容搞得又愣住了,倒忘了追问!

高顺站起来看着下面重新站立的方阵,这次倒也层次分明,四个队长身后各站立两位副将,副将之后站立十队人马,虽然重新分配让这些士兵还有些不适应,但列队还是保持的很整齐!

“很好!”高顺又露出了一个震惊全场的笑容,陷阵营今天被他雷得外焦里嫩的,实在想不通一向板着脸的老大为何还会出现笑容,不过每个人心中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激动和温暖,这说明高顺对他们的认可!

“即日起,吾陷阵营重新编制,尔等听令!”高顺扫视全场,将一脸诧异的张辽晾在一旁:“因吾等在军中并无职务,某这几日养病便想出一个治军之法,尔等听仔细了!”

在所有人不明所以中,高顺将陷阵营仿照后代编制重新分配完毕:

朱景等四位队长称为连长,副将称为队长,最先选出十人称为排长,剩余九人依号码按顺序分为三小队称为班,三人推选出一人作为班长,高顺自然便称为营长,毕竟兵马被人称作陷阵营,再搞出个团长什么的恐怕这些人更无法适应!

高顺仔细讲了一遍,众军士眼神迷惑,只好撤了士兵,看来还是要写出来慢慢灌输才行,这样突然的改革是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的!

张辽在发愣半晌之后才大叫一声好,一步跳下点将台便大叫着追向了已经走出营门的高顺!

【关于陷阵营的改变这里重新再解释一下,已经有好几个人提出,不喜欢现代称呼这一点,首先感谢大家对本书的支持和指点!

改编仅仅是针对陷阵营,八百多人还是比较好贯彻的,

至于称呼的改编是因为当时高顺的级别不够,以下的士兵不好分级称呼,才临时加的,

其他所有部队并未改编,而且连长等现代化称呼会在高顺军衔提高后消除掉,这一点在后文会出现,因为陷阵营并非高顺一人来率领……再说就剧透了,嘿嘿】

UU看书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四章 陷阵之谜陷阵三国全文阅读作者:半分糊涂加入书架“大哥,你这个改编之法是如何思想出来的?”张辽跟在高顺周围絮絮叨叨,问个不停:“我原以为大哥只会带兵训练,原来你还会这整兵之法,可要好好教教小弟啊!”

“没问题!”高顺答应的倒是痛快,不过他也顺手将手中的竹简扔给了张辽:“文远,你先按照我方才分兵之法将其整理成书简,此事乃我一时所想,还需逐步完善才是!”高顺拿着竹简打算将编制写出来,才发现自己只会写简写字,为难了半晌,正好交给有求于他的张辽!

张辽嘴撇了一下,只好无奈道:“好吧,大哥尽管说,我便按照大哥的想法整理!”

“嗯,我相信文远已然领悟!”高顺跪坐在席位上,十分别扭,暗想什么时候搞出两把椅子来才是正事,对张辽吩咐道:“不过此事只需在陷阵营中实行,其余兵马还按旧制,文远万不可泄露!”对于自己的手下高顺当然相信不会泄露出去,张辽他还是要交代一下,免得出了什么纰漏!

“吕都尉也不告知?”张辽皱眉问道:“大哥此举可令军队上令下行,纵使主将有失,部曲亦不会各自为战,如同散沙,又可防止间谍渗入,如此高明之法,为何不在军中推广?”

“文远!”高顺抬手止住了张辽:“非是大哥藏私,你可知擅自改编兵制乃是死罪?何况此举只是演练,具体效果如何还需作战之时方能得知,吕大人那里还是等我等完善之后再呈交上去吧!”高顺暗想我还想把那个跪拜改成敬礼呢,不过实在太惊世骇俗了,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吧!

“文远知错了!”张辽皱眉点点头,显然他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一个小小的校尉擅自改编兵制,不仅是治罪这么简单,就是并州刺史丁原知道了也不会轻饶了高顺,他知道高顺平时待他如亲兄弟,对他此番毫无保留的信任十分感激,口中不言,却暗自记在心中!

一个多月来并州十分平静,不见胡人犯境,高顺也未听说中原和洛阳有什么动静,心中总是一阵阵激动难耐,来三国已经快三个月了,除了将新兵制在陷阵营中悄然推广,让朱景几人按照原来训练之法继续训练士兵之外,高顺倒和后来吕布手下八健将中其他混得挺熟,当然要除了臧霸,此时还不知道在哪呢,至于丁原,那就更见不着了,作为一州刺史,他还没必要亲自到军营来查看的习惯!

为了保险起见,高顺暗中吩咐四位连长如果陷阵营被他人暂时带领,还是要恢复原来的编制,他可不想自己的这些先进知识被人白白得去了,说不定还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高顺伤愈之后突然表现出的亲切态度所有人都是又惊又喜,显然在崇尚武力的并州,百战百胜的陷阵营统帅还是很受欢迎的!

假借着伤势未愈,高顺每日到营中巡视一圈,检查一番编制贯彻的事情,便偷偷溜出练兵所,搞得陷阵营的士兵莫名其妙,虽和平日训练差不多,但没有高顺在一旁指点,大家都觉得缺乏点东西!

高顺也是无可奈何,万一现场哪个愣头青问出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问题,岂不是露馅了?思考了近两月的对策,对于毫无统兵经验的他来说还真是一筹莫展,可是陷阵营就这么毁在他手中,那可是罪大莫及!

无奈之下回到家中,在院中打了一趟少林伏虎拳总算舒了一下胸中闷气,回头瞥见一只老鼠偷偷摸摸的跑进了书房,高顺心中苦笑,大白天的老鼠也敢出来,什么世道啊?

顺手拿起半截木棒便悄悄进门,正好看到那只老鼠跑进了书架背后,高顺一愣,这书架背后并无缝隙,老鼠怎么钻进去的?走过去一看,却原来有个小洞,拿棍子捅了几下,毫无反应。

高顺本就心中不快,被只老鼠搞得更是来气,便想拿水将其灌出来,起身却看到书架上一处磨损的痕迹,心中一动,书架的这个地方一般来说他根本不会走过来,否则他也不会两个月了还没发现这个痕迹,除非这里有个机关!

高顺手有些颤抖的摸了上去,这段时间以来他可是翻便了高顺所有的房间,就是想找一些训练陷阵营的资料,却始终一无所获,这可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摸索了半天,终于在高顺的满心期待中抽出了一个小抽屉,他急忙擦了一下额头上的细汗,将抽屉小心地拿下来,果然里面有两卷厚厚的竹简,高顺一个深呼吸,拿起其中一卷,颤颤巍巍的展开,几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篆体字出现在他的眼帘,连猜带琢磨,他看出了这两卷书正是陷阵营训练之法《陷阵要诀》!

高顺闭上眼睛仰天一阵无声的大笑,半天才将竹简放在书桌上逐一观看,渐渐头上的细汗变成了冷汗,滚滚而下,这领兵要领是篆体写就的,十个字里他只认识两个,这种感觉比他找不到竹简还要难受,入宝山而空回的盗贼也不过如此吧!

聊以慰藉的是,竹简中每隔一段便有一些简图,才算让高顺冰冷的心又燃烧了几许,既然不认识字,就看图说话吧!

虽不甚了了,但大概陷阵营的分布高顺总算看明白了陷阵营并非是骑兵作战,乃是以步兵为主、骑兵、弓兵为辅的综合作战单位,通过不同的阵法和分配,让几百人发挥出最大的战力,加上挑选的都是精兵和精良的装备,想打败仗也难!

至于每人配备战马,是为了作战方便,真正到战场上,步兵都是下马作战,各自站立阵型,何况就以高顺这段时间的观察,只怕这些步兵在寻常作战中骑马也不必普通的骑兵差,他们的骑术也十分精湛,最低档次也要学会骑射!

如此一支精锐之中的虎狼之师,自然无往不利,若非丁原需要仰仗吕布之力抵挡匈奴兵,若非吕布对陷阵营的战力十分认可,需要在硬仗中一锤定音,丁原无论如何也是不肯将府库中十分之一的钱财用于陷阵营的,说起来陷阵营虽威猛无比,却也背着无比巨大的压力,这样一支兵马,打了胜仗自然在意料之中,若是打了败仗,只恐便是千夫所指了!

如不是耗费巨大,要求苛刻,训练十分困难,只恐丁原早就着手打造无数个陷阵营出来了,这样的虎狼之师,谁不渴望拥有?

怀着时喜时忧的感慨心理,高顺将书简整理好,重新将抽屉放进了书架,初来几日,他对汉朝的隶书还能猜出一二来,加上有手下帮忙,一般的文书马马虎虎也就过去了,但对于两眼一抹黑的篆体,他可是一筹莫展,又不敢拿着书简到处去求教,痛定思痛之后,高顺为自己定了一个短期目标:学习篆体!

“吱吱吱”正无奈间墙角又传来几声老鼠叫声,高顺低头看了一眼,自顾笑道:“如果不是你,我还不会发现这个秘密,为了表示奖励,本将军便同意你再次居住了,顺便每日奉上自助餐!”

人逢喜事精神爽,虽未能彻底解决问题,但高顺总算驱除了最大的心病,便从卧室里拿出一个馒头来,甚至还加上了两滴猪油!

“犒赏来了,本将军可是有恩必报,你吃了这个馒头日后可不许捣乱,吾赏罚分明,若是再生是非,可别怪本将军辣手摧花!”高顺暗想我可不想把家里搞成个老鼠窝,边说边暗自为自己找好后路!

“高大哥疯了!”正在高顺嘴角带着邪笑自言自语将馒头放在老鼠洞口之时,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呓语般的声音!

高顺顿时浑身一阵战栗,额头上无数黑线掉下来,有些发黑的眼睛跟随僵直的身躯转过去,便看到一个满脸胡须的家伙瞪着眼睛、张着嘴巴满眼不可置信的一直摇头:“疯了疯了!”

【新人新书,大家看了别忘了点收藏,还有有推荐票的,也顺便给了吧,别浪费了,举手之劳,便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拱手!】

UU看书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五章 胸怀大志陷阵三国全文阅读作者:半分糊涂加入书架日落西山,鸟雀叽叽喳喳的扑腾着翅膀回巢,缕缕炊烟四处飘散,高顺的大门缓缓打开,朱景和王端抬着一个酒气熏天、留着口水的大汉从里面走出来,表情十分怪异!

“你们这是怎么了?宋宪和谁喝酒了这是?”正在这时张辽从远处走来,看到二人抬的宋宪,不禁问道!

“高大哥!”朱景轻轻地说了两个字!

“什么?”张辽惊叫一声,张着嘴巴指了指宋宪,又指了指高顺家中,对于从不饮酒的高顺将宋宪喝成这样,张辽一时实在无法接受!

朱景和王端对着张辽撇了撇嘴,相互苦笑着摇摇头,抬着宋宪离开了,只留下发了半天愣的张辽,跌跌撞撞的冲进了高顺的大门!

张辽进去一看,却见高顺好端端的站在院中,正看着他笑呢,张辽再次感到一阵恍惚,急忙扶着门框站好,半天才说了一句:“大哥你没事吧?”

“我有什么事啊?”高顺洒然一笑!

“哦!”张辽还要问的话又卡住了,只好点点头道:“那就好!”

“进来坐吧!”高顺转身走向书房,对一惊一乍的张辽说道!

“呃!那个,大哥!”张辽迟疑了半晌才说道:“自从大哥伤愈之后,与往日有所不同,大哥可有所觉?”张辽抬头看着嘴里喷着酒气却一脸精明的高顺,发现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大哥了!

“那你觉得是好是坏呢?”高顺不答反问!

“应该是好事吧!”张辽挠了一下脑袋,其实他也说不出个具体的一二三来,不过高顺的这种变化却让他心中更生出了许多亲切感!

“那就好!”高顺笑道:“既然是好事,何妨改之?”

“大哥,宋宪好好的怎么喝成那样?”张辽实在想不通宋宪怎么会找从不饮酒的高顺来喝酒,而且喝的不省人事!

“哦!刚才在书房中一时兴起,便喝了几杯,不想宋宪瘾大,一发不可收拾,将前几日吕都尉送来劳军的两坛酒都喝光了!”高顺不以为然的答道!

“那大哥你怎么没事?”张辽疑惑的打量着高顺,莫非这个从不饮酒的大哥真人不露相,还是海量不成?

“他喝他的酒,我喝我的水!”高顺狡黠的眨了眨眼:“谁也不相干!”

张辽怔了一下,随即忍不住一阵大笑,虽笑高顺的狡猾,却更因为高顺的改变和对他的推心置腹,他从内心深处感觉到对这个大哥的亲切之情,仿若亲兄弟一般,想起高顺平日对他的关照,突然心中涌起一股暖流,眼眶一阵湿润!

“对了大哥,宋宪有没有告诉你要去洛阳之事?”为了掩饰自己的差点抑制不住的感情,张辽急忙岔开话题。

“去洛阳?”高顺皱了一下眉头,难道宋宪今天来找他就是为了这事?

“这家伙就知道喝酒!”张辽责骂了宋宪一声,转而有些愤道:“此事全是那秦宜禄捣鬼所致,本来丁太守要让他去洛阳的,他仗着太守宠信,便将此事推到大哥身上!”

“去洛阳何事?”秦宜禄高顺也见过两次,对这个小白脸高顺还真看着有些碍眼,有一小部分原因就是这家伙也是个帅哥,奶油小生的那种!

“大将军要在中秋为其子举行冠礼,丁太守与大将军关系甚厚,要送贺礼前去!”张辽答道!

“好事啊!”高顺闻言笑道,他正愁呆在并州无所事事,眼看东汉就要变天了,让他呆在这个角落里连个名人都见不到,那可真是一种煎熬!

“好事?”张辽疑惑的看看高顺:“这前往洛阳来回就是近半年,只恐到年底方回,这等苦差事要是好事,姓秦的也不会让给你!”

“文远!”高顺突然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如今天下动乱,自黄巾以来,民不聊生,朝中又有宦官祸乱,天下将变,难道你看不出来?”

“大哥!你这是何意?身为朝廷之臣,便镇守一方,不令胡虏踏足中原乃吾等职守,朝中自有大臣打理,与吾等何干?”见高顺神色凝重,张辽也收起嬉笑神色问道!

“若朝廷动荡,天下分崩离析,文远你便甘心屈居一隅么?”高顺突然问道!

“大哥!”张辽急忙看了一下门外,想起这是高顺家中,才放了心,低声问道:“莫非大哥尚有大志不成?”

“大丈夫行于世,当立功名以保家国,若逢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岂能碌碌无为乎?”高顺突然仰头一阵感慨,只听得张辽一阵热血沸腾!

二十多岁正是热血青年,不爱慕虚荣那是假的,张辽闻言当下说道:“大哥,今日起我张辽便跟定你了,水里火里在所不惜!”

高顺看着眼神热切的张辽,心中无限安慰,总算搞定了一个盖世良将,虽然这是无心之举,但还是不发成就感,拍了拍张辽的肩膀说道:“今日之言,闻言万不可对他人说起,我待你如亲兄弟般才说与你听,此次前往洛阳,正是吾等结识天下豪杰之良机,到时候我便向奉先说明,让你与我一同前往洛阳,也好开开眼界!”

张辽此时心中无限激动,高顺这番话说出来,便是承认了他这个兄弟,暗下决心一定要和高顺一起同生共死!

“对了,你平日里经常在刺史府中走动,打听一下可有人懂得篆书,令其与我等一同前往洛阳吧!”高顺又交代了张辽一件没头没脑的事情!

“篆书?”张辽情绪平复了一下,有些不解:“如今大汉通行隶书,篆书早就不用了,要这种人何用?”

“我要学啊!”高顺又说出了一句让张辽震惊的话来!

“好吧!”张辽似乎已经麻木了,只是下意识的答应了,虽然他不知道身为武将学这些古体字有何用处,但今日知道高顺胸怀大志,或许是为了将来打算吧,却并未多问!

“你也平时要多学习!”高顺却不依不饶的继续教训着张辽:“不要只知道舞枪弄棒,为将者,若不懂行军兵法之事,充其量只是一莽夫耳!”

“知道了大哥!”张辽突然站起来要往外走:“这句话你每日都要说一遍给我们几个听!”

“是吗?”这次轮到高顺愣住了,难道原来的高顺也是这么教训这帮小弟的?

“能文能武方为上将!”张辽已经趁着高顺发愣的空档走到门口了,说着高顺原来的口头禅,对高顺摆了摆手:“大哥,我先帮你去找一个识得篆体之人,明日再来!”

“那大哥今日便再送你一句话,你可记住了!”高顺见张辽转身就要离开,突然想起一句流行语,便大声说道:“没文化,真可怕!”

“没文化,真可怕?”张辽走出大门,回味着这句话,微微点点头自顾言道:“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高顺见张辽离去,心中一阵莫名的兴奋,本以为还要等两年或许才有机会踏足中原,见一见心中向往的那些豪杰,没想到突然就出现了一个机会,怎能不让他激动!

虽然他目前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卒,或许很多名人名将都还未曾出现,但先开开眼界总是好的,说不定就能见到何进,何进手下的曹操、袁绍等等!

想到邪恶处,不禁意淫着自己在洛阳城中闲逛,突然出现一位美女,两人一见钟情,那女的正是貂蝉,那该有多爽,或者来个英雄救美,随后便演变成了一段佳话!

对于高顺的容貌,他还是十分满意的,虽不如吕布有那么惊人的天作之合,也不如秦宜禄的奶油小生相,但高顺却有另一种刚毅美,也属于帅哥的一类!

英雄豪杰们,都等着我吧,高顺要来见你们了,高顺暗自握紧了双拳!

【新书上传,大家多支持,意见的可以提出来大家共同讨论,主站有个龙套楼,感兴趣的可以参与一下,谢谢大家!】

UU看书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六章 意外之喜陷阵三国全文阅读作者:半分糊涂加入书架或许是军务繁忙,或许是快要娶亲了,自从高顺伤好之后,吕布便很少再来军营,更别说高顺家了,高顺倒也乐得清闲,就眼前的形势来看,吕布肯定是要进京的,那自己该何去何从,追随吕布与固守并州之间犹豫不决!

眼看出发在即,高顺也懒得多想,还是先出去看看,或许遇到高人指点也说不定,此行他并未要求多带人马,只是挑选了陷阵营中十个精明强干的士兵,加上宋宪和张辽便足够了,虽说盗贼四起,但黄巾基本平定,就算有几个余孽,高顺相信还能对付的了!

不一时宋宪便带领公文和盘费,背着一个布包来至高顺家中,见张辽尚未到,便与高顺闲聊,想起前几日醉酒之事,至今心有余悸,一个爱酒如命之人居然非要和高顺喝茶,高顺也不勉强,便沏好茶等着张辽!

“这个文远也真是,不就是找个会读书的先生吗?有这么难?”宋宪没滋没味的喝着苦涩的茶水,一个劲抱怨!

“寻常人哪是文远能看得上的,再说此去洛阳路程遥远,鲜有人愿意跋山涉水前去!”高顺倒理解张辽的心情,这可是他让张辽办的第一件事,就张辽的脾气,没点本事的估计他还真看不上,但急切之间哪有人愿意跟着你长途跋涉!

“这都两日了,若是文远还找不到人,只怕丁大人要怪罪下来了,洛阳路程遥远,如今又非太平盛世,丁大人让我等提前出发,正是怕路上耽搁了!”宋宪有些着急,如果赶不在中秋之前将礼物送到,那他们也别再回晋阳交差了!

“小武,你去找文远回来,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就算了,以后再说!”高顺也不想在这干耗着了,到了洛阳说不定还能结识高人,练兵也不是他能看懂那本要诀便能领悟的,还需要不断实践才行!

外边一名军士答应一声便出了大院,刚到门口又转身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正是张辽,小武将张辽让进大院,继续和其他几人打点行装!

“大哥,找到了!”张辽满面春风的走进来,向高顺抱了抱拳!

“人呢?”看到张辽的神情,高顺也不禁有些好奇,难道真搞到什么高人不成?

“去准备行装了!”张辽坐在一旁端起高顺递过来的茶杯,押了一口茶:“此人年纪与我等不相上下,河间人氏,乃王烈之徒,还有几分学问!”张辽生怕高顺轻视了此人,便先搬出师承!

“王烈是谁?”高顺皱眉问道,看来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书生罢了,不由兴趣降低了几分!

“这你都不知道啊?”宋宪马上来了兴头,在一旁说道:“这王烈在太原大大有名,是陈寔之徒,品行极受乡人推崇,曾经有人盗牛被抓,他甘愿认罪,就怕被王烈知道,后来王烈却赠此人一匹布,言其有改过向善之心,后来这盗牛之人在路上捡到东西一直等到主人前来认领,如今太原郡有诉讼冤情者,都请他裁决,许多人迷途知返,十分高德!”宋宪说起这个人人都知道的故事还津津有味,直说的唾沫四溅!

“哦?并州还有如此高人?”高顺又被提起了兴趣,王烈他不知道,但陈寔却是大名贯耳,颍川学院貌似就是他操办的,三国后来的谋士大多出自于此!“不过既然是名人之徒,为何丁大人不用,反来跟着你前往洛阳?”

“说来也是凑巧,这几日我在城中多方打听,均无合适人选,此人虽有些才学,但性格太直,又不太会说话,顶撞了几次丁大人,连吕大人都被他指责过几次,府中人人不喜,眼见不受重用,便想先返乡,再去洛阳王都碰碰运气,正好被我碰到了!”张辽对这人也是心中没底,不过仗着他这个名人老师,推测至少也有几分才学吧!

“既然如此,那便一同上路,叫什么名字?”高顺问道!

“姓田,好像叫田丰还是田什么”张辽思索了一下答道:“一时高兴,倒忘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你说……咳咳……什么?”张辽话未说完,见高顺被一口茶呛得说不出话来,急忙过去拍着他的后背!

“咳咳!”高顺干咳了几声,才涨红着脸抓住张辽的肩膀盯着他问道:“再说一遍!”

张辽愣了一下,赶紧推开高顺,往后退了两步,避开高顺的目光:“应该就是田丰吧!大哥,你这是?”看到高顺咄咄逼人的目光,张辽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中怪怪的!

“田丰?真的是田丰?”高顺目光又变得呆滞,喃喃自语!

“高大哥又疯了!”宋宪悄悄站起身来,朝着张辽撇撇嘴,示意他赶紧走!

“快,快带我去找!”高顺突然一把抓住张辽的手往外就走!

张辽被拉的一个趔趄,挣开手臂:“就算这人有几分才学,大哥也不必如此吧?”张辽翻着白眼嘴里咕哝着,被高顺推推搡搡的往外走去!

宋宪张着嘴巴看着两人离开,愣是没敢跟上去,倒是手中的茶水倒了一身尚不自觉!

“你倒是走快点啊!”走到大门外,高顺又推了张辽一把!

“着什么急啊大哥,他自己会找到这里的,我已经将地址告诉他了!”张辽被推的一步跨越三级台阶跳到大路上,抬头却见一名文士背着一个布包走来,见张辽被人推出大门外,不由停住了!

“你看,这不来了吗?”张辽见来人正是自己所请之人,便指着他对高顺说道!

高顺也看到来人,虽穿着一身青布衫,头戴儒巾,却浑身散发着一股朝气,双目明亮,两道浓眉,嘴角微微上翘着,给人一种十分倔强之感!

“你莫非便是田先生?”高顺心中欢喜,急忙走下台阶迎了上去!

“在下田丰,草字元皓!”那人对高顺行了一礼说道:“听说大人欲寻识得篆体之人,在下倒也略知一二,此番同去洛阳,还请大人多多照顾!”田丰倒也干脆,直接说明来意!

“在下哪里是什么大人,只是一军卒罢了,先生若不嫌弃,便直呼其名无妨!”高顺一张菊花般灿烂的笑脸愣是把张辽照的神情恍惚,好像这个笑容里包含了高顺原来所有未曾出现的笑意!

“哦!那不知大人,哦,阁下如何称呼?”田丰也没想到高顺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样如一个粗暴的士兵,反而和蔼可亲,彬彬有礼!

“倒是在下失礼了,在下高顺,字元溯!”高顺拍了拍脑袋笑道!

“那在下就冒昧称呼一声元溯兄了!”田丰又对高顺行了一礼,见高顺乃是性情中人,心中欣慰不少!

“先生不必客气,里面请!”高顺将田丰让在前面,三人一同进了大门!

见院中已经准备停当,田丰停住脚步说道:“既然元溯兄已然准备就绪,吾等这便上路吧,在下就不叨扰了!”

问过田丰已经用过早餐,高顺倒也不再勉强,毕竟三国的世界即将展开,他也是心急如焚,恨不得早日出发呢!

几人稍事整顿,为田丰加了一匹马,十几人便往晋阳东门而来,田丰虽是文士,但作为当时最普通的交通工具,骑马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到了东门,却见郝萌和成廉两人前来相送,说吕布张罗着和魏续胞姐成亲,没时间前来,便让郝萌带了几十两银子,嘱其早日回城!

辞别二人,高顺带着张辽一众人往壶关进发!

UU看书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