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你很久了温以宁唐其琛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by咬春饼,由大壳网倾情推荐!工工整整的态度,话里也有苦劝的余地。亚汇集团人事部三天前给她打电话时,她还以为是诈骗。后来人家再而三地致电,才相信这是真的。

精彩节选

但是周围的人都不相信啊,看——二十多岁,活泼可爱,性格上也有某种共同点。

傅西平和他玩得那么好,那时都问了好几回:“其实我也觉得不太像啊,眼睛?鼻?那是什么地方?”

唐其琛斜视着他,连话都没说。

那时,她所做的最多的事,就是载着她在上海四处用餐。进食四五次还是可以理解的,反反复复进食,谁没想到呢?温以宁憋不住,一次上车后,坐副驾问:“你又带我去吃饭吗?”

“是的,”唐其琛说。

等一下!"温以宁一边说一边把大衣打开,一边捏着腰,“你看,这些肉都长厚了半米。

里面是一件淡粉色的毛衣,柔软地贴在身上,那么生动活泼。唐其琛的目光落在她手上,接着是腰间,纤细盈盈的很好看。夸大事实

它微笑着问:“不吃了吗?然后再去加班。”

温以宁眼珠一转,咧着嘴说:“吃吧!

在这段时间里,上海大大小小的餐馆和餐馆都留下了各自的足迹。温以宁心里藏不住,总想要一个这样的人,直接问,她问不出口,守口如瓶还是这样。在拐弯处试一试。可以年轻时不懂迂回婉转,试探得不到主意。

了解到这么多年来,唐其琛对她的定义,最清楚的莫过于:“念念,咱们有缘。”

温以宁此时的性格不像现在这样沉着大气,急不可耐,一急就控制不住情绪。他和唐其琛一样很生气,两个人坐在车里,都觉得很冷。

温以宁忍无可忍,大夜,非得下车。老余开车去了,没了唐其琛,他不敢说话。随后,这辆车还是停了下来,温以宁一头扎进寒风中,细小的瘦弱,看着都心酸。

这一幕老余看惯了,说直白一点就是得意得意忘形。根据他对老板的了解,他多半不会纵容自己。可默了很久的男人,开口说道:“老余,前面停住了,你跟着过去,送她回去上学。”

老余说:“我看小姑娘很生气,八成都上不了车。

“我下车,”唐其琛说。

老余很吃惊,急忙道:“唐总,这是不对的。外面都下着毛雨,西风吹着,太冷了.”

唐其琛说:“停下,我来开车。”

老余照着做,跟着温以宁。说到底,老头子说话还是有分量的,他说公司有急事要处理,唐总坐着柯助的车走了。冷得直哆嗦,温以宁才上车。车上,那人身上的淡香似乎还在,气味令人烦躁。

唐其琛那晚受寒,病得如山倒,两人之间也没有任何联系,他好了,才主动打电话给她。温以宁接通后劈头盖脸说:“我不和你一起吃饭,你别来接我,你的饭不好吃!”

唐其琛听了,笑得眼角细纹向上勾勒。他用淡淡的调侃的口气说,“……一个小小的没有良心的人。

又是后来才知道他有病,温以宁说不出是内疚还是想见他,最后还是探了病。男人到了30岁,肯定不会让一个女孩感到尴尬,做任何事都要包容。如果你不来,我会打电话给你,你来了我会告诉你,谢谢,我很高兴。

温以宁为他做好晚餐,唐其琛靠在厨房边缘,用手机给她拍了个视频。温以宁回头看了看,拿着菜刀大叫:“你拍我干嘛!

这一副虎虎生威的样子,看笑了唐其琛:“刀别乱挥,小心伤手。我录一段给你,你自己做饭,以后我也可以自己做。”

温以宁不信,“你会做饭吗?你们可以煮我和你们姓。”

唐其琛没有说什么,反正脸上的笑容一直淡淡的没有停止。回到起居室刚坐到沙发上,就看到温以宁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在不断地响。信息内容都是自动弹出的,唐其琛看了看,乐呵呵的拧了拧脑袋,对厨房说:“你还做微商吗?

“啊?”温以宁小跑过来,拿着手机一脸的期待。哦。是的,”

"出售什么?"

温以宁拿着手机,又屁颠颠地钻进了厨房。

唐其琛想了想,给他的一个堂兄发了短信。十几分钟后,温以宁特别兴奋地冲出来说:“大客户呢,刚加的我要买15箱。”

第1章 花有重开日第2章 无处伸冤第3章 人脉交际第4章 一团和气第5章 环水别墅第6章 双节查看更多>>开始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