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潼:“好, 你想吃哪里的火锅。”

秦十五低头,看见自己手里还握着秦初的希望徽章, 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果然不是梦!

他在十六年前过了两年左右, 十六年后的他恐怕就在医院躺了一个月,时间是不一样的。

路潼蹲下身替他系好了鞋带:“不拍。”

秦十五:“也没有综艺节目要去吗?”

他看着前面, 情绪已经冷静下来, 但是眼眶还红着。

秦十五愣了一下:“中心广场的。”

他身上还穿着病服, 路潼把床头的衣服拿给他, 沉默的替他穿上。

当他跟路潼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有些忐忑。

秦十五说完,立刻补充:“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叫外卖也可以,或者回家吃……”

穿好之后, 又握住了秦十五的手, 发了会儿愣。

秦十五动了动手:“……那个。”

路潼才回过神,秦十五嘀咕:“你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没有, 想吃什么?现在开车去。”路潼把他从床上抱起来。

“我好像……”秦十五坐在床上:“做了很长一个梦。”

路潼站起身:“没有。”

秦十五听到他能跟路潼出去,连忙熟练地从床头柜里翻出了两个口罩,自己一个,路潼一个。

递给路潼,他听见路潼开口:“今天我陪你。”

秦十五的脸本来就小,被口罩遮住了一半:“爸爸呢?”

路潼:“爸爸晚点过来。”

秦十五看见路潼去开门,心里那股没有办法发泄的情绪又出现了。

他抿着唇,“哒哒哒”跑上前,从背后抱住了路潼:“对不起……对不起!”

路潼转过身,低声问:“怎么了?”

秦十五闷闷地开口:“我不应该和同学在学校里打架。”

路潼蹲下身:“手还疼吗?”

秦十五摇头:“我也不该和你们吵架……”

他记得那个下午。

秦初和路潼难得一起来了学校,为的就是处理他打架的事情。

秦十五在政教处和他们大吵一架,往外跑才落到了许愿池里面,直接在床上昏迷了一个月。

当然谁也不知道,他这一个月里面还另有奇遇。

秦十五看着路潼的双眼:“我让你们担心了吗?”

路潼抱着他,觉得自己眼眶又开始酸。

“秦书,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自己。

他把脸埋进秦十五肩颈中:“对不起……”

秦十五学着路潼对他的样子,也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背。

“我没事啦。”

路潼似乎又哭了。

秦十五心道:我就不该说这个。

他不是傻子,所以当然能感受到路潼的心情。自己醒来之后,路潼的情绪就一直游走在边缘,他妈总是忍不住摸他一下,以此来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好了。

而且动不动就发愣,秦十五刚才没说几句话,路潼紧绷着的外表就碎成了一滩。

他应该是不想在自己面前哭的。

秦十五郁闷地想,十六年前路潼也为他不停的掉眼泪,十六年后他也叫路潼伤心难过。

这段时间,他看到路潼哭了太多次了,哭的自己难受。

“我以后不会这样了。”秦十五跟他保证。

路潼抱着他安静地在原地待了片刻。

秦十五意识到自己在路潼心中重量似乎没有他想的那么少,他暗爽片刻,又打起精神来。

“爸爸还在公司吗?”秦十五主动抓住他的手。

腻歪就腻歪这一天,明天开始再当酷盖好了,他心里这么想。

路潼没点头,实际上,秦初联系了一家国外的医院,正打算把秦十五带过去。

结果今天刚落实这件事情,秦十五自己醒来了。

助理给秦初打了电话,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到医院来。

“不在公司里,你想见他的话,他很快就过来了。”路潼回答他。

路潼和他从医院出来,秦十五立刻深吸了一口气,腰不酸腿不痛,关键是肺也不痛。不像他前一天,吸一口气到肺里,还能咳一口血出来。

那种折磨死人的绝症终于跟自己说拜拜了!

秦十五心情大好,坐上车颇有兴趣的趴在车窗,看着外面的建筑。

十六年,城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根据秦十五的判断,他现在应该没在杭州,昏迷的这一个月里,估计已经到了北京的医院。

他心里咯噔一下,记起自己刚醒来的时候,说的那个地址,是一中附近的火锅店……

路潼没察觉出什么不对劲的吧?

秦十五咽了咽口水,连忙去看路潼。

结果恰好,路潼也在看他。

“怎么了?”

“没什么!”秦十五开口:“我好久没见你了,想多看看你。”

路潼把他抱得近了一点:“我也是。饿了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3页

秦十五:“饿了。”

路潼不肯放手,依旧抱着他:“很快就到了。”

下车的时候,秦十五让司机给找了一副墨镜出来,他又给路潼找了个帽子,把他捂得严严实实。

路潼是随便找了一家商业广场,踏上地面,秦十五就看见前面巨大的广告牌,挂在商业大厦上面,七八个竖屏放在一起,全都是路潼的脸。

秦十五猛地想起,他昏迷前,路潼因为他的事情上了热搜,不知道这个月处理的怎么样了。

仔细一想,这烂摊子几乎毁了路潼所有的工作。

秦十五懊恼的惨叫一声,捂着脸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还不知道,路潼已经宣布退出影坛了。

跟秦十五猜测的差不多,他这个烂摊子确实是毁了路潼的工作。

路潼这一个月几乎是没离开医院半步,外面因为他的事情吵翻了天,各路媒体的电话把经纪人的手机都打爆了,但经纪人愣是不敢来找他商量如何平息风波。

他虽然没有公布第二性别,但被爆出有个十多岁的儿子,已经够震撼整个圈子了。一时间,网上什么妖魔鬼怪地帖子都冒了出来。

直到几天前,工作室才在网上发布了一条消息,宣布路潼息影——具体的新闻发布会还没开,但是热搜已经轮过好几次了。

到了今天,外面的媒体论坛还在铺天盖地的猜测路潼去干什么了。整整一个月不露面不接受采访,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当然,也有深挖他儿子秦十五的,总之,热闹的跟过年一样,算得上是娱乐圈今年最大的瓜。

路潼一直不回应,大家就一直猜测。

千奇百怪的说法什么都有,最可信的一条,居然是一条私生子的猜测。

对应早些年他们猜路潼被某某富豪包养,后台又是某某某,所以路潼的资源好的飞起,典型的是个资本捧的主。以此为线索链,说他给这位金主爸爸生了个儿子,但是人家金主爸爸早就有家庭了,因此路潼的儿子才会藏了十几年都没爆出来。

——当然不能爆出来,爆出来他的事业不就完了吗。

这么多年,等他翻车的圈内竞争对手多如牛毛,墙倒众人推,路潼刚翻车,各路拉踩通告都出来了,在这把火上面再浇了一桶油,看他后面准备怎么洗白自己。

谁知道,事情发酵的不可收拾了之后,路潼连洗白都懒得洗,直接宣布息影了。

这一消息公布出来,又在娱乐圈里面投进了一颗大石头。

秦十五心虚地坐在桌前,路潼选了一个半开放的小包厢,摘了墨镜和口罩之后,拿起菜单看了起来。

秦十五刚醒,重油重辣的东西不给他吃,路潼点了一个骨头汤底的火锅,服务员颤颤巍巍地勾选着菜单,路潼瞥了他一眼,服务员立刻移开视线。

秦十五从对面跑过来:“我想跟你一起坐。”

他摘了口罩,露出了一张俊俏的脸蛋,有几分神似路潼,但更像秦初一些。就这张脸蛋,哪怕是和路潼坐在一起,都没落下风。

服务员在路潼进来的一瞬间就认出他了,现在看着秦十五,勾选菜单的手抖个不停。

不是吧……

服务员也是个热衷刷微博的人,对路潼这张国民度极高的脸肯定不陌生,就他隐婚生子的那个瓜,还是她连夜不睡觉跟着吃的。

没想到上午刚跟到最新进度,中午就看到正主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别的不说,路潼这儿子……太帅了吧。

服务员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秦十五察觉到有视线,抬头扫了一眼她。

服务员连忙低头。

是个小Alpha。

她心里跳得厉害,仿佛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有好几次神情都恍惚了。

稀里糊涂的点完餐,回到后厨,同是服务员的阿倩问她:“小陈干嘛了?点个餐回来魂都丢了?”

小陈“卧槽”一声,这才从吐魂的状态回过神来。

“你们猜我看见谁了?”

小陈连忙把后厨休息的服务员都拉到了一块儿。

“谁啊?”

“路潼!!!!”

围成一个圈的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你扯淡呢?”

“是真的,四号桌小包厢里,他跟他儿子一起来的!”

众人齐刷刷的跑出去远观一眼,震撼了——竟然是真的!

“他儿子???!!网上爆料的那个是真的???”

“我擦,我今早还看到他的粉丝在热门控评说一切等工作室回复,我还以为是虚假爆料,结果是真的??”

小陈拍了拍胸口:“妈的。那还能有假,他儿子是个Alpha,长得贼帅!靠,感觉有十五岁的样子。”

“你拍照了没??”

“我他妈敢吗!路潼就在我旁边好不好,我怕打草惊蛇,万一认识他,他要是不在我们店吃了怎么办?被老板知道我会被杀头的!”

现在的店家营销手段就有什么“某某明星”来吃过的店等等,利用明星的影响力来吸引客户。

他们这片商业区是明星最爱逛的地方,还有不少网红也喜欢来这里打卡。店家通常都会打上这个噱头,来赚粉丝的钱。

其他小明星吃饭都还好,这可是路潼诶。

小陈说:“我已经肉眼可见的看到我们店的流水了。”

“我还在想他儿子的事情,小陈,等下上菜的时候让我上!!让我看一眼!”

“做梦呢你!”小陈拿起手机吧嗒吧嗒开始发微博。

@陈年橡皮糖:#路潼##路潼息影#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路潼和他儿子在我们店里吃饭!!!!我疯了!!!

带了大名和超话,微博一发出去,手机就震动个不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2页/共3页

小陈平时在生活中就是个小透明,在网上就更别说了——依旧是个小透明。

微博评论点赞就一两个,消息栏还从没有一下就变成了十几二十个红点的。

她暗爽一阵,点开来看:都是骂她的。

评论:

“请删除。”

“带大名和超话造谣你有病吗?”

“键盘路人下场键不键?”

“别挑了,看帅哥[图片]”

键盘路人,特指路潼圈子里一名模仿他起家的明星,名字叫陈小键。

因为气质和脸蛋长得有点像路潼的缘故,被圈外称作小路潼,从出道开始就碰瓷路潼,是位综艺咖,后来去参加选秀成为C位出道,在前年夏天掀起了一阵狂热的粉丝潮,成为了预备顶流,跟路潼的粉丝翻天覆地的撕过几次,还撕上了热搜。

这一次墙倒众人推里头,看好戏的就有陈小键粉丝。

小陈是陈小键的路人粉,搞过一段时间选秀,微博发关于不利于路潼的消息,粉丝一翻就发现她加入了陈小键的超话,立刻把小陈打成黑粉。

小陈“靠”了一声,估计是没被这么小规模的骂过一次。

路潼粉丝的战斗力在粉圈里数一数二,哪家粉丝见了她们都得规规矩矩喊一句“姐姐”,算是粉圈老前辈。

再加上路潼资源多,而且资源还十分高级,背景硬,后台也硬。长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黑粉还有著名出圈言论“长得好看又怎么样,心肠也是黑的”,这么多年除了被金主包养的黑料,基本算是无敌。

而且他家粉丝土豪多,每次路潼生日的应援又是热气球又是私人直升机,当路潼的粉丝超爽,正主争气,大粉有钱,后援会不作妖,工作室很靠谱,粉丝更是站在粉圈一览众山小,地位很高,羡煞了一批小透明爱豆的粉。

小陈气炸了回复了几句:

-转发过五百的造谣是要坐牢的

“我造谣我死全家,你造谣你死行吗?”

-请删除

“你他妈有病吗?我为什么听你的?就不删就不删。”

-想红的心都掉地上了吧,带超话你死不死?

“路潼自己带儿子来吃饭,我说实话不行吗?超话是公共平台,哪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带了?”

-有锤拿锤,空口造谣死全家

“你给我等着。”

小陈的微博评论还在增加,从二十条变成了一百多条。

底下不外乎是路潼粉丝花式阴阳怪气骂人的东西,小陈索性眼不见为净,退出了微博。

折腾了一番,路潼他们点的菜也上齐了。

小陈过去的时候,几个服务员不死心,跟着她一块儿过来,准备偷看路潼。

半开放的小包间里,路潼正陪秦十五打游戏。

秦十五是个游戏高手,路潼是个菜鸟,这一点,他十六年前就知道了。

两人玩的不亦乐乎,一大一小美颜盛世,躲在另一个沙发后面的三人泪流满面。

“这是什么母慈子孝的画面,我落泪了……神仙构图……”

“路潼真的是Omega啊,我哭了,我还没开始的恋情就胎死腹中……”

“你什么时候也喜欢路潼了?”

“就刚才,姐妹,扪心自问一句,谁他妈看了这张脸不会立刻陷入爱情?”

“哎,不是说这小孩儿是路潼私生子吗,我想给他做爹。”

“你做梦比较快。”

阿倩开口:“我小老公长得跟路潼只有三分像啊,剩下的像谁,他那个金主爸爸吗?”

同事:“?你哪门子小老公?”

阿倩:“就路潼他儿子啊,刚才成为了我的小老公了,我思考了一下,既然路潼是个Omega不能和我在一起,我做不了他老婆,我给他做儿媳妇算了!”

同事:“网上说路潼被包养那个真假?那不是给人当小三吗?”

阿倩:“看他儿子那个长相,金主也差不到哪儿去。”

同事:“传闻好几个呢,有个长得跟猪头似的,现在可以排除了。”

小陈放下菜,帮他们加了水之后没有立刻离开。

她手机放在口袋里,只露了一个摄像头出来,快狠准的抓拍了几张照片。

就这么一点儿时间,小陈背后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了。

这时候,路潼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小陈吓得脚下一个打滑,秦十五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

手机从她口袋里掉出来落在地上,秦十五弯腰帮她捡起来:“喏。”

小陈脸涨的通红:“谢、谢谢!”

秦十五撑着下巴,路潼接完电话,把手机扣在桌面。

小陈心跳还没平缓,店门口便进来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

他走的很急,目标明确,看到小陈这一桌之后,大步跨了过来。

阿倩见了,连忙上前道:“客人几位?”

——靠!今天什么好日子,路潼就算了,这个帅哥又是谁啊!

虽然正在花痴路潼和他儿子,但是该有的职业道德还是要有的。

店门口进来的人就是秦初,他直接开口:“我找人。”

阿倩连忙道:“请问先生的朋友是几号桌的?”

她话音刚落,不用秦初回答,就看见路潼他儿子眼睛一亮,站起身招手道:“爸爸!”

阿倩的脚步凝固了片刻。

秦初看到秦十五,心里一阵发紧,上前就把他从凳子上抱起来,捧着脸乱揉了一把。

“小兔崽子……”秦初声音有些哽咽。

他揉完了,给了秦十五一拳。

“把你妈急成什么样了?你怎么不躺一年再起来!”

秦十五欣喜之情荡然无存,果然秦初还是那个王八蛋秦初,他爸还是那个暴力少年!哪怕是过了十六年也没变!

遭到无妄之灾,秦十五和他爸如出一辙的桃花眼给瞪圆了,眼泪汪汪捂着头:“我才刚醒你就打我!我一会儿又晕了!”

秦初被他吓到了,还真不敢揍第二下,嘀咕一句,人被路潼拉一边。

他看起来很高兴,“先吃饭。”

秦十五摇头:“我想吃火锅。”他转头看着路潼:“我们去吃火锅吧, 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

路潼的手在床边顿住, 随即恢复常态。

“我自己来。”秦十五挣开他,蹦跶下床穿好了鞋子,他摸了下鼻子,然后小心翼翼地牵起路潼的手:“我不会耽误你工作吗?”

“不会。”路潼把他的手抓紧了。

秦十五有点忐忑,追问道:“你今天不拍戏吗?”

秦十五看着地板。

秦十五连忙把希望徽章藏进口袋里,吞了吞口水。

路潼坐在床边:“梦见什么了?”

秦十五这会儿又不好意思了。

他之前顶着那张“秦十五”的脸胡作非为,撒娇起来脸皮称得上是厚颜无耻,现在换回自己的脸, 哪儿敢这么搞, 他一个准高中生, 这么大的人了还往他妈怀里钻,不要面子的吗!

时.光’小"说.网y、ou‘x、s。o‘r’g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