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次相亲,就这么结束了,莫海对老妈说,两人不合适,老妈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翌日一大早,林菲菲就起床了,昨晚林菲菲睡得很好,精神饱满,她都有点不想走了。

    “莫公子,我以后还可以来你这里休息吗?你这房间里,太舒服了,我从来都没有睡得像昨晚一样舒服。”林菲菲说道。

    莫海盯着林菲菲看了看,见林菲菲脖子上戴着一个玉坠,便说道:“你把玉坠拿给我一下。”

    林菲菲不知道莫海要干嘛,但还是依言取下了玉坠。

    莫海接过玉坠,直接在玉坠上布置了一个小型的聚灵阵,看到莫海手指掐诀,光芒流转,林菲菲直接看傻眼了,这等手段,简直堪称仙术神通。

    布置好小型聚灵阵,莫海将玉坠还给了林菲菲,林菲菲带上玉坠之后,顿时感觉有丝丝奇妙的能量注入体内,让她精神顿足,浑身舒服。

    “莫公子,这,这是什么?好神奇啊!”林菲菲惊叹道,如一个小迷妹一般。

    “相当于一个护身符吧,平时也可以聚集小范围的灵气,可以舒缓你的疲惫,有了它,以后你每天晚上,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睡得很好,而且,若是遇到危险,它会救你一命的。”莫海说道。

    林菲菲美眸圆睁,显得十分诧异,虽然莫海说得很玄乎,但林菲菲还是坚定地相信了,同时,心中不由暗暗高兴,莫海这是在关心她,这让她很是感动。

    “谢谢你,这个礼物,对于我来说,意义太非凡了,我会珍惜的。”林菲菲看着莫海,郑重说道。

    “礼尚往来,不用客气。”莫海笑了笑。

    ###

    上午九点,莫海来到安合市南站,乘坐高铁,前去姑苏,莫海并没有通知叶品如,到了姑苏再通知也不迟,省得叶品如大张旗鼓前来迎接。

    莫海买的是二等座,按照座位号,莫海找到座位,是靠过道的位置,此刻另外两个位置上,已经坐着两位年轻的女子,坐在靠窗位置上的女子,黑发如瀑,戴着墨镜,面容精致,就算和林菲菲相比,也不差,长发女子靠在椅子上,似乎睡着了,而坐在中间位置上的则是一位脸庞圆圆的,长相可爱,留着流海,梳着两个马尾的漂亮女孩,就好像一个小萝莉一般,马尾女孩见莫海坐到她的身边,不由看向莫海,眼神毫不避讳。

    而莫海,坐下之后,也看向了她。

    莫海目光炯炯,一眼就看出了这马尾女孩身体的不一样,在这马尾女孩体内,有一只奇异的蛊虫,蛊虫如丝如发,在女孩的血液之中游走,不过目前来看,这只蛊虫,并没有对女孩造成伤害,而且,这女孩的身上,散发着由内至外的淡淡药香,可以看出,她应该是长时间服用草药,或者是进行药浴。

    马尾女孩见莫海看着她,她也不避讳,和莫海四目相对,一点不羞涩,大方得很。

    “你好,我叫石青青,你叫什么名字

    ?”石青青笑道。

    “莫海。”莫海笑了笑。

    这石青青,倒是很健谈,或许是因为坐车太无聊了吧,所以和莫海聊得火热。

    从交谈之中,莫海知道石青青才不过十八岁,是湘西人,今年高中毕业,本来可以去上大学的,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只能留在家中,旁边的那位在闭目养神的女子,是石青青的姐姐,大学毕业之后,就在姑苏从事服装设计工作,这次放假正好有时间,于是就带石青青来姑苏玩几天,顺便帮石青青治病。

    “你气色不错,为什么要去治病?”莫海笑问道。

    “我的病,不是普通的病,从外表看不出来的,而且就算是医院,也无能为力,不过我姐姐说在姑苏,有一位陈大师,十分厉害,所以这次就带我来试一试,说不一定陈大师可以帮我治好病,那我到时候,就可以重新读书,然后上大学了。”石青青说道,她就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也没有隐瞒,有什么说什么。

    “青青,别什么话都跟陌生人说。”突然,石青青的姐姐醒过来,见妹妹在和一个陌生男子聊天,连忙说道。

    “姐,没事的,莫大哥又不是坏人,他也是去姑苏游玩的,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石青青笑道,一副单纯至极的样子。

    莫海不由莞尔,这石青青,还真是单纯得有些可爱啊,不过这样的女孩子,倒是讨人喜欢,莫海觉得,这石青青有些像自己的妹妹,大大咧咧,心思单纯,所以莫海对石青青,倒是颇有好感,而且石青青体内的那条蛊虫,很特殊,这件事情有蹊跷,莫海也就难免有些好奇。

    “他是好人?青青,你这次第一次出门,不知道外面的险恶,他是看你长得漂亮,又单纯,所以就想借机搭讪,这种男人我见得多了。”石青青的姐姐石幼怡有些好笑地说道,自己这个妹妹,还真是单纯啊,不过也是,毕竟连县城都没有去过几趟,不知道外面险恶也很正常。

    听姐姐这么说,石青青有些狐疑,不过还是不愿意相信莫海和她聊天,是图谋不轨。

    莫海有些无语,自己长得想勾搭小姑娘的坏人吗?

    “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只是和你妹妹单纯地聊聊天罢了,你的妹妹,和我的妹妹差不多大,性格也差不多,我和她,算是一见如故。”莫海露出一个颇为阳光般的笑容,解释道,自己堂堂仙尊,被人误会对一个小女孩心存不良,这多尴尬。

    石幼怡看着莫海,不由嗤笑。

    “你这理由,也太老套了吧,青青,你跟我换个座位。”石幼怡说道,然后起身,和石青青换了个座位。

    “想搭讪我妹妹,没门。”石幼怡看着莫海,冷声说道。

    莫海无语,不过这石幼怡的做法,无可厚非,毕竟是在保护自己的妹妹,莫海也是当哥哥的人,所以也就没有见怪。

    “姐,就算我们换了座位,我还是可以和莫大哥聊天啊。”石青青冲着姐姐调皮地一笑。

    “你敢。”石幼怡瞪着妹妹,沉声说道。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