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有深意,我最近在看三国类的小说,不只是三国演义,而晋王朝算什么呢?算是三国的后传??

如果这是三国后传,那可真够平庸的,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的三国之后,竟然是这么些士大夫,士族之间的清谈和生活琐事,唯一看得过眼的,也就是琅琊王氏的书法和陈郡谢氏的诗歌了。

整本《世说新语》我都通读过,大多数是一些琐屑小事,能引起我注意的典故并不多,但是这个故事却很有意思。

晋明帝数岁,坐元帝膝上。有人从长安来,元帝问洛下消息,潸然流涕。明帝问何以致泣,具以东渡意告之。因问明帝:“汝意谓长安何如日远?”答曰:“日远。不闻人从日边来,居然可知。”元帝异之。明日,集群臣宴会,告以此意,便重问之。乃答曰:“日近。”元帝失色,曰:“尔何故异昨日之言邪?”答曰:“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如果这时候晋明帝的回答,两次都是“不闻人从日边来,居然可知”,或者两个都是“举目见日,不见长安”,这个典故都不会这么出名。

“听说有人从长安来,却没有听说人从太阳那边来,因此长安近”

当然太阳近抬头就望见太阳,但却望不见长安

如果两次他是同样的作答,那么任何深意都是后人穿凿附会,不过是孩童对于自然界朴素的认知,无论日出大如车轮,无论举目见日,无论不闻人从日边来,那都是孩子的天真童趣。

你可以说,一个几岁的孩子能细心观察,不错,挺聪明,但绝不可能成为流传千古的典故。

所以,晋明帝幼年时,对这个问题,汝意谓长安何如日远的两次回答就很有意思了,为什么这个孩子会两次回答不一样?

这背后是什么深意?

这个故事的大背景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永嘉丧乱,

晋王朝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并不高,甚至被一些人认为是得国最不正的王朝,在开国时期,晋朝是依靠一系列阴谋诡计和谋朝篡位的手段来得到天下的,无大功于天下,以阴谋当国,光天化日弑杀君主,曹魏是乱世中打的天下,是真正的皇族,司马家本质上是世家,只不过是势力最大的世家而已。

一个是真龙,一个不过是蛇蜕变而成的龙,当蜕变完成之后,四周的蛇都会纷纷模仿。

在西晋统一天下之后,坐江山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爆发了著名的八王之乱,这背后当然是西晋王朝的骚操作导致的,大肆分封,骄奢淫逸,腐败纵横。

永嘉丧乱之后,晋都南迁建康,建立东晋政权,史称“衣冠南渡”。

在那之后,晋人永远失去了长安这座古都。

其父,东晋开国皇帝晋元帝闲坐,将他放置在膝前,正遇长安使者来,听说了这座城市的旧事,黯然垂泪,他伤感地问自己儿子说:“你说日与长安哪个远?”

年幼的晋明帝回答说:“长安近,不曾听说过人从日边来,由此就可以知道了。”

第二天,晋元帝在群臣宴会时又问他这个问题,回答说:“太阳更近。”

这时候,年幼的晋明帝说出了那句千古流传的名句:“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在第一次,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年幼的晋明帝坐在父亲腿上,感觉到父亲的伤感和情怀,因此宽慰他,当然是长安离我们更近。

在第二次,是在大宴群臣的集会上面,晋明帝却说出,“举目见日,不见长安”,可想而知,那一刻群臣的震惊,伤感和对这个孩子机敏的惊讶。

长安虽近,太阳虽远,但抬头可以见到太阳,长安却是我们晋人回不去的故乡。

无论东晋还是西晋,皇室都有些拉胯,但是晋明帝却不一样,无愧于晋朝最杰出的皇帝之一,能在群臣大宴上如此发人深省,一股英雄气和帝王之气跃然纸上。

或许表达的是他要力图恢复,北伐中原的决心,再想想他晋祚不长的典故,和他登基后,出色的表现,明明肃祖,阐弘帝胙。英风夙发,清晖载路。

他身上是一种在整个晋王朝都罕见的英雄主义,浪漫主义精神。

可悲可叹,这样一个六岁就能明察世事的皇帝,竟然二十六岁就早早死去。

北伐中原的大业,终究成空。

明帝不夭,中原其复矣乎!天假五胡以乱中夏,气数之穷也,帝乃早世!王敦之横,元帝惴惴而崩,帝以幼冲当多难,举动伟然出人意表,可不谓神武哉?

这跟历史上的宋哲宗很像,宋朝不算什么特别雍容大气的王朝,真正让我觉得有点亮眼的竟然是宋哲宗。

宋哲宗在位十一年,只有两年的亲政时间,但就是这短短的两年,大宋北败辽国,一举扭转了宋军对辽军心里上的弱势。

同时停赐西夏岁币、关闭榷场、制定浅攻蚕食之策。两年间,取得了蒙云谷大捷、攻陷西夏应理城,收复米脂,消灭西夏近十万大军,一改元祐年间被动挨打的局面。

短短两年时间,大宋深深的打上了他年青刚毅、奋发图强的烙印。

于此同时,一大批优秀的武将和军事人才,也正在走向历史舞台,包括岳飞,宗泽,韩世忠,吴玠,这些武将,和虞允文这样的文臣出身的军事人才。。。。

仁宗时代汇聚唐宋八大家中的六个,科举榜被誉为千古第一榜,

而宋朝这个时期的军事,也开始人才济济,即将开启宋朝最辉煌的全盛时代。

只不过历史上,万万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元符三年,宋哲宗赵煦驾崩于福宁殿,年仅二十三岁。

在哲宗死后,宋朝接连遇上了徽宗,钦宗,高宗三位胆小怕事,懦弱无能的昏君,在位共87年,可谓是游戏王里面召唤了三幻神。

军备废弛,金国崛起,一败再败,血流成河,开封之围,汴京城破,靖康之耻,狼烟四起,中原丧乱,衣冠南渡。

议和声音四起,再无力光复中原,宗泽悲呼过河,岳飞风波亭被杀,韩世忠战战兢兢,宋王朝从此偏安一隅,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啥都不说了,这就是命。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