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瓷不怕死的望住他的眸子:“我就是打你了,有种你就杀了我,不过,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太自以为事了,谁稀罕跟你玩什么欲擒故纵?”

唐深咬了下牙根,“你……”

门外又传来了安宛宛敲门的声音:“唐深哥,在里面吗?”

宋瓷无比讥诮的勾了下唇,“你的宛宛在喊你呢,让人家久等了,可不好。”

唐深的眉心微微挑起,根本就听不懂宋瓷在嘲讽些什么,他和安宛宛根本就不熟。

他看向她的目光越发的怪异,眼眸在宋瓷的面上,动来动去,看的她很不舒服,她强行推了他一把,很是嫌弃的整理了一下身上那件洁白的小礼服,伸手拉开了门。

门外的安宛宛被恍了一下,身子跟着踉跄了几步,露出一抹尴尬的微笑:“阿瓷,原来你在里面啊?”

宋瓷高傲的扬起下巴,睥睨着安宛宛这朵白莲,扬手就掴了她一个巴掌:“不然呢?”

安宛宛没想到宋瓷会掌掴她,捂着脸,满脸都是诧异和委屈:“阿瓷,你为什么打我呀?”

想到前世这朵白莲恶心人的嘴脸,宋瓷更是恼火,在她扬手想再甩安宛宛一个耳光的时候,就被唐深扣住了手腕:“她不过就是敲了几下门,你至于把火气撒到她身上吗?”

果然,婊子和狗就是绝配,宋瓷讥讽的笑了笑,转脸望向唐深:“心疼了?要不然,你替她还回来啊?”

唐深护着安宛宛的这副嘴脸,让宋瓷很是恶心。

“你胡说八道什么?宋瓷,你成心找不痛快是不是?”

眼瞅着唐深要发怒,安宛宛急忙走过去,将两人隔开:“唐深哥,我没事的,想必是我来打扰到你们,阿瓷才不高兴的,都是误会,没关系的。”

安宛宛的大度和不计较,更显得宋瓷小气和斤斤计较,不顾体面。

宋瓷冷睨着面前的女人,前世她怎么没发现,安宛宛是茶艺大师呢。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她这一世,一定要祝福他们天长地久。

宋瓷狠狠的甩开唐深的手,瞪向娇柔造作的安宛宛,安宛宛没敢直视她,而是垂下了脑袋,这在唐深看来,宋瓷完全就是以势压人,欺凌弱小。

“你先出去吧。”这话是唐深对安宛宛说的。

安宛宛微抿唇,乖巧的走出休息室,又把门轻轻关上。

宋瓷也没想在这里留太久,拉开门也准备离开,唐深上前扣住她的手腕:“你有必要这样吗?有什么事情,不能静下心来说,非得这样?”

“深爷指的哪样?”宋瓷讥诮的勾起唇,“如果你指的是安宛宛,那么抱歉了,我没兴趣跟她友好,如果深爷指的是自己,你猜对了,我就是看你不顺眼,请你离我远远的。”

唐深的唇刚要动,宋瓷就已经挣脱开他的束缚,狠狠的甩上了门。

走出休息室的宋瓷刚要喘口气,安宛宛就走了过来,宋瓷冷睨了她一眼:“你干什么?”

“阿瓷,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安宛宛,你最好别在我眼前晃,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宋瓷拾步欲走,安宛宛又上前挡下了她的路,“可我们住在一个屋檐下,怎么会不见呢?你总得告诉我,我哪里得罪你了吧?”

“你不需要知道,离我远一点,滚开。”

“阿瓷………你干嘛要这样?”安宛宛委屈的直掉泪。

唐深拉开休息室的门走出来,安宛宛眼泪汪汪的看了他一眼,哭的跑开。

宋瓷哼了一声,为安宛宛的演技叫绝,演吧,反正有人爱看。

这时,骆一禾走了过来,宋瓷看到他,便冲着他走过去。

骆一禾刚要开口,就看到唐深那冷刀子般的目光扫射了过来,确实挺让人打怵的,他吞了口口水,望向宋瓷:“宋瓷,我想你说几句话。”

宋瓷点头。

正是百花争艳的季节,花园都是沁人心脾的花香,骆一禾和宋瓷说起来并不怎么熟,今天的事情太过于突然,让他无法消化。

“你是不是和唐深闹别扭了?”骆一禾只能想到这点,在此之间,宋瓷追唐深,整个城的人都知道。

“别跟我提那个男人,我恶心。”

前世因为爱唐深,她把全家人的命都搭进去了,重活一世,她不想再跟他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你也知道,我和唐深的关系……,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欠妥?”骆一禾欲言又止。

宋瓷知道这事做的唐突,有些抱歉,“骆一禾,对不起啊,我没提前跟你商量一下,是我一时冲动,这事你别当真。”

“你们在说什么?”唐深一直在远处站着,看着两人说个没完,一直没停,忍不住迈着步子走了过来。

宋瓷懒理他,专心摆弄夜色下的花儿,倒是骆一禾接下话茬:“随便聊聊而已”

唐深把眸光落到了宋瓷摆弄花的细长手指上,“黑天半夜的,能看清吗?”

唐深冷嗤的声音,在宋瓷听来十分的刺耳,她摘下一朵蔷薇花,塞到了骆一禾的耳朵上,甜腻一笑:“真好看,这就是传说中的花美男吧。”

被忽视的男人,脸色微寒,骆一禾看了一眼宋瓷,又看了一眼唐深,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呃……,还是花,花好看。”

“走啦。”宋瓷笑着离开。

唐深气的脸都黑了:“她是非得气死我不可。”

“我也觉得这丫头不对劲。”骆一禾摸着下巴说。

……

今天,宋瓷还有更重要的目标。

宋瓷大学学的珠宝设计,因为前世一心想嫁给唐深,虽然被老师称赞设计方面颇有天赋,但却没有用心,到死都一事无成。

这一世,她要专心搞事业,把宋家的珠宝生意发扬广大。

而今天的宴会上,正好有一位可以帮助她的贵人,设计界的翘楚-秦湛。

舞曲响起,今晚的重头戏,舞会开始。

宋瓷的目光在与会人员中搜索着,在主持人宣布,第一支由宋瓷来挑选舞伴完成时,她已经起身朝着夏随之走了过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