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离一夜未归。

对于西施来说,这个结果,让她心情百感交集。

她想象了公孙离这一夜可能会遭遇的无数种对待,一颗心悬得高高的。

最终……

西施找到了心目中的大姐姐“明空姑娘”,想要倾诉一番。

事实上,明空姑娘,也就是女帝表现得太过高冷,不近人情,给西施的观感不是很好。

如果不是实在忍不住,西施不会找女帝聊天。

但她现在,就忍不住了。

西施走到女帝的房间,本来想敲门的,却发现房门只是虚掩着,根本没关,不由一愣。

“你找我有事?”

女帝宛若冰霜的冷淡声音从房中传出,好像丝毫不带感情。

“明空姐姐……”

“你、知道我要来?”

“所以给我留门了?”

西施推门而入,弱弱问道。

“你想多了。”

女帝语气平静:

“这扇门就没关过。”

没关过门?

明空姐姐晚上不睡觉的吗?

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西施难以理解这个危险举动。

她不能理解女帝作为当世绝顶强者,完全不会把木门当保护屏障的想法。

对于女帝来说,最可靠的安全保证,永远是她那一身浩荡无比的魔道力量!

……

“你有事吗?”

女帝不太欢迎西施的到来。

在女帝看来,西施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天真丫头。

虽然她们生理年龄只差了两三岁,但是心理年龄却有天渊之别,没什么值得交流的。

作为大唐的女帝,武则天的思维模式已经变得相当理性和冷淡――她必须要控制住多余的情绪,以免干扰到自己的判断。

只不过……

女帝现在还没意识到,因为蒲千夜的出现,她已经违背了自己一直保持理智的初衷!

毕竟,放下大唐诸多朝政事务不管,跑来这稷下学院扮演学员,怎么看也不是女帝平时会做的事。

女帝也是人,偶尔也会任性一次的。

“是我不好,打扰到姐姐修炼了!”

西施听出女帝语气里拒人千里的意味,先是道歉,然后说道:

“有件事我想跟姐姐说说,阿离昨晚一直没回来,我有点担心……”

“嗯?”

女帝听到西施这话,秀眉不由微微一动。

公孙离昨晚被蒲千夜叫过去单独谈话,而她一夜未归的话……

岂不是说……

公孙离在蒲千夜的屋子里过夜了?

【蒲千夜从来不会跟追求者绯闻……】

女帝想起上官婉儿之前提供的情报,觉得莫名有些好笑。

“这有什么可担心的!”

“公孙离昨晚是去了蒲千夜的屋子,又不是跑到荒郊野外去了……”

“不会出什么事的!”

女帝语气淡然地说道。

不知不觉间,她也在暗暗维护蒲千夜。

“可是……我就是担心蒲先生他对阿离……”

西施这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俏脸因为羞赧变得通红无比。

虽然话没说完,但女帝也明白了西施在担心什么。

“你觉得蒲先生是坏人吗?”

女帝反问一句。

西施听到这话一愣,随即摇了摇头:

“蒲先生当然不是坏人……”

“可惜,阿离长得太美了呀!”

她是怕两人干柴烈火,一点就燃。

女帝一拍额头,这丫头懂得还挺多!

正当女帝发愁怎么把西施打发走的时候,公孙离忽然回到了小阁楼。

在蒲千夜小院客房中睡了一晚上的公孙离,感觉精神状态前所未有的轻松,整个人都是神采奕奕的,一双粉色的兔耳朵毛色都粉润了不少。

“咦,阿离,你终于回来了!”

西施见到公孙离,忍不住激动问道:

“阿离,你昨晚跟蒲先生聊了什么啊?为什么去了这么久?”

公孙离拍了拍脑袋,摇了摇头:

“我不记得跟蒲先生对我说过什么,我就是在他屋里睡了一觉……”

西施、女帝:“……”

“这个,睡了一觉?”

西施俏脸变得红红的,她觉得公孙离说话太过直接了。

“啊,可能是我最近太困了吧!”

“我就记得昨晚刚走进蒲先生的屋子,没说几句话就睡着了……”

公孙离不知道西施和女帝复杂的心理活动,依旧一脸懵懂地解释。

她这么一说,算是越描越黑了。

“蒲先生,居然是这样的人……”

西施觉得可能是蒲千夜对公孙离用了某些卑鄙手段……

女帝的想法本来也跟西施差不多。

但当她发现公孙离还是处子之身后,就否定了这个荒唐念头。

【虽然这事听起来很是蹊跷,但一定是有内情的!】

女帝双眼微眯,也许这事可以在私底下请教蒲千夜?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跟自己说实话?

女帝有点期待。

……

……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