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

夏。

骄阳似火,酷暑如炉。

仅是早晨七点半,空气已经燥热起来。

宋维扬久久伫立在镜子前,看着那张青春洋溢的脸庞,是如此熟悉,又遥远和陌生。

十七岁的脸,清秀,干净,纯粹。鼻梁高挺,剑眉斜翊,眼眸透澈。极富年代感的郭天王式中分发型,此时代表着流行时尚,让人忍不住想要前伸手臂,拧着掌心,边跳边唱:“对你爱爱爱不完……”

席梦思大床对面的墙壁,贴有一张《终结者2》电影海报,州长先生戴着墨镜,表情冷酷而正义。迈克尔·杰克逊一手捂着裤裆,一手压着帽檐,撅起屁股对准了州长的脸。

州长先生和MJ的邻居,是港城歌星周慧敏。这位玉女掌门人头戴贝雷帽,身穿条纹格红色T恤,柔光效果打满整张画报,让她笼罩在仙气邈邈当中。

宋维扬低头摸自己的肚子,平坦,隐约中可见腹肌,而非那油腻中年的啤酒肚。

“靓仔,你好,很高兴再见!”

宋维扬微笑自语。

窗外朝阳刺眼,蝉声嘶鸣着夏日时光,几缕微风摇动树叶,在地面投下点点光斑。

临窗摆放的写字桌上,有一台“联想1+1”国产电脑。粗壮笨拙的机箱,丑陋原始的显示屏,市场售价却接近两万元。在全国平均月工资不足300元的年头,普通工人需要不吃不喝辛苦五年,才能把这台只有8M内存的电脑买回家。

显然,咱们的主角宋维扬同学,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富二代。

只可惜……

宋维扬看了一眼墙上挂历,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他对“1993年7月2日”这个日子记忆深刻。

再过几个小时,父亲就要锒铛入狱。

再过半个月,家里这套200平米的房子,就要被新任厂长强行收回。

再过一年,大哥就要因债务纠纷而意外死亡,母亲则悲痛欲绝而中度抑郁。

今天,正是宋维扬的人生转折点。

上辈子,他用了二十年时间,总算重新变成有钱人,却只能勉强达到父亲曾经的巅峰成就。

“咚咚咚!”

敲门声响,外头传来母亲郭晓兰的声音:“扬扬,该吃早饭了!”

宋维扬推门而出,看着母亲年轻时候的样子,嗓子突如其来有些哽咽,低声说:“妈,你辛苦了。”

郭晓兰显然会错了意,勉强挤出笑容,安慰说:“你爸的事情别担心,他最多就判个几年,以前又不是没做过牢。”

“嗯,我知道。”宋维扬只能点头。

大嫂蔡芳华抱着刚满周岁的侄子出来,一脸忧色道:“妈,今天我就不去法院了。小超还没天亮就哭,估计是哪里不舒服,我得送他去医院看看。”

郭晓兰摆放着碗筷说:“去吧,孩子治病要紧,法院那边有我看着。”

“你身上带钱没?要不我开车送你吧。”大哥的声音从厕所传来。

“带了,我坐出租。”大嫂说完就走。

不多时,大哥洗漱完毕,光着膀子来到饭桌,一身腱子肉蹭蹭发亮。

大哥名叫宋其志,由于喜欢打架闹事,初中刚毕业就被送去参军。三年义务兵当下来,竟荣获个人三等功两次、集体二等功一次,就在即将提干的时候,他居然选择转业退伍,理由是受不了部队的约束——兵痞一枚。

宋其志,宋维扬,哥俩的名字连起来即“其志维扬”,隐约可见他们父亲的心胸抱负。

饭桌上气氛沉闷,没人说话,只有电风扇的嗡嗡转动声。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