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灵看到穆熙心情低落的回来,关心的走上前,“熙儿,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些累了。”穆熙紧了紧手中捏着的荷包。她不打算告诉妈妈姑奶去世的消息。

    “那吃好晚饭早点休息。”叶灵说着,去厨房将晚饭端出来。熙儿还有一个多月就要高考了,现在的压力肯定很大。

    穆熙洗好手,走到餐桌旁坐下,拿起筷子无精打采的吃着。

    “你小舅舅今天打电话过来了,说你外婆的身体已经好了。”叶灵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高兴。做儿女的怎么可能不担心父母的身体。

    “嗯。”穆熙点了点头。

    “小舅舅说等你高考结束了,让我们去金陵玩,如果可以他希望你能考金陵那边的大学。”叶灵夹了一只鸡腿放进穆熙的碗中。

    “到时再说吧。”

    “好。”叶灵点头。她不会逼着熙儿非要考金陵那边的大学,她相信熙儿会有自己的决定。

    放下碗筷,穆熙站起身,“妈妈,我上楼了。”

    “不要学习的太晚,早点休息。”叶灵放下碗筷,开始收拾桌子。

    “嗯。”

    回到房间,穆熙拿出姑奶给她的荷包,刚刚没有仔细看,现在一看才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荷包,而是一只储物袋。

    这让她很震惊,储物袋是修真界才有的,而且还不是每个修士都有的,姑奶是修真者,这么说她亲生父亲的身份也可能是修真者。

    将储物袋炼化,穆熙看到储物袋中有着一些丹药,玉简,还有几颗灵石,一些金银珠宝,和一封信。

    拿出信展开。

    熙儿:如果你能看到储物袋里的东西,说明你已经是修真者了,姑奶也没有什么可以留给你的,这几枚玉简是我们家族流传下来的,你好好修炼。

    等到你真正强大的那一天,希望你能重整家族,那样我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心了。

    穆熙合上信,“姑奶!我会完成你的遗愿的。”

    将信收进储物袋,穆熙拿出其中一枚玉简,贴在自己的眉心,很快她的脑海中就出现了一篇功法《九灵诀》。

    穆熙看了一遍整篇功法,嘴角扬起一抹愉悦的笑容。前世师父也给了她一部修真功法,不过那部功法和这部功法一比,显然不是一个档次的。

    闭上眼睛,穆熙进入了修炼状态。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射入房间,将整个房间照的一片明亮。

    穆熙睁开眼睛,桃花眼中溢满了喜悦。经过这一晚上的修炼,她的实力更上了一层楼,现在的她修为已经达到了炼气三层,这样快的提升速度,就是前世的她也没有经历过。

    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穆熙低下头,看到自己的身上蒙着一层黑色的液体,起身向着浴室走去。她这次是真正的洗经伐髓,效果是之前她用药洗经伐髓,无法相比的。

    叶灵见穆熙迟迟没有下来,来到穆熙的房门外,正要抬手敲门,门“啪”的一声打开了。

    “熙儿,可以...”叶灵的话戛然而止,她愣愣的看着穆熙。她发现熙儿变了,她的皮肤更加白皙细腻,眼眸更是璀璨,似能将人的魂魄勾走。

    “妈妈!我饿了。”穆熙上前挽住叶灵的手臂。她知道自己的变化很大,刚刚她洗完澡,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叶灵回过神,“我们下楼,妈妈今天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蛋饼。”

    穆熙扬起开心的笑容,在叶灵的脸上亲了一下,“妈妈最好了。”

    “你这孩子。”叶灵笑着摇了摇头,眼中满是宠溺。

    去学校之前,穆熙还是做了一些改变,现在的她太惹眼了。

    “穆熙!”穆熙刚刚走进校园,就遇到了蒋毅阳。

    “早啊!”穆熙微笑着与蒋毅阳打招呼。

    “穆熙,今天下午有一场篮球赛。”

    “不是后天吗?”

    “临时改的,可能是因为马上就要高考的原因吧。”

    蒋毅阳与穆熙并肩走着,两人俊美的容貌吸引着周围女生的目光,不时的响起女生们激动的尖叫声。

    走进教室,穆熙看到自己的桌子不见了,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我的桌上呢?”她的目光凌厉的扫过在座的众人。

    “被...被丢出去了...”一个女生弱弱的开口,指了指后面的窗子。

    “谁做的?”穆熙扫了一眼窗外,果然看到自己的桌子正躺在外面的草地上。

    “我不敢说...”女生脸上露出一抹害怕的神色。

    穆熙眯了眯眼,目光落在一个低头偷笑的男生身上,“你说。”

    男生感觉到一股冷意,抬起头,对上穆熙冰冷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穆熙眼神中凝着摄人的威势。

    男生感觉像是置身于冰窖一般,身体忍不住发颤,“是...是...穆佳...”面前的人真的是穆熙吗?不是说‘他’是废物吗?

    穆熙嘴角溢出一抹冷笑,抬步向着教室外走去。她已经离开了穆家,穆家人却一而再再而三来招惹她,真以为她是软柿子吗?

    蒋毅阳见穆熙走出教室,连忙跟了上去。

    穆佳的班级就在穆熙的楼下。她比穆熙小一岁,也比穆熙低一级。

    “佳佳,要是那个废物知道‘他’的桌椅是你丢下来的,会不会来找你麻烦?”

    “‘他’敢吗?”穆佳一脸不屑。

    正说着,就看到穆熙走进了自己的班级,穆佳脸上露出轻蔑之色。

    穆熙走到穆佳面前,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

    “穆熙你干什么?”穆佳愤怒的瞪着穆熙。‘他’竟然敢这样对她?

    穆熙将穆佳往旁边一丢,搬起她的桌子走到窗边,将桌子丢了出去。

    “你给我把桌子搬回来,不然我就回去告诉爷爷。”穆佳暴跳如雷。

    穆熙抬步走到穆佳面前,“要是还有下一次,我会将你和桌子一起丢出去。”她的眸色清冷,眼底染着淡淡的寒意,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直到穆熙走出教室,穆佳才回过神来,“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该死的废物,竟然敢欺负她,她一定会告诉爷爷的。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