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穿上婚纱的时候,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丽的瞬间。究竟是不是真的,陆柠却发现自己根本无从判断。她只知道,从穿上这套婚纱开始,她就有些心跳过速,呼吸不畅。

她没有多看,转身道,“我们出去吧。”

打开门陆柠就看到了秦攸。他穿着笔挺的西装,胸前别着礼花,上衣口袋里露出叠成玫瑰花型的手帕,头发重新打理过,整个人看上去英俊帅气,魅力十足。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他转过身来与她对视。

那一瞬间,陆柠呼吸一滞,一滴眼泪从眼眶里滚了出来。

16.不甘

铺天盖地的悲伤潮水一般将她淹没,陆柠觉得呼吸不畅,伸手扶了扶旁边的门框,才没有第一时间倒下去。

秦攸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大步走上前来把人扶住,“怎么了?不舒服吗?”

陆柠无力的摇摇头,顺着秦攸的动作,将头枕在了他的胸前。这个动作让她能够清晰的听见他的心跳声,渐渐的与自己的心率合二为一,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秦攸……”她开口叫他的名字,但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心口像是有许许多多复杂的情绪欲要喷薄而出,却又找不到可以宣泄的出口,最后只能全部往上涌,最后化作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流出。

陆柠轻轻的抽噎了一声,秦攸觉得自己的心也像是被无形的手攥紧了,“陆柠?你怎么了,难受吗?告诉我。”

这回陆柠没有说话,只是闭了闭眼睛,让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去。

不是难受……她只是,只是替从前的自己,不甘心。

陆柠一直以为上辈子自己跟秦攸之间,由始至终只是一场交易,到最后没剩下任何感情。即便她曾经动心过,但后来,那心也就死了。

她以为自己已经认命了,没有任何期待了。

但今天她才知道,她心中曾经有过怎样隐秘而热烈的期待,她曾经有多么的期盼这一天,穿上洁白的婚纱,成为他的新娘。

那些感情没有死去,只是被自己埋在了灵魂深处。

所以她始终不甘心。

这才是她重生之后,面对秦攸时种种不同之处的根本原因——她疏远,抗拒,假装自己讨厌他或者对他毫无感觉,种种行为矛盾又可笑,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依旧能够牵动她的心思。

只是他不爱她,她就不能够承认,不承认是自己先输了。

理清楚了思路,陆柠也渐渐冷静下来。她擦干净眼泪,将秦攸推开,转身让化妆师重新给自己补妆,从头到尾没有看秦攸一眼,让他有些慌张无措。

他也没有离开,就站在门口看着化妆师将陆柠脸上被眼泪打湿的妆容重新补好。陆柠的侧脸温柔秀美,皮肤好像泛着淡淡的光,搭配着洁白的婚纱和精致繁复的头饰,看得秦攸心头一颤。

这是他的新娘。

接下来陆柠的表现十分正常,倒是秦攸的视线从始至终都缠绕在她身上。不过这正是婚纱照所需要的,所以摄像师没有纠正他,反而因为他的表现越拍越有感觉,最后提前收工。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