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真美,果真是美到极致的绝色k3/ntii2.png!

    顶级奢华的vip贵宾房内,那个斜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的风流倜傥的俊俏男人,上半身那件镶嵌着颗颗金钻的昂贵西服,松垮的解开了三颗纽扣,白色的高级衬衫敞开着,露出赤裸而精壮的麦色胸膛。

    此时的他,修长的手指捏着一个盛着猩红色的martini鸡尾酒的高脚杯,翘着的二郎腿有一下没一下的跟着房内旖旎的调情蓝调晃动着。

    他微微眯起一双妖娆而惑世的桃花眼,注视着房间内那个跪坐在软塌上,穿着一身性感薄纱,低着头却明显局促不安的美丽女人,表情是一派的深沉和黑暗。

    他樊少自出生猎艳那么多年,见过的女人,拥有过的女人可谓车载斗量,可每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却依旧掩饰不住自己惊艳的目光!

    女人可以脸蛋惊艳,可以身材惊艳,也可以声音惊艳,可她只是显现一个不完整的侧影,便已让人惊艳的移不开眼睛!

    “过来!”

    他慵懒的对她招手,俊美绝伦的宛若一座可以自由活动的雕塑,声音沙哑但磁性。

    女人以着蜗牛的速度,按着严厉的妈妈桑教给她的伺候客人的礼仪,一点一点的跪着向他挪去。

    “先生,您花大价钱买了我,今晚由我来伺候您,请先生休息吧……”

    女人的声音宛若莺啼,悦耳动听,轻柔流畅,如同由最好的钢琴弹出的名曲。

    “你的名字?”他低沉的冷笑,看到她那副卑贱的模样,一股无名的怒气油然而生。

    “lotus!”她低眉顺眼,一直都不曾抬头,只有声音甜美柔顺。

    “lotus?荷花?呵……”男人抿了一口猩红的液体,深谙的眸子有嘲讽的光在流转,“出淤泥而不染?”

    “先生取笑了……”

    美丽的女人一直不曾抬头,可是那纤弱的身子,却因为他带着讥讽性的话而微微颤了颤,长长的墨发下,那双蝶翼般的卷翘睫毛,也沾上一层极度忧伤的雾气。

    “会伺候男人吗,嗯?”他懒懒的将水晶高脚杯放下,二郎腿翘得更高,穿着名贵而锃亮的黑色皮鞋的右脚,抬起她精致的下巴,嘴角邪气的抿出一个流里流气的弧度。

    “妈妈桑有教过我,lotus绝对不会让先生失望,现在让我伺候先生更衣吧……”

    她颤栗着正想为他宽衣解带,却猛地被他用脚给勾起下巴,侮辱性的动作并没有让她生气,一双粲然水眸非常淡然的望着他,尽量让自己尽本分的伺候好这个难缠的“恩客”。

    女人的眼睛清澈如水,璀璨的恍若天上的星辰,干净纯粹的没有丝毫杂质。

    樊寂生一生中只见过两个女人有这么纯净的眼睛,不,确切的来说只有一个女人才有这样清纯如水的眸子……

    “你就这么的想被男人给压在身下吗?苏怜妤,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贱!啧,换了一张面容,现在终于变成大美人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勾引到本少了吗,嗯?”

    见她那么的想要和自己,不,确切的来说是和她的恩客发生关系,樊寂生的肺都快要气炸了!

    苏怜妤,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以为丑陋不堪的你,换了一张绝色倾城的面容,本少就认不出你来了吗?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