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已更换新域名新域名 m.lisawuwa.comxs小说 silu丝路

我一惊,连忙抽回手。

范周并不尴尬,居然朝我撩了撩舌头,我顿时恶心得想吐。

径直转身进屋,江河刚洗完澡出来,看到范周时连忙对我解释,“他就是买点菜来吃个饭,吃了饭马上就走的。”

我“嗯”了一声。

两人在厨房做了饭后江河来喊我吃,我本来不想出去,但又确实没吃饭很饿,还是出去了。

在饭桌上时范周很正常,只是有时候江河跟我说话的时候看看我,很正经的眼神,压根就看不出刚才在门口的轻浮。

范周很健谈,嘴里的段子不断,将江河说得哈哈笑,他还一直给江河夹菜,十分贴心,如果没有他刚才在门口的那番举动,我一定会觉得他是个还不错的男人。

正闷头吃饭,忽然感觉腿上有个东西在轻轻磨蹭,我偏头看了一眼,居然看到范周脱了脱鞋正用脚趾划我的小腿。

我顿时恶心得饭都快吐出来了,直接站起来对江河说吃饱了,然后回了房间。

次日我起大早去我妈那里帮忙,本来以为她把什么东西都弄好了,可没想到家里去了还是那样,只是贴了不少喜字,买了大红的床上四件套等等用品,连大哥房里的玻璃都还是灰蒙蒙的。

我简直无语,问我妈家里怎么不搞一下,我妈居然振振有词地说家里很好,还需要搞什么。

我懒得跟她废话,打了盆水将里里外外都擦了一遍,然后把我哥的房间好好整理了一下,还买了些装饰品回来。

虽然我哥只有八岁的智力,但他知道自己要结婚了,十分高兴,我打扫卫生和挂装饰品的时候他在一边很积极地帮我。

我妈就清闲许多,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本书,把我哥喊过去坐在沙发上指着两个赤裸的人说:“富强啊,等你结婚那天晚上,就把你尿尿的地方插到方涵尿尿的地方里,要用力一些,见到血才行,记得啊,女人下面有好几个洞,你要插这个,千万别搞错了,不然生不了小孩子的。”

我臊得慌,可我哥却津津有味,盯着那小黄图点头说:“用力点,生孩子,还要见血,不能插错洞洞。”

我哥的反应让我妈很高兴,扭头对我说:“你瞧你大哥,虽然憨一点,但是比起那些傻子真是不知道聪明了多少。唉,我们老朱家可真要有后了。”

她被余森拔掉的牙齿去镶了一颗金牙,说是等以后年纪大了牙齿掉光了就去镶一满嘴的金牙,气死别的老太太。

这两天我除了去了一次会所和那个大学教授聊了一次天外,其他时间都泡在我妈那里打扫和整理。

两天后,正式迎来了我哥的婚礼。

因为我哥和方涵都比较特殊,所以没有拍结婚照,只在办婚礼的前一天领了结婚照,然后将方涵的东西全部搬了过来,就等着今天办完酒席后两人正式生活在一起。

虽然我哥智力有问题,来参加婚礼的人数也不多,但我妈还是将婚礼操办的很隆重。

五星级酒店不说,现场的装饰简直可以跟我看到电视里的场景媲美,我妈还郑重的请了一个婚礼司仪,真是一点都不含糊,估计把她炒股赚的钱都拿出来了。

婚礼司仪知道这对特殊,所以省掉了很多环节,等到交换戒指的时候,方涵突然将戒指甩在了地上,大喊一声:“我不要嫁给一个傻子!”

在场人都愣住了,显然没想到会有这种变故,好在婚礼司仪是个老手,连忙招手让我把戒指找回来,然后笑着打圆场说:“新娘真可爱,给我们开了这么个玩笑,能嫁给如意郎君,一定很幸福吧!”

可没想到平时一言不发的方涵此时就跟疯了一样,将头纱和挽好的头发全部扯坏了,我妈气得跺脚大叫:“什么意思!她这是什么意思!”

方涵母亲方有娇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其他人更是呆若木鸡。

“你们这群杀人犯!你们都是杀人犯!谁让我嫁给这个傻子我也杀了谁!”方涵大喊大叫,甩了脚上的高跟鞋赤脚朝外奔去。

此时饶是经验丰富的婚礼司仪都懵比了,还是我妈最先反应过来,朝我骂:“傻逼,去追啊!”

我慌了神,连忙追去。

可跑了几步听到身后我哥也开始哇哇大叫,他显然是被方涵的反应吓到了,见方涵跑也急了,一边大叫一边砸东西,我妈赶紧去护着他,生怕他伤着自己。

我一路追着方涵跑,她径直跑到了大堂,我拽住她大喊:“方涵你清醒一点!”

她赤红着眼睛瞪我,“是你们不清醒!你哥天生智障,我嫁给他不就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我忙说:“可这都是你自己同意的啊,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当初见面的时候就应该反对。”

方涵长长的手指嵌入了我的肉里,她凶狠地喊:“你懂什么!”

甩开我,方涵继续狂奔,我还没来得及追,我哥也冲出来了,一边嚎叫一边追着方涵,还将靠墙的一个装饰品拽在了手里往前面砸。

我顿时感觉天昏地暗,我哥这样我太熟悉了,

本站已更换新域名新域名 m.lisawuwa.comxs小说 silu丝路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