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慕从云烟阁后门溜出来,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一路溜回了自己的家。

虽然哀情的收集,并不如他预料的那么顺利,但如果能先通过怒情凝聚出第二魄伏矢,对他来说,也不算是一件坏事。

反正不管哪一魄,早凝晚凝都得凝,他一个单身狗,就算是凝聚了雀阴,暂时也没有什么用处。

今日吸收了不少的怒情,算是意外之喜,值得庆祝,李慕哼着梁祝的调子,正打算炒两个好菜,犒劳一下自己,家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李慕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柳含烟泄露了他的住址,茶馆那些听书的杀上门来了,仔细一看,才发现只有柳含烟一个人。

李慕试探的看了她一眼,问道:“有事?”

柳含烟快步走到他身边,问道:“山伯病死了,英台呢,英台后来怎么样了?”

李慕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一边洗菜,一边随口道:“英台被迫出嫁时,绕道去山伯墓前祭奠,在英台哀恸感应下,风雨雷电大作,山伯坟墓爆裂,英台翩然跃入坟中,墓复合拢,风停雨霁,彩虹高悬,两只蝴蝶从坟墓中飞出,在人间蹁跹飞舞……”

柳含烟怔怔的看着他,难以置信道:“英台殉情了吗,山伯没有复活?”

李慕瞥了她一眼,说道:“你以为这是那些套路志怪小说啊,说死就死,说活就活?”

柳含烟坚定道:“不行,你必须让山伯复活,然后和英台双宿双飞……”

“他们不是已经变成蝴蝶双宿双飞了吗?”

“这不一样!”

……

“不改。”

李慕的态度同样坚定,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梁祝之所以是梁祝,之所以能流传千古,不就是因为它是一个哀婉凄美的悲剧爱情故事,如果变成大团圆的结局,那还是梁祝吗?

这是对《梁祝》原故事的侮辱,也是对李慕的侮辱。

柳含烟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哀求道:“求你了……”

想不到她硬的不行居然来软的,李慕险些被她的目光融化,连忙移开视线,说道:“就算你这么看我,我也不改!”

柳含烟收起目光,生气道:“你怎么这么狠心!”

“世间之事,哪有这么多尽善尽美?”李慕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所有的爱情的结局,都能像人们所期望的那么美好。”

“你真的不改?”

“不改,一字不改。”

柳含烟似乎是生气了,胸口起伏着离开,李慕倒是无所谓,女人本来就是感性的,期望梁祝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并不奇怪,等她自己缓过情绪就好了。

他继续哼着小调,心想刚才路过菜场,顺手买回来这条鱼是清蒸好还是糖醋好,晚晚好像喜欢吃酸甜口味的,那就糖醋好了……

李慕刚刚准备刮鱼鳞,身边再次传来脚步声。

柳含烟又走回来,疑惑的问道:“你哼的什么调子,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李慕道:“化蝶……”

柳含烟意外道:“化蝶还有曲子?”

李慕敷衍道:“我自己瞎哼的。”

柳含烟道:“你再哼哼我听听……”

李慕诧异道:“你不用去看铺子?”

“我的铺子,我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柳含烟坐在李慕身旁,说道:“快点再哼几句,这曲子有点意思……”

李慕将刀交给她,说道:“那你帮我把鱼杀了,我还有只鸡要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