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那便该是皇后殿下。

明帝左侧则坐着的是个二十余岁的少妇。

那少妇长的明艳动人,让人顿觉满堂生辉,当真可用艳如桃李来形容。

那少妇美则美矣,却并不如皇后那般大气。

便如寻常人家正房大娘子和美艳小妾,气质上便是一眼能瞧出。

这正殿之中除了她,再无其他妃嫔,想必也是极得宠的一位。

那女子正是宫中地位仅次于皇后的贵妃,封号“香”,取国色天香之意。

她穿的是一身粉色衣裙,相对于皇后低胸露乳的衣着,她一袭绣花裹胸罩在薄纱上襦之外,却是将自己的胸乳裹得严实。

那裹胸绣着一副牡丹吉祥的花纹,两颗大小错落有致的牡丹,分别落在胸口左右,被那丰满的胸乳,鼓鼓得顶出,也不知是用了什么针发,光影交替之间,竟是显得那花瓣栩栩如生,当真如活的一般。

两颗花蕊中间,更有红色玉珠镶嵌,让那牡丹更舔几分灵动。

只是那玉珠纹理有些奇怪,不似寻常玉珠有毛泽泛出。

夏婉娩仔细一瞧,才发现那一对红珠,却原是一对红艳艳的乳珠儿,穿透了裹胸,俏生生得挺立在外头。

启宫里风流,她们穿得虽是暴露,可是总归半遮半掩,并未完全露出羞人的地方。

然而那女子公然将乳珠露在外头,却也让夏婉娩羞得低下了头。

明帝眼光正在扫视着三人,正巧便撞上夏婉娩垂目,仿佛是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一般。

他不由得停下了目光,将夏婉娩上下打量了一番。

三女之中,夏婉娩最是貌美,此刻面含桃花,更显娇羞,一双修长睫毛微垂,忽闪闪几分怯意,如受惊的白兔一般。

明帝唇角微微扬起,却并未开口。倒是香贵妃开口,让三女依次上前问话。

首先一位,便是黛碧丝。

第52章 在殿前滚落小穴里的珠子

尽管如玉交代过黛碧丝,将腿心间的裙摆夹在大腿之间,尽量掩去那皱巴巴的湿痕,可是黛碧丝却未曾理会,大方露出。

走得近了,香贵妃一眼瞧见那颜色深了一截的绿色裙摆,唇角扬起轻蔑的一笑。

“娘娘您笑什么?”

香贵妃冷笑道:“难道魏公公没跟你说过,要端正仪表吗?怎可如此放浪形骸,衣衫不整,也不知道遮掩下。”

“这事情本就是天性,舒服了,流水了,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有什么好遮掩的。”黛碧丝素来心直口快,她也知道启宫里淫荡,这根本不算个事儿。

“可是这里是正殿,不是后宫!”

“可是,娘娘不是也露着奶尖儿吗?”黛碧丝指了指她胸前。

香贵妃不过是想给黛碧丝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却被她怼回来了,便是转了头,娇滴滴地冲着明帝嚷道:“皇上……”

明帝眉头挑了一挑,,却并未开口,倒是一旁的皇后说话了:“果然是草原上的女子,豪爽的很,和我们真族女子几分相似呢。”

然后,皇后又问了几句闺名年龄爱好之类,黛碧丝便也退到一侧,轮到了凌巧儿。

凌巧儿深吸了一口气,将目光从明帝的脸上移到了地上。

她自知相貌不如夏婉娩,地位不如黛碧丝。

若说一对巨乳,虽是傲人,可是单凭一对巨乳,明帝绝对不会她倾心。

因为她一直偷偷得观察着明帝,发现他的目光并未在自己的胸前逗留过,魏公公说过,真族的女子豪放,即便处子,揉奶也是常见的事情,想必后宫之中如她这般大乳的并不罕见。

明帝的目光并未在某个人身上停留过久,唯有刚才夏婉娩娇羞低头时,明帝盯着她瞧了一会儿。

她知道若要给明帝留下深刻的印象,她必须要赌一把。

于是,凌巧儿夹着大腿,只挪动小腿,小碎步一点一点地往前走着。

香贵妃肚子里正是一股气,看她这般扭捏的模样,却也来气:“姓黛的舒服得流水了,你这是舒服得都走不动道了吗?”

“啊?我……是!”凌巧儿扬起了头,满面惊慌,然而她心中却也窃喜,因为她等得便是这一句。

她赶紧提起了裙子,迈开了腿,大步走了几步。

凌巧儿阴唇肥厚,若不是动作极大,其实那珠子并不会轻易滑出,可是她要的,却正相反。

她松开了紧夹的穴口,那颇有些分量的珠子,便也随着她的步伐,咕咚一声掉落了下来。

那珠子本是掉在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