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出去,花颜却是一顿,“等一下。”

    话音落下,就见花颜突然抬起手,玄力在掌心涌动,而后对着那宝善堂的牌匾就打了上去,只听轰的一声,宝善堂的牌匾顿时四分五裂,碎成一地渣渣。

    药铺的掌柜和小伙计火急火燎的跑出来,正要骂人,便看到了花颜淡淡收回的手,再看看一地碎屑,愣是咽了一口口水。

    “这位姑娘,你,你这是何意?为何砸我宝善堂的牌匾?”

    那掌柜的虽是被花颜露的这一手给吓得一哆嗦,但仍是大着胆子出声问道。

    牌匾被砸,被这么多人看到了,传出去像什么样子,还以为他这里治死人了,对宝善堂的名声影响太大了,所以才忍着害怕出声问道。

    本来这宝善堂的掌柜与丫丫拉扯,就吸引了不少人,结果花颜和元宝出现,两个人一看就是气质不凡,一身贵气,花颜柔声去跟丫丫说话,不少人都瞧见了,只在心中感叹这谁家的姑娘,心地真是善良,人也温柔,这小丫头也是好命的,遇见贵人了。

    哪知道他们口中夸赞的温柔的像仙女一样的姑娘,二话不说一掌拍飞了宝善堂的牌匾,那姿态岂是嚣张二字可以形容的?

    温柔?那真的是假象……

    花颜本来懒得搭理这个掌柜的,他开药铺,也是要养家糊口,并不可能白给人抓药,爱心这个东西,任凭自愿,不能强求。

    可是这掌柜的态度太差,怎的能那般对待一个小孩子?这丫丫才几岁?

    瞧瞧把他家元宝气的,脸都黑了,想着砸了招牌给他个教训也就算了,可这掌柜的开口质问她了,那么她不妨大发慈悲的说一下,只听她清了清嗓子道,“你开的药铺,坐诊救人售药,既然有个善字,那就该对得起这个字。她小小年纪,求药问诊,既是没银子,你好声让她走就是了,至于对个孩子破口大骂,且动手推她?”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