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瞬间就愣住了,包括宋老鬼在内,都同时屏住了脸,刚从山上下来,意味着什么?假如刚才我认为他们出现在这里或许是巧合的话,现在怎么解释,还是一个巧合?我们要顺着这条路上大雪山,刚好他们从大雪山上下来,也是巧合使然?

宋老鬼的身上,马上就迸发出了,比这个冰天雪地还要冰冷的杀气,他盯着那些人看的眼神,都让人感觉到有股彻骨的寒意,陈村在那边儿打了一个哆嗦,似乎感受到了,其实这些向导,长期接触各种人种,他们的眼光最为毒辣,我们这四个人,目的地不是朝圣而是深山,他或许就知道我们不是一般人,目的也不一般,这下宋老鬼迸发出来的杀意他也感受到了,马上摆手道:“这位大叔不要慌张,这都是误会,误会,他们不要我们进深山,是因为深山里面闹鬼。”

“闹鬼?”我一听就有点乐了,他娘的闹鬼,我们这个队伍,最怕的是二叔的人,最不怕的,就是所谓的鬼啊。但是宋老鬼的杀意丝毫不减,这时候,马真人拍了拍宋老鬼的肩头说道:“跟小辈儿人面前,你耍什么威风?知道你比林老么最差的就是哪一点儿?稳不住,这我第一次见你就这脾气,到现在为什么还不改?这么大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

我吸了一口凉气,他娘的,敢对宋斋主人这么说话的,估计全天下,现在也只有马真人这个人了,看来我之前对这个老头的估计,还是错误的,这个在隐约之中参与到这件事儿中的老头,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马老头那么说话,可能是同龄人的原因,宋老鬼没有生气,非但没有生气,还真的收敛起了一身的杀气,不再说话,马老头对陈村说道:“走,去跟这些朋友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抬头不打笑脸人,马真人脸上的笑,肯定陈村也要还他微笑,他说道:“我那个朋友说,他接了这么一个活儿,说要去黑海的最深处,说是西王母瑶池大会真正的地点,可是还没到的时候,就遇到了鬼,让他们损失惨重,这才回来的。”

“实不相瞒,小老二正是一个道士,什么都怕,就是不怕鬼,你那个朋友有没有说,是什么样儿的鬼?”马真人笑着问道。

“我当然已经问了,他说看不清楚,只是晚上的时候会来,一阵白毛风过去之后,总要卷走两个人,他们损失了十几个人,这才是逃出了大山。”陈村道。

马老头看着那群人,思索了一会儿说道:“那他们是要下山?”

“对,也就是认识才提醒我们一下,说一句难听的话,闹鬼我就不信,但是死在这雪山里的,上去就下不来的,每年不知道得有多少人。”陈村儿道。

“既然他们要走,我们也不算顺路,跟你朋友打个招呼,我们就走吧,闹鬼真别怕,我是个道士,喏,这个拿去,万邪不沾身。”马真人真是个蛋碎的人,他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道黄符递给了陈村,这让陈村非常的迷茫。

我估计他也在猜测我们的身份,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我们的人中,杀气这么旺盛,竟然是道士。

“我们是接到了西王母的请柬,去参加蟠桃大会的,走吧。”马真人对陈村说道,同时,还对我们眨巴眼睛,似乎还有其他的深意,我也有点不理解马真人就这么走的意图,说实话,宋老头要杀掉他们几个,我于心不忍,因为不至于,但是起码要搞清楚,他们去了深山里干什么不是?

可是看到了马真人的眼神,他似乎还有其他的谋划,我也没说什么,陈村儿跟他的那个朋友打了一个招呼,我们绕开了这一群穿着登山装的人,继续往雪山深处进发。

“怎么回事儿你?难道不需要去问问么?”我问马真人道。

“常人遇到的鬼,我估计十有八九就是林八千的手笔,不管那群人是什么身份的人,现在我们的处境并不是很好,如果他们就此出山的话,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我估计啊,悬。”马真人抽着旱烟袋,一边说一边往身后看。

我一回头,看到了身后的那批穿着登山装的人,此刻,他们非但没有出山,甚至还跟在我们的身后,而且还不是鬼鬼祟祟的跟,明目张胆的样子。

他娘的,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偏偏来啊这是,宋老鬼此时反倒是不恼了,甚至还冷哼了一声道:“怎么着,真的当我姓宋的是个泥捏的了?”

“别着急,让他们跟着,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要干什么。”马老头说道。

我们没有刻意的去回避他们,任由他们跟着,这群人也奇怪,也不上前跟我们打招呼,也不避讳,这时候,陈村看不下去了,跑去跟他朋友说话,我们也没拦着,过了一会儿,陈村回来说道:“那群人说了,想跟我们合作呢,他们说,知道那个人的详尽路线。”

“哦?”马真人瞬间就来了兴趣。我也是吃了一惊,他娘的,这等于是贼不打自招了啊,那个人的详尽路线,这所谓的那个人,不就说的是我二叔么,这是非常明显的告诉我们,他们知道我二叔在哪里,并且他们也是为了这件事儿来的。

“这一群又是什么样儿的一群人,到底有多少股势力,掺杂在这个谜团里?”我几乎都有些抓狂。

“合作还是不合作?”我问道,我们只是大概的定了一个目标,其他的,还要靠着宋老鬼的回忆,现在有人可以告诉我们详细的路线,我都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合作。

“先看看他们是谁。”宋老鬼似乎对一切都在防备着,哭丧着一张脸道。

“你们到底是谁?”我直接冲着身后的队伍叫道,都已经懒得让陈村去传话了,现在人家也等于跟我们摊牌了。

那边儿的人群之中,有个人摘掉了眼镜,摘掉了厚重的帽子,一头大波浪一样的头发在摘掉了帽子的时候倾泻而下,这竟然是个女人,还给我来了个飞吻。

但是在看到这张脸的时候,我瞬间就警觉了起来,这个女人竟然是那个刘望男的老娘!就是在日本人的队伍里,认为一切都可以最终靠科学给一个完美解释的女人。

“这个人你认识?”马真人看到那个人给我来了一个飞吻,就在那边儿问我道。

“这是北京刘天峰的老婆,现在在日本人的队伍里。”我或许已经猜到了,那群想要跟我们合作的人是什么身份,他们是一群日本人,就是在神农架里,最终消失掉的日本人。

“他们几十年来,都在尝试研究神。那群人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神农架的日本人。”我说道。

“日本人?”宋老鬼在听到这三个字儿的时候,眼睛里的杀气挡也挡不住,直接跨出了一步,似乎下一步就要开打,这个老头在宋斋的时候稳坐钓鱼台的,真出来了之后我才发现,这个人的脾气,竟然是非常的火爆,跟我爷爷几乎是两个极端。

而那边儿的日本人,在看到宋老鬼跨出一步的同时,都从腰间掏出了枪。

“哼!老子这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日本人。”宋老鬼冷哼了一句。那么老了,身形竟然开始俯冲,而且是在十几把枪的对准之下开始展开的冲锋。

“小心!他们那不是枪!”我忽然就想了起来,日本人手里,有绝对的从没见过的那种黄色的针剂,那种针剂,对常人无效,是针对有“特殊能力的人”。这是也我对查理推测最为深信不疑的原因。

为什么那个针剂对普通人无效?偏偏只针对修士?

——因为修士们本身,已经基因出现了奇怪的“变异。”

我生怕宋老鬼拿他们手中的武器当成普通的枪,那绝对要吃大亏,可是我只感觉眼前花了一下,林二蛋已经没有了踪影,他似乎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冲走了。

下一刻,每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宋老鬼的冲锋姿势被生生的遏制住,因为那十几个人,已经躺下,刚才还在人数对上我们有绝对优势的对面,此时只剩下了站着的刘望男老娘,寒风吹着她的头发,这个女人依旧风情万种。

还有一个,是被这个场面震惊的跪在地上的他们的向导。

这就是神。

张道陵后的天下第一神,我咽了咽口水,林二蛋吃了金丹,竟然已经成长到了这样的地步,对上那十几个人,我也有把握做到以一己之力对抗,可是绝对做不到这么快,这么干净利索。

我甚至此时在想一个问题,二叔对上林二蛋,到底谁更强一点?

“神仙”出手,干掉了凡人,宋老鬼貌似被抢了猎物非常不爽,冷哼了一声,朝着那个女人走了过去,我对这个女人的印象不算差,特别是我跟刘望男也算是大半个朋友,我赶紧走了过去,生怕他们对她不利。

“这个是自己人,她混进日本人里,是为了窃取他们的秘密。”我挡在了刘望男身前道。

“我知道林八千在哪里,也是我劝这些日本人跟上你们展开合作的,我就是想让你们杀了他们,因为日本人已经成功了,他们破译了基因密

txt下载地址: https://www.lanren9.com/down/28756.html手机阅读: https://m.lanren9.com/lrts/28756.html发表书评: https://www.lanren9.com/lrts/28756.html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370章 又见日本人)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莫耶雷雨扬谢谢您的支持!!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