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聚对蓝玉说道:“好!你去吧!我和胡先生再好好谈谈。”

蓝玉刚走出门,屋外就进来个小喽啰。端着一个盘子,上面一个小酒壶,还有两个小酒杯,青花瓷的,看起来很精致。

这小喽啰把盘子里的酒壶和酒杯都放在我们桌上,然后对刘聚道:“大头领,按照你的吩咐,胡先生的房间已准备好了。胡先生的物品,我们也给他整理好了。”

刘聚道:“好!你先下去吧!”

等小喽啰走后,刘聚端起酒壶,给这两个杯子里都满上酒。然后手捧一杯递给我,自己也端起一杯,对我道:“胡先生,今天辛苦你一天了,事情现在也安排妥当了。我先敬你一杯。”

我一看这也不好推辞。说实话,这一天可把这累得够呛,喝两杯解解乏,也未尝不可。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虽然感觉味道有点怪怪的,但看他也喝了,应该不会有毒。再说了,即使他真有心谋害我,直接可以一刀把我砍了,也用不着下毒这么麻烦。

喝完了,我拿着这个空酒杯仔细端详。

这青花瓷的酒杯确实做得漂亮,釉面呈浅淡蓝色,花纹细腻。我把杯子翻过来看看,虽然底部没有落款,但我可肯定,这在当时,也绝对算得上是一件上品。

不由自主地,我又开始心猿意马了:这要是我能把他带回去,拿去一拍卖,这辈子也不愁吃愁喝了……

正在我想入非非之际,刘聚又一次打断了我,道:“怎么了?胡先生,这杯子有什么不妥?”

我想都怪自己走神了,忙道:“没什么,没什么,我是看这杯子真漂亮,做工真好,哪里得来的?”

刘聚哈哈一笑:“原来是这样啊。实不相瞒,这杯子还是去年我们去怀远县打大户,在一个蒙古官员家里抢的。我这里还有,胡先生要是喜欢,待会儿我叫人给你送几套去房间。”

我忙道:“大头领太客气了……”

边说之际,刘聚又给我们的杯子里都满上了,我们又干了几杯,吃了些菜,扯了些闲话。

酒过三巡,刘聚忽然起身,站到我的身旁,对我作了个长揖。

我一看,忙道:“大头领,你这又是干什么?”

刘聚满腹狐疑地对我道:“胡先生,你真的是被一阵风吹到了黑石岭?”

我看他这表情,又联想到刚开始,刘三狗子听到我说我是从黑石岭过来的神情。我几乎可以断定,这黑石岭必有什么蹊跷。

我便问道:

“大头领,都这时候了,我有必要骗你吗?

我真是被一阵龙卷风给卷走的。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到了你们说的那个黑石岭。而且我以前好多东西也记不起来了。

我只记得自己名字和年龄了,连我以前住哪里?父母在哪里都不记得了。”

我之所以编出这么个失忆的谎话,就是怕他们刨根问底。我要说是穿越的,真是连我自己都难以相信。

刘聚将信将疑地道:“你在黑石岭中,看见大蛇没有?”

我说:“什么大蛇?”

刘聚又道:“胡先生,实不相瞒,今天你一出手,就让我侄儿起死回生。我真有点怀疑你不是人?”

我惊道:“我不是人?我不是人,那是什么?”

刘聚欲言又止,低头深思。

我又接着道:“大头领,你今天可得给我把这话说清楚了,你说我不是人,那你觉得我是什么?”

刘聚吞吞吐吐地道:“你,你是不是蛇妖?哦,不,不,你是不是蛇仙?”

我道:“这都什么呀?什么蛇妖蛇仙的?你不会是《新白娘子传奇》看多了吧?”

但一想,不对啊。他也不会看过《新白娘子传奇》啊,那可是600多年后的电视剧啊。原著《白蛇传》倒是有可能。

我又补充道:“你是不是最近在看《白蛇传》的小说啊,入迷了吧?”

刘聚定了定神,道:

“胡先生,实在对不住,刚才我也是先小人后君子。

实不相瞒,刚才我在门口对金安嘀咕了几句,不光是给你安排房间,也安排了我们刚才喝的雄黄酒。

当初我真怀疑你是蛇精,但这雄黄酒也喝了这么多了,看来我是多虑了,还请胡先生多担待。”

我这才明白,刚才为什么老是觉得这酒味道怪怪的呢。

我一看,话都到这份上了,他也是豁出去了,把自己的小心思都讲了,我也便不作过多计较。

当时,我心里还是挺佩服这土匪头子。别看他言谈举止匪里匪气的,象个粗人。但心思倒很缜密,以后跟他打交道,可得小心点。

我便接着道:“大头领,你给我讲讲,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蛇精?”

刘聚顿了顿道:

“关于这黑石岭,流传着一句古老的偈语——‘黑石岭中,遇蛇成风;天降神物,与子相通。’但多年来,都无人参透其中奥妙。

而且关于这黑石岭也有很多传说。当地人都认为,这黑石岭中有条巨蛇。也有人说上面有条蛇精,好多年都没人敢到黑石岭上去,到黑石岭上也没有路。

所以,当听说胡先生是从黑石岭上下来的,我就想到,你该不会就是那条蛇精吧?”

我低头吟道:

“黑石岭中,遇蛇成风;天降神物,与子相通。这是什么意思呢?

从字面上解,第一句是说这黑石岭上,遇到蛇会变成风,或者说遇到蛇会来一股风。

第二句是说,会有神物从天而降。但与子相通,又是什么意思呢?

我只经常听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难道这个‘子’也作‘你’解释?但这显然和前面的话又没什么联系。

因此,这偈语肯定不能这么简单地理解,一定还有其他秘密。”

于是,我对刘聚道:“大头领,关于这黑石岭有些什么传说呢?”

刘聚道:“远古的传说很多,而且都是口口相传,没有文字记载,难免会出现以讹传讹,也不足可信。但近百年来,有个关于黑石岭的传说,我讲给胡先生听听。”

于是,刘聚给我讲起了这个传说。

据说是元朝建国初年,还是忽必烈时期,蒙古大军攻克襄阳后,一路势如破竹。

当蒙古大军占领这定远县后,一个蒙古高级将领听到了“黑石岭中,遇蛇成风;天降神物,与子相通。”这句偈语,认为这其中必有蹊跷。

当时,当地也流传着黑石岭中有蛇精的传说。

但忽必烈手下的将领哪管这些,他们都能打到欧洲去,可不怕什么蛇精。

那蒙古将领认为汉人胆小,要么就是编瞎话吓唬人的。说不定里面是汉人的藏宝地,怕蒙古人进去找到宝藏,故意叫人散布的这些传说。

于是,这将领亲自带了一队精兵,约四、五百号人,上了黑石岭,扎了木排从那个水潭内进入了黑石岭中间的盆地驻扎下来。

水潭外面也派兵把守,每天下午都有人乘木排进去运送给养物资。

进去的时候大约是过完新年后不久。一直驻扎了两、三个月,平安无事。别说蛇精了,冬、春时节,就是有蛇也在冬眠。因此他们连蛇影子都没看见。

大约驻扎了三个月的时候,按时间推算,应该和现在差不多的光景,春夏之交的时节,忽然有一天,出事了。

据说,这天下午,运送给养物资的蒙古兵象往常一样,撑着木排进盆地了。

但进了盆地就傻眼了,因为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按说这地方四面全是峭壁,除了这条水路,绝没第二条路能出去。但这些人怎么就不翼而飞了呢?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更别说血迹什么的。

除了留下一座座空空如也的小蒙古包,什么都没留下,而且所有人的兵器都不见了。

如果不是有这些蒙古包在这里,真让人怀疑,是不是真的有蒙古精兵曾在这里驻扎过。

俗话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四、五百号蒙古精兵凭空消失,绝不是件小事。

据说,这事惊动了忽必烈,多次派人派兵来追查此事,但始终没有任何线索。

最后,此事只能不了了之。

忽必烈曾下令:此事不得向外泄露,蒙古大军再也不得踏入黑石岭半步。

说来,这也合情合理。忽必烈要着眼天下,不可能为了这么个小小的黑石岭,牵扯太多精力。

而且,此事如果宣扬出去,有损蒙古铁骑的威严,对蒙古大帝国一统天下是大大不利。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此事作为传说还是在当地传开了。但黑石岭,是再也没有听说有人上去过。

估计百年之来,我是第一个上黑石岭的人了。

听完这一切,我顿时明白了,他们听说我是从黑石岭中出来的,为什么都是那副表情。

我正在思索,刘聚又打断我了,“胡先生,真对不住,今天天也不早了,你早些回去歇息吧。还有好多事,我们明天再详谈。”

我想想也是,遂跟刘聚告辞。

一个小喽啰就在前面领路,带我到了他们给我准备的房间门前。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