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时初以前的身份是退役宫女,大龄又身份低微,却忽然走了狗屎运,一步登天嫁给了施戾,实现了所有女人都有的“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梦想,还把自己丈夫迷得神魂颠倒,整天陪着她到处玩耍,活生生把一个冷酷将军变成了喜好享乐的纨绔。

而且闻时初还摆架子,连跟其他官家女眷打交道都不屑,把所有邀约都拒绝了,我行我素,根本不是个帮丈夫做好交际的贤内助,因此王夫人就觉得闻时初跟她似乎是同一种女人——“红颜祸水”那种。

当然,这是王夫人自己内心的想法,她可没那么傻乎乎地说出来,又不是不想活了。

王夫人觉得自己跟闻时初是“同道中人”,因此第一个上前来跟闻时初打招呼,她倒不是想拉拢闻时初,毕竟她根本没这个必要,她只是想和闻时初凑在一块儿,好不显得自己被人孤立罢了,她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好。

fantuankanshu.com

闻时初并不知道王夫人内心戏这么多,她只是礼貌地回应一下别人的招呼而已。

“施夫人,我可真羡慕你啊。”王夫人压低了声音,眼睛亮亮地看着闻时初,说道。

闻时初有些好奇:“羡慕我什么?”

“羡慕施将军那么宠你啊!他肯定很疼爱你,才会不顾世人眼光也陪你快快活活的到处玩。”王夫人艳羡地回答。

“王御史也很宠你吧?”闻时初想起王御史的宠妻事迹——听说王夫人怕热,一到夏天就苦夏,王御史于是每天冬天都会提前用好几间屋子建好冰窖,准备足够的冰块,好让王夫人夏天能过得凉快些。

王夫人嗤笑一声:“他那算什么宠?不过是把我当玩意儿,喜欢的时候捧一捧,不喜欢了谁知道我会有什么下场?只是我功夫了得,暂时还能讨得了他喜欢而已……”

闻时初一听,体内的八卦因子顿时就蠢蠢欲动了,这听起来像是有内幕啊,难道外面说得王御史被新夫人迷得死死的说法是假的?

“可他不是为了你都不管亡妻的孩子了吗?”闻时初低声问道,她不知道王夫人为什么交浅言深,跟她说这些私、密话,但这不妨碍她的好奇心。

“你信?他把大儿子送到明理书院读书,说是因为大儿子得罪了我,才把他驱逐到外地,但其实是姓王的怕我害他儿子,才故意把人送走的,还有他女儿,怕我教坏她,特特送回前夫人的娘家,远离我这个后娘……呵呵,把我当猛虎恶狼呢!”王夫人讥讽地说道。

闻时初顿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里的内情是这样的,她顿时同情地看了王夫人一眼。

王夫人看到她的眼神,顿时笑了,说:“你也不必同情我,我仗着他要‘宠我’,从里面捞了不少好处,让我大哥、二哥升了官;让我几个侄子进入了太学读书;让我外家舅舅当了皇商,还把王家一大半的财产都搬回我娘家去了……”

闻时初瞬间瞪大了眼睛,王夫人见状,笑得不行,说:“没想到吧?我们之间没有感情,那就只剩下利益了,他想算计我,毁我名声,那我只好反击回去,给自己赚些好处了。”

闻时初立马竖起个大拇指:“干得不错!”

“你不觉得我是蛇蝎心肠、贪婪妄为?”王夫人挑眉问道。

“这算什么蛇蝎心肠、贪婪妄为?不是合理获取自己的回报吗?”闻时初说道。

“对对,就是合理获取自己的回报……我太喜欢你的性格了,我以后可以上门找你玩吗?听说你从来不接别人的邀约,能不能为我破例一下?”王夫人问道。

“当然能了,你这么有趣,我觉得和你玩不会无聊。”闻时初立马答应了,“至于其他夫人小姐,她们哪里是单纯找我的啊?她们个个肚子里满满的算计,我都不耐烦应付她们,当然直接拒绝了。”

于是闻时初在皇后的赏花宴上交到了一个有趣又与众不同的朋友。

其他女眷看着她们两个说得起兴,觉得她们两个是一丘之貉,臭味相投,又了解闻时初谁的面子都不给的混不吝个性,便都没有上前去打扰她们。

好不容易皇后出来了,说了一番场面话,便让大家各自散开去交际,哦不,是赏花去了。

闻时初毫不意外地被皇后召见了。

皇后看着仿佛变了个人一样,整个人变得光彩照人,与从前那个普通不出众的宫女截然不同的闻时初,都有些恍然了,怀疑自己以前看见的并不是闻时初,而是另一个宫女,但即使她心里再否认,也无法改变闻时初就是她宫中那个曾经的尚仪女官。

“施夫人,本宫没想到你居然是个有后福的,出宫之后能与施将军成就一番良缘。可惜之前你跟施将军没什么交集,否则本宫还能提前给你们赐婚,免得你们耽搁了这么多年。”皇后惋惜地说道,仿佛真的为闻时初和施戾浪费了大好青春年华而可惜。

“皇后娘娘的好意我心领了,虽然我与将军的缘分来得晚,但来得巧而且适宜,恰好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遇到正确的彼此,才会有美妙的良缘,如果换了一个时间、换了一个地点,都有可能是不一样的结果,所以我们都不觉得有什么可惜的。”闻时初微笑着说道。

皇后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以后茶,闻时初这话不就是在说不稀罕她的赐婚,更不在意他们成亲晚的事吗?这分明就是给她堂堂皇后的面子。

皇后心中有些不悦,觉得闻时初不识好歹,但如今她的身份已经不同以往了,皇后为了自己的儿子,都得忍下了这点,毕竟她儿子还并没有被封为太子,她得拉拢施戾,只有施戾站在她这一方,她儿子才最有把握登上大位,因此她不得不“忍辱负重”。

要是闻时初知道她是这么想的,肯定会给她翻一个白眼,有没有搞错啊,她自己想利用别人,别人不想给她利用,这就成了对她的侮辱了?脸真大!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