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燕子,她和紫薇,来自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应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可是,命运对这两个女子,已经做了一番安排。

虽然出身不同,背景不同,受的教养更是完全不同,但两人之间,竟然闪耀出一种神奇的友谊。人间,这种“神奇”,是所有故事的原动力,是人与人之间最微妙最可贵的东西。

到底,那个姑娘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尔康、尔泰和永琪谁都弄不清楚。到底那只鹿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伏在草丛里的竟然变成一个女子,大家也都完全莫名其妙。

小燕子就这样,名分已定。不管她自己还怎样迷迷糊糊,她却再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她成为皇上面前的新贵——还珠格格!

小燕子用力甩甩头,甩不掉紫薇的影子。紫薇,这是暂时的!等我保住了脑袋,等我过够了“格格瘾”,我会把你爹还给你的!一定,一定,一定!

她怎么样都没想到,那重重宫门,进来不容易,出去更不容易!

紫薇一怔,凝视尔康,尔康的炯炯双眸,也正灼灼然地看着她。两人目光相接,都有着深深的震动。

一时之间,她不知道是该嫉妒小燕子,是该恨小燕子,还是已经原谅小燕子,还是在继续喜欢小燕子。

到底,皇后用什么方式,说服了乾隆,小燕子不知道。她只知道,忽然间,乾隆不只对自己的“学问”关心,对于自己的“生活礼仪”,也大大地关心起来。

尔康凝视着紫薇,但见紫薇临风而立,自有一股不可侵犯的高贵与美丽。他被这样的美丽震慑住了,不敢冒犯,只是痴痴地看着她。

拾壹

小燕子凝视着紫薇,眼睛睁得圆圆的,对紫薇真是心服口服,虽然觉得继续当格格仍有许多难处,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拾贰

“她这个人一定有什么特殊法力,会把危机一一化解,实在不可思议!”

拾叁

他和紫薇,两情相悦,两心相许,既已相遇,何忍分离?

拾肆

皇上来了,乾隆来了,那一国之君,万人之上,她从未谋面的亲爹啊!她简直不能呼吸了,跪在那儿动也不敢动。

拾伍

紫薇看着这个明察秋毫、又恩威并用的乾隆,不禁又是佩服,又是景仰,又是崇拜,又是依恋……各种复杂的情绪,把她那颗充满孺慕之情的心,涨得满满的了。

拾陆

“我娘说,等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可是,仍然感激上苍,让她有这个‘可等、可恨、可想、可怨’的人!否则,生命会像一口枯井,了无生趣!”

拾柒

乾隆眼前,立刻浮起紫薇那清灵如水、欲语还休的眸子。耳边,也萦绕起她那缠绵哀怨的歌声。好聪明的丫头,好动人的丫头,好奇怪的丫头!他不由自主就出起神来。

拾捌

尔康就捉住她的手,送到唇边去吻着。

紫薇苍白的脸,终于漾出了红晕。

拾玖

可是,乾隆看紫薇的眼神,那么欣赏,那么怜惜,尔康就又觉得有点不对劲,担心极了。再看心无城府的小燕子,想到乾隆的暗示,更加烦乱。

贰拾

小燕子盯着永琪,心里还是迷迷糊糊的,惊愕困惑的。只是,永琪这种语气,这种神情,却让她深深感动了。

贰拾壹

从这次以后,小燕子就多了一份女性的娇羞,比以前显得更加动人了。而五个年轻人之间,有更多的“目语”,更多的“默契”,更多的“秘密”了。

贰拾贰

一连好几天,他陷在这种感动中,眼中,都是紫薇,心中,也都是紫薇。

贰拾叁

紫薇看着那一桌子的菜,想着乾隆此时此刻,会做这样的安排,记住了自己每一道菜,心中的欢喜,就涨满了胸怀。

贰拾肆

乾隆情绪紊乱,大受打击。看着小燕子和紫薇,方寸已乱,甚至弄不清楚自己的定位,这个变化来得太大、太突然,几乎不是他所能承担的了。

贰拾伍

乾隆一震,惊看紫薇。在紫薇那盈盈然的眸子里,看到一个负心的、跋扈的、自私的、无情的乾隆。他打了个寒战,悚然而惊了。

贰拾陆

皇后看着紫薇,见紫薇轻言细语,高贵恬静,这种气势,竟把身为国母的自己,比了下去。她这才知道,要和这位来历不明的格格斗法,是自己自不量力。

后记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