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自己这个毛病要改改了,做官做得习惯之后,思维定式也成了问题,这回其实算是自己幸运,两边镇子的人都贪生怕死没有死斗之心,而且他们背后的势力也没有完全渗入参与,如果这两项里有一项不是目前的情况,恐怕自己这回就搭在里边了。

一想到这个,寇天青就有些后悔,自己这个官身的架子,摆到这里就该适可而止了呀。

两边都做完沟通,就都等着那个谈判的时间了,寇天青想走又不放心,只得暂时安下心来在这里苦熬,就是苦熬,因为他现在连自己的房间都回不去了。

自从发现了这个温泉浴池,清河公主就算是长到了里边,天天泡着都洗不够,这还不算,她还把纤纤也给拉进浴池中,两个姑娘就这么泡在里面叽叽喳喳,寇天青听得心烦又走不得,只得坐在外面院中给她俩看门,外带着还得给她们送吃送喝。

忍着吧,谁让自己犯到这里了呢,百无聊赖的寇天青只得躺在一张躺椅上闭目养神,可这也不行,因为现在是冬天,躺在那里也把他冻得睡不着。

反正也没别的事可干,那就算一算明天离开后要走的路线吧,其实这条线他都算计好多次了,闭着眼睛都知道下一步要往哪去,现在他只是盼着路上别再出什么事了。

哪知道都没等到再上路就出事了,就在他闭着眼睛蜷着身子在那里干靠时,却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两个女人的惊叫,清河公主被什么吓到算是正常,但纤纤不是呀,那是个武功强悍艺高胆大的强人,什么能把她也吓得大叫不止啊?

都来不及多想了,寇天青蹦起来扑过去一脚就踹开了房门,可等提着刀进去一看,只见纤纤和清河公主全都跑到了浴池外边,纤纤围着被子拎着一把弯刀盯着浴池,清河公主却抓着个凳子举起也盯着浴池,但身上却什么都没穿。

寇天青赶忙别过头去,纤纤也在床上抓起条毯子,递给清河公主,却没想到清河公主都没去接,而是满不在乎的道:“没事,早就被他看通透了。”

纤纤一呆,诧异的看着他俩,寇天青却怒道:“我什么时候……你快穿上快穿上。”

青河公主道:“少假正经,你看看那汤池,怎么水突然发出怪叫就没了?”

纤纤一手紧了紧被角,一手拎着弯刀道:“水里有东西,又滑又长,刚才顺着汤池的水眼钻走了,应该是条蛇。”

寇天青这回可是真吃了一惊,水里有蛇?清河公主也被吓得惊叫一声,扔了凳子蹦回床上,拿过被子将自己蒙在里面,寇天青蹿到汤池边上往里一看,只见汤池里的水位正在快速下降,而在池壁的东北角,有个拳头那么大的洞,水正是从这里流走的。

除了不应该有蛇之外,有这个洞到是正常,寇天青在汴梁泡过的汤池还有好几个排水口的呢,可是这个洞旁边就不对了,一块稍微突起的石块在汤池孔洞的上面出现,在整齐的汤池外壁上很显突兀。

寇天青仔细看了看这个突起处,对两女问道:“你们刚才,有谁碰过这块石头吗?排水眼上面那块。”

清河公主道:“突出来的那个?那是被我摁突出来的,石头一突出,水就被吸下去了。

寇天青心中暗赞,这个汤池造的到是很精巧嘛,居然能在池里控制水的进出,却比汴梁城里的强,但这么精巧的机关,就只是控制进出水的?好像是有点浪费了呀。

顺手拿着刀往突起处一顶,寇天青只觉得脚下的汤池壁里转出一阵嘎嘎的机括之声,接着就看到温热清亮的温泉水又从孔洞里冒出,发出哗哗之声再度流进池里。

如果是别人,这一下也就没什么疑心了,但偏偏这回碰到的就是寇天青,寇天青有一次在汤池泡澡时也遇到了上水装置损坏的情况,那个汤池的上水装置到没有这么精巧,但泡在水里闲着没事的寇天青却亲眼看全了整个维修过程。

怎么修的他没看懂,现在这个汤池上水的运作方式他也一样不懂,但他却能从声音里面听出,池壁里机关运作的声音和水流进入汤池的水量不符,恐怕里边的机关运作的不只是往汤池里进热水这么简单。

寇天青先是听了一会,又围着汤池转了两圈,才把注意力集中在池边的地砖上。

这里的地砖是整块的青色石板,因为经常会接触到温泉水,所以光滑油亮如同一块块的镜子一般都能看到人影,其他石板都没什么异常,只有其中的一块有问题,只要一贴近,就能听到从石板下面传来的机关隆隆轻微颤音。

寇天青听了一会嘴角带出笑容,快步跑到院中从架子上抽出一条长槊,一槊刺进石板缝里开始用力上撬。

这块青石板被他左推右晃的一会就显出松动的迹像,寇天青将槊尖下探,等感觉能擎住石板时猛的一撅,立刻把石板挑飞到一旁,石板飞出之后寇天青却吃了一惊,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竟是一条黑漆漆的楼梯。

这个地洞的出现让两女全都惊呀不已,寇天青回身取过桌上的两支红烛,点燃一支后就顺着楼梯走下,一进到这个地道,寇天青就感觉热气扑面而来,而且周围还潮湿滑腻,楼梯旁的石壁上还长了很多青苔。

举着火烛仔细看过墙壁和脚下他才发现,这里肯定有人经常走过,因为青苔上有明显的挂擦痕迹,脚下的石板楼梯更是光洁无比,寇天青的心中一动,一想起穆师爷的真正身份,他就对这个地方有点明白了。

可还没等他往下走出多远,就听清河公主道:“等等我,你别自己走,我也下去看看。”

寇天青回头看过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两女一前一后的走下楼梯,身上的衣服也早就穿好,看来她俩刚才慢的那一步,就是抓紧时间穿衣服去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