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名今天特别高兴,他终于成了国营饭店的一名小学徒,跟在赵舅舅后面学习切菜配菜。

他就是喜欢做饭,最大的理想就是成为舅舅这样的一级厨师,今天是他成功走向梦想的第一步。

赵舅舅教他切土豆丝,“小子,你想做一个好厨师,刀工是最基本的,就从切土豆丝开始,别看舅舅现在是大厨,那以前也切了几万个土豆。”

“等你什么时候能把一个土豆切好,你的刀工我就算你合格,能开始教你颠勺了。”

赵一名看着舅舅几十秒就切好了一个土豆丝,跃跃欲试,“舅,啥叫合格的刀工。”

“就比方说这个土豆丝,粗细全部得在两毫米,过粗过细都不行,不能切碎,不能连刀。”赵舅舅把刀一放,往旁边站过去,“来,你试试。”

赵一名学着舅舅的样子,拿起菜刀,却发现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切出来的土豆丝不是粗了就是碎了,赵舅舅一拍他脑袋,“别灰心,至少你拿刀的姿势对了,先切个一年的土豆丝吧。”

“好嘞。”赵一名干劲十足,发誓用半年的时间就把这小小的土豆丝切的和舅舅的刀工一样标准好看。

“一名,你又跑来跟你舅舅学做饭了?你有点出息好不好。”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赵妈妈接到赵一名的录取通知书,高兴的就差在家里放鞭炮了,四处找不到儿子后,知道他又跑到国营饭店的后厨。

这会饭店还没有顾客,饭店的服务员在搞卫生,看到赵妈妈闯进来,一个小服务员马上溜到后厨跟赵舅舅说道:“大师傅,一名的妈妈来了。”

赵一名忙向他舅舅求救,“舅,我初中毕业都一年了,我妈非让我参加今年高中的招生考试,我不想再回初中部复读,就我这全年纪倒数的成绩,复读几年我也考不上,我就喜欢做菜,您跟我妈说说,我不跟她回家。”

赵一名家还挺远的,他听他.妈的意思去参加了招生考试,完事后直接打包了行李衣服,跑国营饭店找舅舅当学徒,这次说什么都不会再跟他.妈回去的。

赵舅舅也知道这个大外甥不是读书的料,做饭倒是有天分,还不如让孩子跟在他后面好好学,以后到哪都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哪个饭店他都要厨师不是。

赵妈妈冲到饭店的后厨,看到宝贝儿子拿着菜刀在切土豆,他舅舅还在一旁乐呵呵的指导,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夺儿子手里的菜刀。

“儿子,跟妈回去,你考上高中啦,好好念等你高中毕业正好接你爸的班,顶替到厂里还能坐办公室呢。”

“可拉倒吧,就我那倒数的成绩怎么可能考得上?我不回去,我就喜欢切土豆丝,就喜欢做饭。”

“真的,妈不骗你,你不但考上了,还考了前三名,可给咱老赵家争气了,别学你舅舅没出息的样子,一个大男人干什么不好,非要绕着灶台转,你看你爸单位多好,风不打头雨不打脸,工资比做饭的要高多了。”

赵舅舅生气了,厨师怎么了,那他姐还不是经常过来饭店吃饭,就为了尝尝他手艺。

“一名做饭有天分,你瞧他这土豆丝切的,有模有样的,他不想去厂里上班你别逼他,跟着我学厨师一样有前途。”

“有啥前途?我好不容易把一名弄进高中,我知道他学不进去,可混也给我混两年,把高中毕业证拿了,进厂就是技术员,再混两年就能是个小领导,比你这围着灶台的不知道强多少,你别带坏你外甥。”

赵舅舅一听这话不对劲,他大外甥什么成绩他还能不知道,一看书本头就疼,一上课就犯困,可是一进厨房那是有使不完的劲,进厂上班是工作,厨师就不是份工作了?

他凭着自己的本事,也把一家老小养活的滋滋润润的,有啥不好。

“姐,你不会买通了阅卷老师,改了一名的分数吧?”

赵舅舅心想她这个姐真糊涂,“一名虽然从初中毕业一年了,那以前教他的老师能不知道孩子的学习是个什么水平?这作弊作的真高明,全年级倒数你给他作弊到前三名,你当人家老师都是瞎的?”

赵一名还不知道作弊的事情有多严重,他乐呵呵顺着舅舅的话说道:“就是啊妈,我要以这成绩进高中,第一轮考试就露馅了,那还不被老师同学笑掉大牙,我才不去学校呢,你赶紧去承认错误。”

赵妈妈一大早的被儿子录取的巨大喜悦冲昏了头脑,压根没想过名次合不合理,这会被弟弟一说,也有点害怕,她儿子的成绩要说考个录取线的末名可能不会引人注意,这一下子跳到第三名,确实太打眼了。

“你小孟表姨夫也是的,说找好了人,安排监考老师给一名调换卷子,怎么找个成绩这么好的,他应该找个成绩差不多的啊,现在怎么办呢?你说学校会不会查?应该不会吧?”

果然是作弊的吗?

赵舅舅气的把菜刀剁在原木案板上,“姐你糊涂啊,那个被换卷子的考生多惨,就因为你自私,不但害了你自己的儿子,还害了一个成绩好的学生!”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一名读不出来喜欢做饭你就让他跟我学厨师,怎么就不行了,你偏偏作,我看你现在怎么收场!搞不好连我姐夫都要受牵连,严重的连工作都被你作没了!”

“不能这么严重吧?”赵妈妈搓着手说道:“是一名的表姨夫说的,找的那孩子还小,才十二三岁,耽搁两年不碍事,而且这么小的孩子成绩好不了,换过之后也看一名的命,并没有绝对的保证说是能录取的,我哪知道那么小的孩子能一飞冲天,考了个第三名。”

赵妈妈的心扑通扑通的跳,“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我去找那孩子的家长给他们赔礼道歉,再不行给点钱,叫他们别声张,把这件事情捂下来,应该没问题吧?”

赵舅舅冷笑一声,那个小孟表姨夫就是个无法无天见钱眼开的混账货,只要能捞到钱的事情,他就敢干,还不知道从他姐这里坑走多少钱呢。

“姐,你说,小孟管你要了多少钱?”

“也……也就七八百吧?”

七八百?他姐夫一个月五十六块钱的工资,不吃不喝得存上一年多,她姐这是胡闹,这是行贿要犯法的,天哪,他怎么会有这么个愚蠢的姐姐。

“七百还是八百!”

赵妈妈被弟弟一吼,加上心理已经害怕了,哆哆嗦嗦的说了实话,“是…一千。”

赵舅舅眼前一黑,他姐这是把家底子都掏出来了,姐夫要是知道了,恐怕要跟他姐闹离婚,现在能补救的就是赶紧去给孩子家长道歉,去学校自首,反正她姐和小孟他是管不了,这个大外甥他必须保下来。

孩子在这件事情上什么都不知道,不能叫他.妈给害了,作弊、品行不端,几个大帽子扣下来,一名连国营饭店的学徒都当不成,孩子得多受打击,他这辈子就毁了。

“你跟我去学校把事情说清楚,或许还能挽救一点。”

赵舅舅厉声说道:“你还抱着侥幸心理想拿钱平事去找那被顶替的考生家长,我就把我姐夫叫过来,你看他跟不跟你离婚划清界限,到时候你连丈夫孩子都没了,自己一个人回娘家吧!”

赵妈妈被弟弟说的吓破了胆子,她不知道事情会闹的这么严重,小孟说的云淡风轻的,怎么到了弟弟这里,就变成她丈夫要跟她离婚划清界限,怎么就变成儿子是个作弊的小罪犯以后没哪家单位工厂肯要他?

那不行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做的,她儿子什么都不知道,赵妈妈心都凉了,“他舅,你一定要帮姐姐度过这个难关,姐就这一个儿子,一名就是姐的命,他不能有事。”

赵舅舅气的吐血,“姐,到了学校你坦白从宽,别再坑你儿子了。”

……

“虞老师,赵一名同学的家长主动来校党委承认错误,不该贿赂监考老师调换两位学生的卷子,现在事情都查清楚了,你有什么看法?”

“查清楚就好,我就说嘛,陈老师看人的眼光是不会错的,慕向南同学是好样的,小小年纪考了第三名,这样的天才少年学校一定要好好培养啊。”

“你上回还说我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呢。”

“玩笑……咳咳,是玩笑话,陈老师别往心里去。”

虞万梁心道这次栽了,他本以为慕向南的成绩是被叶姜和陈华吹嘘出来的,谁知道那小小少年竟然是真有本事,最可恨的就是赵一名同学的家长。

那个女人简直是昏了头了,就在校党委开会研究的时候一头扎进来,声泪俱下的坦认自己的错误,说自己也是被表姐夫蒙蔽,表姐夫讹诈了她一千块钱,原本打算挑一个最不可能考上的考生调换一下,这样两个考生都考不上,既不会东窗事发受处分,还能得一千块钱。

那个愚蠢的表姐夫看到慕向南年龄最小,又是个眼生的,心道这是个外地的就算出事也闹不起来,哪知道挑来挑去挑了个成绩最好的,一下子捅了马蜂窝。

事情水落石出,那个监考的表姐夫自然是活该被逐出教师队伍。

可他虞万梁凭什么跟着倒霉啊,被当众批评教育不说,还被降为普通的代课老师,弄的他在学校抬不起头来。

陈华现在可风光了,高中部的副校长,向学校极力推荐叶姜进学校任教,据说校党委已经同意。

不知道叶姜会在哪个年级代课,千万不要是高中部,不然他今后在学校见到叶姜不是要掉头就走?

“陈老师,您向学校推荐的几名代课老师,校党委研究做出决定了吗?”虞万梁心头不安,主动问了出来。

“我正想和你说这事呢,你等一下,我先跟小叶说两句。”

陈华面带笑容,跟一旁的叶姜说道:“小叶啊,校党委经过慎重的研究决定,聘用你进高中部带政治和语文这两门课,你可千万不许推迟,家里有什么困难你说出来,我帮你想办法解决。”

叶姜家的困难,主要就是房子小孩子多,房子小的问题好解决,重新给她家调换一套大点的住房,双胞胎五岁了也可以送去学前班,中午在学校吃食堂,晚上回去做一顿饭,家家户户的双职工都是这么过来的。

叶姜这样有能力的老师她当然不想错过,现在高中部就是缺老师。

慕向南能顺顺利利的进高中,能按照叶姜预想的那样,读完两年高中,正好赶上一九七七年的冬季高考,叶姜已经很满足了。

她知道陈华举荐她进高中部代课,是顶着很大的压力。

别的不说,那初中部的老师谁不想这次能调到高中部啊,几个外聘的大学教授大家都没意见,可是她叶姜进来,外面不知道多少人嫉妒红了眼。

“陈老师,我的资历毕竟不够,您和校党委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虞万梁心想叶姜还挺会装的,她心里恐怕高兴的要死,还假惺惺的推辞什么呀,他心里早就憋着一肚子火,这时候不阴不阳的附和。

“小叶同志有自知之明是好事,这次高一三个班,小叶带的那个班级考试成绩要是垫底,家长们还不得闹到学校来,说咱们学校敷衍了事,聘用这么年轻没经验的来代课,那不是误人子弟吗?”

“十六七岁半大的小子了,谁家不顶一个工用啊,送来读高中费钱费粮,就望着孩子能学好,等哪年恢复高考以后能考上大学,给家里光宗耀祖,陈老师您看小叶都这么说了,您还是劝劝校党委,别拿几十个学生给叶姜练手,放去小学代课还差不多。”

陈华不同意他的说法,“虞老师,这次选拔老师不是看资历而是看能力,小叶同志的能力有目共睹,能把一个小学生培养成招生考试的前三名,我想家长们很乐意自己的孩子有这样的老师教导,现在好像有意见的人只有你吧?你不满意校党委的决定你自己去说。”

虞万梁被陈华说的满脸通红,他是有意见,有意见那高中部的决策他也没资格提,他现在已经不是校党委的委员,只是一名普通的代课老师,还是初中部的。

算了算了,反正初中部和高中部的校区是分开的,他以后碰到叶姜避开着点走就是了。

“我没有意见,那我就先恭喜小叶同志,那什么,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虞万梁灰心丧气的回到初中部这边的办公室,还没进门呢,就被金秀凤冲上来给拉住了。

“虞老师,我听说叶姜怎么去高中部任课了?这哪行啊,你可一定得去学校反映才行,要去也是我们金魏更有资格的吧?”

校党委都决定好了,还反映什么?虞万梁气不打一处来,都是这个金秀凤不好,要不是她在中间夹磨,他能干出和陈老师打赌的事?

是金秀凤私下里跟他说的,山水村的情况她早两年就打听清楚,叶姜家的老大根本就没读过两年书,天天被后奶奶逼着干活砍柴,这样的孩子还妄想考高中,怎么可能。

又说叶姜虚荣心强见识短,以为离城小偏僻艰苦,那教学条件肯定还不如她下放的山水村,才说大话的,让他千万不要错过这次机会。

要不然他不可能会犯这样的思想错误,弄的现在只是个普通的代课老师。

“你怎么还在学校晃悠?你们服务社很闲吗?有什么意见找陈校长提去,我忙!”

金秀凤还不知道虞万梁被处分了,她只听说有位学生家长主动来学校承认错误,是监考老师将她家孩子的卷子换了慕向南的卷子,现在慕向南成了名正言顺的第三名。

学校低调的处理了这个事情,知情的人不多,金秀凤虽然不相信不服气,可是她哪敢去找陈华呀,她今天来找虞万梁,主要还是为了金魏工作的事。

“我有意见有什么用啊,我说话也没人听,虞主任,那现在陈老师调到高中部了,您看我家金魏啥时候来学校报到,初中部不还是缺老师吗?现在的老师一个人带好几门课,可别给老师们累坏了,再一生病更没人上课。”

还金魏呢,金魏的工作关他虞万梁什么事,虞万梁很生气,“金主任,都是托了你的福,我在学校说话不好使了,要不你去找陈老师,她在校党委说的上话,你看她提议让叶姜来高中部,校党委不就通过了吗?”

虞万梁冷嘲热讽,“所以啊,你家金魏的工作以后别来烦我,我管不着,你去找陈老师,她跟校党委提议准成!”

金秀凤楞住了,这是怎么了?前几天不还说的好好的?金魏来学校工作没问题,今天就不行了?

金魏已经回家离婚去了,这等孩子兴致冲冲的回来准备来学校代课,她怎么跟金魏解释啊。

没有这份体面的工作,她还怎么给金魏介绍个好对象呢?

她家金魏真的太可怜了,都是叶姜,她给孩子报个名考个试,都能把她家金魏的工作给考没了,自己反倒顺顺当当体体面面的进高中部代课。

金秀凤越想越不服气,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校办,刚好听到陈华劝叶姜的话。

“小叶啊,小慕的思想工作我来做,保证他高高兴兴的同意你来学校工作,不会拖你后腿,还有你家住房的问题,确实太小了,那天你跟连城挤了一晚上的小床,第二天我就看你捶了一天的后背,是半夜掉地上摔的吧?”

“你说你们小夫妻总是分房睡,是不利于夫妻感情的,我跟领导们打报告,给你换到北楼那间空的三室一厅,你看怎么样?”

金秀凤一听这还得了,学校不但给了叶姜一份好工作,还要出面给她解决住房问题。

北楼的三间一厅只有她家隔壁的那套空着了,那怎么行,等金魏回来还不得呕死。

她这个服务社的副主任绝对不允许。

“陈老师,叶姜家不够条件住三室一厅,我不同意她换过去,您还要为了叶姜徇私?就不怕人举报?”

陈华脸一沉,“金主任,我们学校是菜市场吗?你说来就来说闹就闹,你是自己走还是我叫保安来?”

“那叶姜怎么进来了呢?”金秀凤今天有点失去理智了,“陈老师你让一个二十二岁的小学老师带高中,不怕人家笑掉大牙?我虽然家里没孩子在这上学,那我向学校提提意见的资格也没有?咱们离城的高中虽然停办了几年,以前也没有过这么年轻的老师。”

她气愤的质问叶姜,“小叶同志,你一个丫头片子和几位大学教授做同事你不觉得不配吗?我劝你别丢这个脸,赶紧回家带孩子去吧,别误人子弟了。”

叶姜往前一站,逼的金秀凤后退了几步,“我不丢脸,和几位老教授一起将咱们离城的高中部发展起来,我觉得非常的荣幸。”

“金主任,你冷静的为祁团长想一想吧,你丢脸最多就是别人看个热闹,祁团长可能会因为你在学校的无理举动,受处分的。”

这个叶姜好猖狂,知道她最害怕的就是祁大海的前程受到牵连,不然今天肯定撕到全校都知道。

金秀凤定定神,压下了满心的火气,“陈老师,咱不说这个了,那我想问问,你把叶姜都安排到了高中部,也给我家金魏安排到初中部吧,我家金魏能力比叶姜要强的多。”

陈华淡淡的说道:“金主任,小叶同志的工作不是我安排的,我只是举荐,校党委研究后才决定聘用,你想给金魏推荐工作,就按照正规流程,最后决定的都是校党委的领导们。”

金秀凤心想,校党委的成员里就陈华年龄最大,谁还不卖她一个面子啊,装什么呢。

“那您跟校党委举荐我家金魏,这对您来说就一句话的事,不难吧?”

“我对金魏不了解,不敢跟学校举荐她,你找别人吧。”陈华冷着脸,“以后没事不要到学校来,影响我们学校的工作,那个老梁,你过来一下把金主任带出去吧,她的问题我解决不了,不敢开后门给她侄女推荐工作。”

老梁刚好路过,上回他家侄子想去照相馆当学徒,金主任死活不同意,幸好后来照相馆的老田相中了,招进去当个学徒工,现在工作做得有模有样的。

他对金秀凤也没有好感,陈校长都发话了,老梁不敢耽搁,“金主任,你赶紧走吧,老是来我们学校闹,你家祁大海不要脸啦?也不管管。”

金秀凤这辈子都没受过这么大的气,转身自个儿跑了。

总算清静了下来,陈华笑着问,“小叶,那这么说你是同意来学校代课了?”

叶姜点点头,“慕连城怕我在家闷,很赞成我来学校当老师,那我就试试吧。”她上辈子当过高中老师,这份工作对她来说不难。

陈华高兴的拍手,“好,那我去跟政委反映一下,给你家的住房调换个大点的。”

叶姜连忙说道:“真不用换,我喜欢南楼,要是换到了金秀凤家隔壁,跟她做了邻居,那天天下班见面不得掐几句,让慕连城和祁大海怎么处呢,他们俩见面不得尴尬死。”

陈华想想那场景,恐怕是和叶姜形容的一样,只好说道:“那你们再委屈一二年,家属院要盖新的家属楼了,等盖好了再给你们换。”

和叶姜一起回家,路过北楼的时候,隐约听到祁大海和金秀凤吵架的声音。

叶姜听着那两个人的声音都挺大,估计都处在愤怒崩溃的边缘,她问道:“陈老师,您不会真找了政委反映情况,祁团长才回家跟金秀凤吵的吧?”

陈华笑笑,“这还用我反映吗?李春芹的男人就是部队里的政委,肯定是李主任回家把这几天的事情说给他男人听的,说了也好,自从金秀凤的这个侄女离婚后来了离城,金秀凤就上蹿下跳的没个消停,是得让她男人好好管管。”

金魏这几天都没有露面,陈华感到非常的奇怪,“这几天没看到金魏啊?她一直呆在家里?那祁大海当着金魏和金秀凤吵架也不太好吧?”

叶姜笑笑没说话,她知道金魏去哪了,台风过后没几天,金魏就买了火车票,回了离城找她男人离婚去了,过几天就该回来继续蹦跶。

慕连城刚好也回来了,叶姜把手上那些要填的表格都给陈华,“陈老师,您帮我把资料带到楼上去,小南带着弟弟妹妹在服务社取新做的衣裳,我跟连城一起接我家双胞胎去。”

陈华看着叶姜像只燕子一样一头扎到慕连城怀里,小慕脸红耳赤,转身慌乱的走了两步,又觉得不妥,回头牵了自家媳妇的小手。

陈华就笑,想起了自己刚结婚那会,羞羞答答的可没有叶姜胆子大,也好,小慕这内敛的性格,就该配个像叶姜这样爽利又知道疼人的媳妇。

叶姜的指腹一直在男人的掌心轻轻转动着,慕连城的掌心出了汗,那一下又一下像小猫挠在心尖上,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被自己小媳妇撩拨,很难不生出些想法来。

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那张窄窄的小床上,叶姜靠在他怀里,她胆子可真大,还敢亲他,差一点点,他就把持不住。

他忍着心悸,一把抓紧她的手,“叶姜,你是真不怕……”

就现在这状况,叶姜已经很满足了,她知道男人怕她后悔,怕她跑,他紧守着心里那点小小的、可悲的底线,压抑着不敢越界,叶姜既心疼又无奈。

哎,算了,再给他点时间。

叶姜低着头笑:“小南考进前三名了你知道吧,你答应买给他的钢笔可别忘记了,他惦记着好几天。”

“离城的供销社没有你说的那款钢笔,我托人从C城那边买,得过段时间才能拿到。”

两人离北楼还有几十米远距离的时候,就听到祁大海家吵翻了天,慕连城知道是因为金秀凤去学校参合招生的事情,政委找祁大海谈话了,说军人服务社本来就是为家属们服务的,问祁大海她媳妇最近是怎么回事,闹的哪哪都不消停。

祁大海狼狈的从政委办公室退出来的时候,刚好被他给瞧见。

慕连城说:“老祁是真冤枉,平白挨一顿训,金秀凤做的事提前都没跟他说。”

叶姜拉着慕连城就走,“祁团长未必一点风言风语都没有听到,他只是懒得管而已,才纵的金秀凤在家属院横着走,你就别同情.人家了。”

“金秀凤欺负你,我哪会同情他家,我就是感慨,幸好是娶了你。”

慕连城说不下去了,庆幸当初没有随便找个女人,万一是个不省心的,现在家里闹得不可开交的,就是他慕连城家了。

叶姜眼睛都笑弯了,“知道我的好了吧,晚上要不要再挤一下小床?”

慕连城恨的牙痒,“你真的别再撩拨我了,你以为我不敢吃了你吗?”

小北一下子从服务社里跳出来,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护在叶姜身前,大声的质问,“爸爸,我不许你吃掉妈妈。”

抱着小西从后面追出来的李春芹是个过来人,知道这小夫妻两个说悄悄话被孩子学嘴了,那慕连城早就已经红透了俊脸,李春芹把小西交给叶姜,也不忘打趣他们。

“小叶,你家慕连城是不是憋的很了,实在不行,你就换到北楼去住吧,你们再分下去,可别把小慕憋出什么毛病出来。”

慕连城哪里还能说的出话,他是真不懂,这三十多四十的大妈们,说起荤话来怎么就脸都不红呢,他抱起小儿子狼狈的先走了。

叶姜一跺脚,“李大姐,慕连城脸皮薄,哪禁得住你这样说,被你说一句,他能跟我别扭好几天。”

李春芹哈哈笑起来,“真是奇怪了,他一个二婚的男人不禁说,你一个刚嫁人的小媳妇就禁说了?你看你脸一点都不红,你脸皮厚,你俩凑一起那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

金魏回到C城的家,她后婆婆殷勤的将她身上的挎包接过来,关切的说道:“小金累了吧?饿不饿,我给你下碗鸡蛋面。”

金魏点点头,靠在半旧的沙发上,“辛苦妈,秦卫呢?”

“他去码头做小工,有渡轮卸货什么的,一天也能挣个一块多。”

金魏撇撇嘴,去码头扛沙包,还得偷偷摸摸的不能被人逮着,一天才挣一两块钱,真丢人。

C城这处老房子,是秦卫后妈娘家的房子,后妈的娘家看他们可怜,就把这处房子让出来,给秦卫一家住,免得他们在乡下漏雨的土房子里受苦。

家里吃喝开销就靠秦卫天天出去偷着做点散工,挣个块儿八毛的。

秦卫的后妈段荣是二婚,她男人死了很多年,后来经人介绍嫁给了秦卫的爸爸,嫁过来的时候金魏和秦卫已经结婚一年多,她这个后妈当然也不敢摆婆婆的款儿。

段荣也是命苦,嫁过来还不到一年,她男人,也就是秦卫的父亲,就因为出身的问题被人翻出旧账,说他要带着企业搞创新、搞技术改革,就是走资本主义反动派的道路,不但连职务都丢了,还得接受思想改造。

她听说金魏的老姑夫是副团长,就求着金魏去离城,看看能不能找祁大海,找人托关系给她男人放回来,哪怕不能回原单位上班,能回家也好啊。

鸡蛋面下好了,段荣把卧了两个溏心鸡蛋的面条端到铺着旧桌布的餐桌上,“小金啊,来吃面吧。”

金魏从沙发上爬起来,坐到餐桌边,大口的吃着面条,坐了一天的火车累死她了,不得不说,她这个后婆婆厨艺不错。

等她吃饱了,段荣才问道:“小金,秦卫爸爸的事情,你跟你老姑夫祁团长说了没?人家肯答应帮忙吗?”

金魏低头想了一下,其实在火车上她就想了一路,当初家里出事,秦卫爸爸被抓走到现在都没能回来,秦卫也丢了工作,家里一下子没了经济收入,金魏被人指指点点忍受不了,就借口说去离城,看看能不能说服她老姑夫帮忙。

她那时候只是想逃避,去离城散散心,也在犹豫要不要离婚。

这趟回来,她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离的,可是要怎么说才能让秦卫痛快的答应呢?

她可不想被人说是遇到丈夫家倒霉甩手就跑的狠心女人。

婚要离,名声她还想保住,因为闹僵了她怕老姑金秀凤会来C城,到时候不就拆穿了她之前说的秦卫动手打她、夫妻吵架过不下去的那些话了吗?

闹到那份上可就大大的麻烦。

真是的,早知道当初就不跟老姑说那些用来博同情的话了。

金魏叹口气,哽咽了几下,哽出不少眼泪,“妈,我老姑和老姑夫说了,要帮忙也可以,让我先跟秦家划清界限,和秦卫把婚给离了。”,,网址,...:    姜丝煮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