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少猎爱暖妻》作者懒小玖,主角叶诗怡贺修允,这本小说的魅力在于,取材新颖,内容不俗套,主角人设受读者喜爱,作者写作手法娴熟,善用伏笔,使人回味无穷,极佳好文,值得推荐。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贺少猎爱暖妻》精选章节

“这一次你或许能够赔偿,可是下一次呢?再下一次呢?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无论是对你,或者是对她,更甚至是其他人,都是一个麻烦!”

贺修允眸光没有丝毫温度,声音也一点点的沉下去。

男人嘴巴张了数下,愣是发不出一个音儿。

“我已经拜托朋友帮孟萍找了一个最好的精神科大夫,她住院的所有费用,由我全部承担。如果你希望她能够过正常人的生活,可以跟我去看看。”

男人想了想,点头同意。

当王一洋听说了此事后,特地打电话对贺修允表示了感谢。

“我只是不想社会上出现太多不稳定因素。”

王一洋瞬间石化。

叶诗怡轻呵一声,不掩讥嘲:“他这种人,根本就没有人味的!”

*

三天后,贺老夫人坚持出院,理由很简单——她不喜欢医院的消毒水味。

大夫帮她做了检查后,写了出院小结以及医嘱。

“老大,打电话给叶小姐,让她今天晚上到家里,大家见上一面。”

贺修麒颔首。

这之前,他调查了叶诗怡的相关资料。

她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作为医学院的高材生,如果不是在M国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现在应该已经是人民医院的实习大夫,前途无量。

而报警的正是老二!

老二向来不是那种无聊的人,没有必要去污蔑一个女孩儿。

叶诗怡看起来阳光,正义,积极,也不像是一个会偷东西的扒手。

这中间究竟有着怎样的误会,或许只有当事人聚在一起,方才能够弄清楚。

“贺大少,我今天晚上有事儿,可能不能过去了,不过,麻烦您告诉老夫人一声,明天一早,我会准时过去帮她检查身体。”叶诗怡正站在路边焦急的拦出租车。

原本今天她不应该去医院看望叶父,不过,刚刚医院来了电话,说是叶父的情况不是很好,让她过去一趟。

“那好吧。”贺修麒听着周围挺嘈杂,问:“需要帮忙吗?”

“我可以应对!”叶诗怡话落,切断了通话。

听闻叶诗怡晚上有事儿不能来,贺老夫人只认为她是因为老二。

“就先这样吧!”

叶诗怡今天真的很倒霉,来来往往无数辆出租车,没有一辆空的。好容易拦了一辆出租车,却被一个壮汉抢了先,还摔了一跤。

“阿允,那是不是叶诗怡?”费南正在瞄美女,急忙推了一把主驾的贺修允。

贺修允拧眉,温淡的“哦”了声。

“刚刚摔了一跤,样子挺滑稽,你快看!”

“无聊!”

贺修允虽嘴上这样说,但目光还是鬼使神差的移到了叶诗怡那儿。

但见她又爬了起来,似乎擦破了皮,看了会儿自己的手,继续焦急的伸手拦着出租,贺修允沉眸之中多了一抹探究。

“下车!”

“嗯?”费南以为自己听错了。

“快点儿!”

“我还没到地方呢!”

“你下不下?”贺修允已经伸手解开了他的安全带。

费南咬牙切齿,“你给我个理由!”

“我有急事儿!”

费南根本就不信,但被他那双宛若刀子似的眼睛盯着,他只能梗梗脖子,下了车。

看着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出去,他哼了一声,“姑且相信你一次。”

就在他把信任全都交给了贺修允的时候,贺修允前方调转方向,最后缓缓停在叶诗怡的身边。

“呦呵!”费南摸着下巴,眼底都是兴味。

铁石心肠的贺修允,贺大律师,竟然动了恻隐之心!

当车窗降下来,叶诗怡看到了贺修允那张让人恨不能胖揍一通的脸时,直接无视。

“现在这个时间,你拦不到车子。”

叶诗怡仿若未闻。

“不上?”

“我怕贺二少再报警抓我!”

“不上就算了!”贺修允觉得自己就是脑子进水了。

费南将叶诗怡的资料给了他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不太正常。

现在看起来,的确是不正常。

在他就要踩油门时,叶诗怡拉开了副驾车门。

“麻烦贺二少先检查自己的东西!”叶诗怡一边系好安全带,一边贴着车门坐着。

“去哪里?”

“医院。”

“人民医院?”

“不是!”

贺修允想着资料上写着叶诗怡父亲因为车祸成了植物人,现在就在铁路医院,他问:“铁院?”

叶诗怡瞬间如同坠入寒潭深渊,紧跟着,胸臆间一把火瞬间烧了起来。

“你调查我?”

在M国将她害的还不够惨,现在竟然还要调查她!

“奶奶执意要你做家庭医生。”

言外之意便是,我必须要调查你,且,理由十分充足。

叶诗怡冷笑三声,解开了安全带,开了车门下了车。

贺修允眉心拧起,“你最好想清楚了。”

“我就是走着去,也绝对不会坐贺二少的车。”

“铁院在西区,你确定自己的速度能够达到博尔特的速度吗?”

叶诗怡哑然。

“再给你一个机会。”贺修允抱臂,好整以暇的睨着她。

这笃定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目光让叶诗怡很不喜欢。

但是,人再如何有骨气,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

等她从这里走到铁院,估计要等第二天早上了。

最终,叶诗怡还是重新上了车。

贺修允看她眼,猛踩油门,车子瞬间如同离弦的箭,冲了出去。

到了铁院,叶诗怡冲贺修允道谢,脚步匆匆的进了医院。

叶父与叶宁一同出了车祸,叶宁直接身亡,而叶父虽然救了回来,但是,一直昏迷不醒。

“爸!”叶诗怡进了病房。

病房里很安静,只有各种仪器在滴滴答答的响个不停。

“叶小姐,你父亲的情况不是很好。”

叶诗怡双手捂着嘴巴,喉咙宛若被人掐住。

“脏器出现了衰竭现象,目前,要么采用进口药还能维持一段时间,要么……”

叶诗怡知道大夫没有说出口的那三个字是什么,但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么爱着自己的爸爸安乐死!

“给我爸爸用进口药!”

话说的斩钉截铁。

“叶小姐,你要知道,就算是进口药,也只能维持一段时间!”

“那是我爸爸!”她嘶声吼道。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