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火爆的言情小说贵女娇且撩完结全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她不堪其辱,挣开婢女跳进池塘。再醒来时,男人在床边淡淡地问:“你曾被我大哥用过,我如今登为太子,为何不能承受我?”她拼命反抗,但男人极为强势。于是她伸手攀住油灯,往自己身上一泼。弘安侯府没有孬|种。那一夜,花木馆彻夜大火,玉碎屋倾。弘安侯一脉彻底断绝。

贵女娇且撩小说简介

弘安侯嫡女宁兰,雪肤花貌,玉骨冰肌,国色天姿。上一世,老实本分做贵女的宁兰被太子使手段定为太子妃。娶她那天,太子却反了。谋反还失败,忠心耿耿的弘安侯府遭株连举族被屠。重活一世,预知未来的宁兰决定不嫁太子,改写家族命运,协助父兄光耀门楣!去他的老实本分。知天命,负美貌,兴旺家族!权贵儿郎,不过是她娇撩复仇的工具。不料乖乖女刚学会飙车就翻了。宁兰玩弄少年战神霍起感情一事震惊朝野。宁兰:_(:3」∠)_霍起:……

贵女娇且撩热门章节全文阅读

霍起今日虽然没有下场,但众人都知他年少身负盛名,战场生杀予夺,武艺有如神降,自然不必和养尊处优的皇子皇孙们比试。他看到宁兰取下落日弓后,眼底短暂的诧异在她试弓时已经消失。他以前就知道她练习少,准头不足。唯一的优点是气力随她父亲天赋异禀,因而在她要这把重弓时便猜到了她的意图。两年不见,她还是这么不爱练箭,一脑袋主意倒是更滑头了。霍起不由哭笑不得。虞安安和元芝的靶子被射倒,箭矢散了一地。宁兰的白箭势力千钧,却因力道太重将箭靶推开没有环数,无法判断准头。众人都犯了难,这该如何评判?宁兰落落大方地向虞安安一抱拳:“只为切磋,无谓输赢。献丑了。”她声音娇柔,但态度自然毫不做作,腰杆挺得很直,别有一份认真,在座诸人均觉眼前一亮。元馥跑上去在她身旁大叫:“曼曼!曼曼!你太厉害了!你是最棒的!你百步穿杨,还穿了好多杨!没有一个靶子能承住你的箭!我为你骄傲!连元世子那么远的靶子都能射翻!不愧是我的女神!”说着兴奋地捏了捏她的手臂,好奇她娇娇软软一团,劲道从何而来。元芝:“……”宁兰和元馥、宁莲谈笑着走向看台休息。元芝向宁兰道:“侯女臂力了得,诚然不可貌相。”宁兰笑着奉承道:“小公爷文武全才,年少有为,又是我胞兄的上司。曼曼十分钦佩您。刚才确是失手,请公爷不要觉得被冒犯。”还在靶场上的虞安安气得眉毛都要掉了,她一把扔掉弓箭,快步跑到太子面前,快快行了个礼,问道:“太子殿下,您是国之储君,一向最为公正。大家都等着刚才比试的结果,您认为女眷里,我和魏瑛姐姐谁算第一?”这话连宁兰都不提,显见得是对她非常不满了。贺兰翎揶揄道:“飞来横醋,哥哥艳福不浅啊。”宁兰正往最后一排自己座位走去,闻言却停了下来,认真地看着四皇子道:“事关贵女名誉,还盼殿下慎言。”霍起闻言回头看了她一眼。这狐狸精还有脸拿乔!虞安安气得又狠狠用眼睛剜她。太子知道宁兰是因他而被为难,心里更是怜惜,携了储君威严道:“所有人目之所见都是弘安侯府赢了,镇北侯府难道输不起吗!”虞安安闻言一愣,眼里满是不可置信的屈辱。但她知道太子一向偏心宁兰,就算事实摆在面前,也不会为她主持公道。为今之计,只有找一个能镇住他,又在箭术上有绝对权威的……上次寿安宫宴,她看得出来,有一个男人不仅没有被宁兰蛊惑,还十分厌恶她轻佻撩拨的做派。只是他看起来好冷淡,她不敢随意攀谈……虞安安壮着胆子,当着二公主和三公主的面,向置身事外的霍起行了一礼:“世……世子,传闻您神射堕雁折虎,穿叶飞花。我们想……我们想,这场比试由您来评判是最公平的。”虞安安仰头看着霍起,眼里是纯然的仰慕与崇拜:“殿下,您觉得今日谁算头筹?”贺兰枝是嫡长公主。她优雅地瞥了虞安安一眼,心下想道,无怪乎母后宁愿让哥哥娶宁兰做侧妃,也不愿他沾虞安安。这样的女人,她都不屑作为对手。也就宁兰这种破落户乐意斗她一斗。三公主贺兰悦是贵妃之女,哥哥贺兰筹又得圣心,众人对她从来只有恭维的,这个虞安安居然敢当着她的面对霍起露出这种眼神。她斥道:“镇北侯府就是这样没规矩吗?我们皇室谈话,有你插嘴的份?”魏瑛没有说话,只是向霍起看了几眼,又把眼神别开,耳朵却十分关注他的回答。男人如苍松翠柏环绕在莺燕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她,包括宁兰亦有些戒备。霍起的目光缓缓落在虞安安明丽美艳的脸上,手指在扶手上无意识敲了敲。贺兰玺立刻道:“小舅舅武艺绝伦,是上阵保家卫国的。妄图班门弄斧,还不快退下!”虞安安的优点之一就是不屈不挠,她仰着脸,认真向世子道:“殿下,您看我们刚刚的比试了吗?您觉得怎么样?”霍起的眼神有些飘忽,从她的脸上游移到靶场,又回到她脸上,道:“我看了,你们各有千秋,都很优秀。我个人……认为宁兰最好。”他补充道:“你小指座弦的力度太重了,所以射远靶会吃力。当然,你的剑术在同龄人中已经很优秀了。”

贵女娇且撩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围猎前男人们在演武场比试热场,仪式结束后皇帝会举弓将大雁射下,当众奖励给比武胜出的优秀儿郎。经过了昨日射箭的事,又有公主们在,虞安安都不敢大声说话了。她昨晚回去想了很久,几乎后半夜才睡着,今日虽装扮明艳,眼下却一片乌青。她想,如果仅仅是太子那样评判,她还可以自我安慰,是他见色忘义,偏心狐媚妖女。可是箭术如神,又一贯公正的霍世子这样讲……素来眼高于顶的虞安安第一次怀疑,难道宁兰的箭术真的有什么自己这个境界看不出来的稀罕之处?所以连霍起这样的精深行家都觉得自己勤学苦练后仍比不上她几乎不练的水准?天哪,这太打击她的自信心了。事实上,比武场外大家此时交头接耳,口里也不时传出世子两个字。无怪乎姑娘们如此热忱,霍世子出剑的身手……实在太漂亮了。他的剑影如穿过世间纷繁雪色的数摆褐色枯松,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以宁兰从小在爹爹熏陶下半罐子水的武学造诣,也能看出他招无用老,手下剑术变化莫测,且快得对手无暇应对。因是在仪式中对战,他的剑术优美兼具实用,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世子真是……太好看了呜呜……男人中的男人……”宁兰生怕元馥又说出想嫁给世子的话,看台上这么多贵女眼巴巴的仰慕眼神,比昨日射箭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谨慎地看着元馥,随时准备捂她小嘴。幸而元馥今天没有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只是她这个不拘谨的一开口,周围贵女像开了闸似的,此起彼伏地讨论起来,一个个越说越小脸飞红。头顶华盖拂动,坐在高台的扶兰公主贺兰枝回头,淡淡看了一眼贵女。少女们害怕噤声,脸却依然红扑扑的。男人如松柏苍翠,气质冷峻。尽管对手舞得眼花缭乱,他对战地却十分自信、冷静。虽然没有打过仗,但是宁兰出生在将门的本能让她觉得,战场上的男人就应该像霍起这样直接利落。那些与他对战的男子反而有不少像在皇帝面前表演卖艺的,故意卖弄招式,自然更落下风。就这样,霍起一路毫无悬念地战到了最后一场,看台上的气氛越来越火热。到了最后一局,当挑战的男人走上比武台,霍起忽然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少女们都密切注视着他一举一动,捕捉到了这一个微小的表情变化,连忙追问上场的是谁,是不是很厉害。一向乐呵呵的元馥难得皱了眉:“怎么会是他?”宁兰的手无意识一紧,她也想问,怎么会是他?上场的男人穿着一身湛蓝武袍,脸上依旧懒洋洋的样子,撩起眼皮看了一眼霍起。接着毫无预兆地,他突然扭过头来,目光精准地直直锁向坐在看台上的宁兰。宁兰像只忽然被猎人捕捉到的兔子一样猛地一颤。看到她震惊中夹杂着些许恐惧的眼神,男人挑起嘴角笑了笑。来围场的一路上,他已经看她很多次了。这个迟钝的小东西,却直到这一刻才发现自己么。私生子又如何?他现在也是名正言顺的……元馥低声道:“哼,他是我爹在外面和歌|妓生的,秋巡前才认回来,立刻就让他随行了。要我喊他哥哥?做梦!我哥哥只有元芝!我们元国公府的脸……”“阿馥。”坐在前面的嫡姐元露转过头来对着元馥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在众人面前失态。元馥虽对嫡姐在感情上说不上十分喜爱,但是也知她大方得体,让自己不要说,自然有她的理由,遂住了口。元扈看向宁兰只是扭头一瞥,在旁人看来,他不过是上场时看了一眼自己元国公府的姐妹而已。只有几人当日在场,知道他在沧浪梦回内对少女毫不掩饰的强烈侵占欲望。站在他对面的霍起精准捕捉到了他的目光所向。余光扫到少女咬着唇,眼尾微微下垂,怂着脑袋。头上的珠串因而覆下来,将她柔软的额发扫得凌乱,她的头越垂越低,像是十分怕这男人。贺兰筹看到元扈看宁兰的眼神,握紧手掌。看来他上一次是没被打够,还敢觊觎他的人。贺兰玺心中亦如是想。孤未来的太子妃也是你能窥视的?两个男人俱在心里打算等元扈从场上下来,找个借口好好打他一顿。说来元扈上一次其实是被贺兰筹出其不意兜头打了一顿,又有六皇子身边侍卫助力,被以多欺少才吃了亏。能够突破一路对手进入决战局,元扈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本身天资好,反应快,更关键的是,在陛下面前比武,贵族们都是要脸面的。但是他这个私生子出手阴狠,专撩下三路,在比武场上实在是出其不意。贺兰枝听了侍卫的汇报,对霍起有些担心。他若是被毁了……不能人道,恐怕不能尚公主了。对手是凉州唯一的传人,皇帝不得不让太监当着霍起的面提醒元扈,世子身份贵重,万不可对他下三路动手。元扈领旨,听罢挑衅地向霍起下面看了几眼,道:“世子被传得如何神,原来不过如此。”但这句话并没有成功激怒对面的男人。霍起单手将剑掷回兵器架,在剑鞘精准陷入凹槽的瞬间,他向着元扈淡淡道:“来吧。”两人在皇帝面前互行一礼。元扈也不谦让,突然长喝一声,一杆银枪舞得银光烁烁向霍起主动攻去。霍起侧身,伸臂,鏖力千钧地一扭,银枪瞬时被他手腕翻转尖头扔回了元扈原先站立的点。他淡道:“再来。”如是三次,他用尽全力,还未近身便被男人夺走兵器扔回原地。元扈觉得男人简直在当着众人的面故意羞辱他。他怒喝一声挺|枪贯全身之力掠向对面男人,霍起神色未变,伸臂来格。在十分靠近时,元扈□□尾部忽然一闪,变出暗藏利刃射向霍起下身。贺兰枝和贺兰悦俱是一声惊呼,世子他要被……众人还没看清霍起是如何出手的,只见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接着耳旁不绝传来肉体碰撞沉闷的碰撞声。片刻后,元国公府新认回来的二公子被丢下了比武台,脸肿得看不出五官,浑身软绵绵趴着,爹妈不认。贺兰玺和贺兰筹走过去看了看,有心给小舅舅和曼曼出气,奈何元扈被霍起打的……真是无处下手。元国公颤颤巍巍向皇帝告罪,还想夹带私货说不知小儿何处得罪了世子。三公主气得直和她母妃嘟嘴,魏贵妃示意她稍安勿躁。果然,皇帝将一碗热茶砸到了元国公面前,斥道:“下流东西,为你一家私生子,几乎折损了我大梁多少男儿后代?世子身负凉州百年基业,你竟如此大胆!”元馥气得在宁兰耳旁不住骂元馥这个下流浪荡子,丢尽了元国公府的脸,还连累父兄。宁兰看着帝王之怒,却勾起嘴角微微笑了。她不由想看看霍起看到这样虚伪的场面是什么表情,一扭头,发现自己刚才的嘲笑已被男人尽收眼底。宁兰:“……”上扬的嘴角瞬间捋平,乖乖地垂下头装兔子。元芝也知道其中蹊跷,连忙起身跪在元扈面前,向陛下请罪,说是自己长兄教导有失。最终元国公、元芝、元馥各领了罚,来向世子赔罪。霍起倒没什么芥蒂的样子,面色如常,扶起元国公两人说了几句客套话。接着令男人们热血沸腾的狩猎即刻开始。

宁兰霍起的小说推荐

本文故事内容丰富多彩,故事情节别具一格,细节描写生动逼真,是难得的一本好文,喜欢的看书的朋友们,千万不要错过贵女娇且撩(宁兰霍起)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