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双脸上的神色也不太好看,自己此生已然是不能安稳平静的。

顾青辰和秦初雪如此相爱,若是生死分离的话,对他们来说未免太过的残忍。

这两人都是顾惊澜的亲人,月无双自然是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只是终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怎么会这样,月族的灵力不是很神奇吗,为什么会对雪儿没有作用?”

顾青辰有些不敢相信,脸上的绝望之色更加的深重了,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眼中有泪水浮现。

“月族灵力所注重的是攻击,虽然也有疗伤的作用,但是那只针对自身和身俱月族灵力的人,对外人虽然也有用处,但是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我也不清楚。”

月无双轻声的解释,看着顾青辰伤心绝望的样子,他的心中也似有感触一样。

“但是我也没有想到月族灵力对她竟然没有一点的作用。”

“一点作用都没有,竟然一点都没有。”

顾青辰走到了秦初雪的床边,看着床上躺着的女子,苍白的面容依旧是恬淡温婉,可是却有着随时都会离开他的风险。

他害怕啊,他们是如此的相爱,也有了三生之约,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秦姑娘并不是没有机会醒过来的,只是时间不确定而已,顾小子你不要如此丧气,堂堂一国帝王,不该如此。”

逍遥仙看不得顾青辰这个样子,拍了下顾青辰的肩膀厉声说道。

“可是我想要的不是江山,我只想要雪儿醒过来。”

父母亲人安好,他便没有什么所求的了,可是秦初雪却是他毕生所求的安稳所在。

“没志气,你的父皇把江山交给你,是指望你能将西梁守护好,你的父亲和妹妹如此助你,是希望你能做好这个西梁的皇帝,西梁的万千百姓对尊崇以你为尊,你又如何对得起他们。”

逍遥仙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指责顾青辰,只是她家臭丫头的哥哥,他自然是多关心一些了。

“好了,逍遥,情之一字,谁又能说得清呢,当年的你不是也一样吗?”

绝尘仙拉住了逍遥仙对着他摇摇头,又对着月无双示意了一下。

还是让他跟秦初雪独自待一会吧,反正秦初雪也没有死,昏迷不醒的人,说不定顾青辰和她多说说话,就会有所好转也不一定。

月无双是最后一个离开房间的人,将房门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