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到了帝都,已经下午四点,许州叫了出租车,三人离开帝都机场。

“你们去哪?先送你们。”

宁灿得回家,但是她还要跟宁天源解释,她总不能说从美国带回来一个男人吧。

“送我去金泰御苑。”

她还是把乔治送去给她堂哥吧,宁时自己一个人住,收留个男人应该没有问题。

司机在金泰御苑停下,宁灿和乔治下了车。

许州帮着宁灿搬下了行李,“宁渝,我们再见。”

直到许州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很久,宁灿还没回过神来。

“乔治,你说,他是不是知道我……”

乔治一脸显而易见的样子,宁灿拍了拍自己的脑壳,许州这么聪明,他肯定已经想到了,在帝都查个人能有多难。

“走吧。”

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出租车里。

许州跟周沅打了一个电话,“在医院还是休班?”

周沅刚上完夜班,正困着就被许州一个电话吵醒。

“拜托,您老真会掐着时间找我,你回国了?”

“嗯,找你有事,你在哪?”

“我在家,你给我带份鸡汤面条。”

“知道了。”

许州挂了电话,揉了揉眉心,他有些事要找周沅问清楚。

宁灿敲响宁时家门的时候,宁时正准备出门,看到宁灿,宁时眉毛微挑,“你来干嘛?”

“哥哥,我想请你帮个忙。”

客厅沙发前。

宁灿看了一眼一边的乔治,“这是我一个朋友,刚来这儿人生地不熟的,我觉得哥哥你这儿的房子也大,他会尽快搬出去的,拜托拜托。”

乔治在一旁连忙点头,做乖巧状。

宁灿被自己的声音嗲到想吐,为什么宁渝能够这么平常的说出这么恶心的话。

宁时架着胳膊在一旁,“你让我帮你收留野男人?”

宁灿的笑容一僵,死男人,说话这么毒做什么?

“怎么能叫野男人呢?哥……”

“停,你别对我撒娇,我恶心。”

宁灿的耐心被彻底耗尽,她忍无可忍一拍桌子,“宁时,你做个人吧,你怎么变成这样?嘴巴又毒,人也丑,我看着你更恶心。”

宁时听见这话,蓦的笑了,“怎么?小刺猬,不装了?”

宁灿白了他一眼,“你为了试探我,有必要说话这么毒吗?你也不想想,如果不是我,会来找你吗?”

“那可说不定,毕竟我和阿渝妹妹感情这么好。”

“呕……你快别恶心我了,你让我吐你家地板上对你有什么好处?”

宁时收回想继续逗宁灿的心思,“好了,人我可以收留,但是,你得交钱。”

“什么?你还想托管费?宁时,你太不是人了,你简直让我对你刮目相看。”

“谢谢,一手交人,一手交钱,童叟无欺,概不还价。”

宁时把她想砍价的心思直接断了,宁灿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咬着牙付了钱,宁时听到钱到账的声音,脸上瞬间喜笑颜开。

“好嘞,钱到账了,你让狗……啊呸,人进来吧,你赶紧走,快走快走。”

宁灿被宁时赶苍蝇一样赶出了家门,宁灿还没来得及跟乔治嘱咐什么,就被赶走了。

门“砰”的一声被从里面关上,宁灿咒骂了好几句宁时,又踢了一脚房门这才离开了。

屋内。

宁时笑的让乔治不禁毛骨悚然,“说吧,你是谁?是怎么和我妹妹认识的?”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