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则明》小说介绍

主角是许之眉叶则铭的书名叫《暗恋则明》,本小说的作者是肥肠想睡觉 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喜欢上了我的哥哥,但就在刚才我亲了他的好兄弟叶则铭。两个小时前,我还匿名给狗仔爆料「今晚临川酒店许之眉密会叶则铭」。叶则铭比我高出许多,我穿了双恨天高才勉强能亲到他的嘴,他的唇柔软温凉。...

《暗恋则明》小说试读

我喜欢上了我的哥哥,但就在刚才我亲了他的好兄弟叶则铭。

两个小时前,我还匿名给狗仔爆料「今晚临川酒店许之眉密会叶则铭」。

叶则铭比我高出许多,我穿了双恨天高才勉强能亲到他的嘴,他的唇柔软温凉。

我原本想点到即止,谁知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他按着我的后脑,回吻了我。在我震惊之余,这人早已乘虚而入,温柔地吮吸着我的舌尖。

我睁开眼,正对上他蕴满笑意的双眸,漆黑的瞳孔往狗仔的方向一划。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肯将我放开,舌头又酸又麻,之前拍的吻戏都没这么难受。

「你趁火打劫!」我瞪了他一眼,低声道。

叶则铭略带嫌弃地擦着嘴上沾染的口红,「这么多年不见,一上来就劫色,还安排狗仔。我总不能白吃亏吧?」

叶则铭低眼划过我颈部的项链,是他昨晚才送来的。「没想到许影后竟然会因为代言勾引我,不过你一不上综艺,二没有社交账号,除了电影外没有热度,只色诱我,只怕ASHLEY选你还挺难啊!」

我扯了扯嘴角,这人怎么和我经纪人一样,「多谢叶总关心,第一,我是演员,不是综艺咖,也不是网红;第二,我相信ASHLEY有自己的品牌的理念,不会只看热度选代言人。」

叶则铭眼底笑意更浓,「内涵我?」他说着,朝电梯走去。

我跟了上去,「彼此彼此,你一说不过就阴阳我。」

「我可没迟到。」

我翻了个白眼,以前高中时我总是掐点到教室,两三天就挨一回训,而叶则铭则在一旁看得不亦乐乎。「那你怎么还在停车场?」

「陪你演好戏啊!拿我炒绯闻逼郑家退婚,没想到网传娱乐圈清流许之眉原来是假的。」叶则铭不怀好意地笑着。

「你知道了?」我姓许,但却为了傅家同郑家联姻。

我五岁那年,目睹父亲因债筑高台从高楼坠下,随着我妈来到傅家。

傅霆,是害死我父亲的仇人,但母亲说,他们真心相爱,从来都是我父亲强取豪夺。

我在傅家的边缘游走,背靠万丈深渊;而我哥傅启和是傅霆的养子,比我大半岁。许是他同情我,对我格外照顾。

偏生这份同情,让我记了好多年,也让我遍体鳞伤。

对了,他也劝我嫁去郑家来着。

「猜到一点。你不会还是想嫁给傅启和吧?」叶则铭嘴角噙笑。

「当年被硫酸糊眼了。」那个人原本是我的光,如今他却变成了我心里的一根刺,也是时候要拔掉了。

「错,是浓硫酸。」叶则铭眉尾轻挑,轻声出声。

「叶则铭,你一天不损我就浑身不舒服是吧?」我伸手推了他一把,从前他坐在我前面,每日必将我怼得哑口无言才罢休。

「确实,」他靠在电梯上,「都忍了好几年了,今天得损个回本。」

「无聊。」

今晚我和叶则铭都喝了很多酒,最后我还蹭了叶则铭的车,毕竟人家现在混得还不错,连司机都有了。

他还十分绅士地送我上楼,还未等我开门,他就将我逼到我门边,温热的鼻息扑面而来。

叶则铭打开微博热搜榜,将屏幕放在我面前,话题「文艺女神许之眉与叶氏二公子停车场热吻」后面跟了一个「爆」。

「借了我的嘴,不如赔我个女朋友?」他细眸染上醉意,在昏黄的灯光下面部轮廓显得愈加柔和。

「我赔了,但不是女朋友。」我点开榜三「ASHLEY新款项链」,里面第一条就是配的就是我今晚在停车场被拍的照片。

我不喜欢欠别人的,所以故意戴的ASHLEY的项链,也好帮叶则铭的新品牌提高一下知名度。

毕竟他的处境比起我好不了多少,他母亲是叶恒彦的情妇,母亲死后,他被接回叶家。而叶太太和他哥向来看他不顺眼,若不是叶则铭的爷爷可怜他,他在叶家只怕寸步难行。

「我今晚还花了不少钱买热搜,这点会不会太少?」叶则铭笑着,脸上的表情同当年笑我做不出物理题一模一样。

「无良奸商。」我撇他一眼,忽然顿悟过来,「你不会想让我和你在一起炒热度吧?」

「还不算太笨。」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叶则铭清俊的脸上染上一层浅浅的粉红,一直蔓延至颈部。

「考虑一下。」他收回撑在门上的手,挺拔的背影在走廊里渐渐消失。

我进了门,掏出手机,经纪人高洛给了打了几十个电话,打开微信,她发的消息已经99+了。

「之眉,热搜上是怎么回事?」

「你什么时候和叶则铭好上的?怪不得叫你陪酒从来不去,原来背后一直有人。」

「所以这公关稿该怎么发啊?我是该否认还是承认啊?」

「叶氏那边也不回应,我都愁死了......」

......

我思考了片刻,在打字框打下「暂时不回应」。

今晚很多人都会难以入眠,但绝对不是我。

我第一次见叶则铭的时候,傅启和谈恋爱了。

而我,正迫切地想从叶则铭嘴里知道答案。

他个子很高,低头看我,眸光意味不明,给人几分压迫感。「和你有关吗?」

「你想不想明天因为作弊被通报批评?」我直视他的双眼,上前一步,将他往护栏上逼。

叶则铭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被不屑掩盖。「威胁我?你知道上一个威胁我的人什么后果吗?」

「不知道,不关心。」我翻了个白眼,「我只想知道我刚才问你的。」

「是。」叶则铭嘴角扬起,「伤心吗?」

我努力地眨着眼,不让框内的眼泪掉落。「我作为他妹妹,自然是很高兴。」我咧开嘴角,让自己看起来不难过。

「还有,建议你以后把小抄写在手心里,这样更容易成功。」我不开心,他也别想好过。

这就是我们友谊的开头,没有罗曼蒂克,只有互看不顺眼。

后来,我为了和傅启和同班,改选了不擅长的理科,成绩一落千丈。眼看着我和傅启和的名字的距离日渐拉大,我为了追上他,低头向叶则铭求助。

于是,在第二次月考成绩出来的那个晚修,我踢了踢叶则铭的凳脚。

「叶则铭,能不能教我数学和物理?」

前面的少年冷冷地回头,眼神透露着厌恶,「滚。」

「作为回报,我教你英语和语文,怎么样?过去的事,就......一笔勾销。」

「怎么?你不会没这个信心吧?」说着,我又踢他凳脚两下。「要知道,你哥高考可是考了年级第三。」

他没回头,将凳子往后面挪了挪,背靠过来。「第一,我是怕你太笨,浪费我时间;第二,我没有哥哥。」

「第一,我不笨;第二,你就是没胆教我。」

话音刚落,他眼底一片暗沉,转过身将物理试卷放在我桌上,「题我只讲一次。」

第二天我是被电话吵醒的,头痛欲裂,眼睁不开,手胡乱地在被里寻找手机。

「喂?」

「刚醒?」是叶则铭,「我还有五分钟到,赶紧起来。」才说完,电话就挂了。

我揉开眼睛,九点零五。

等我飞速洗漱完后,叶则铭就来了。

「早。」他眼眸酿着清清浅浅的笑意,将手上的拎着的袋子往我脸上晃了晃。

熟悉的香味充斥着鼻尖,是以前高中东门的炒面。

「我下个星期进组,只能吃沙拉。」我抿起嘴角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

「去拍新西游记演白骨精吗?」他将袋子丢给我,进了屋。

我看着怀里的炒面,咽了下口水。

又有一个电话来了,是我的经纪人高洛。

「许大明星,傅家那边打电话过来,让我澄清。我该怎么办?」高洛语气里满是无奈。

「别管。」我挂了电话,发现叶则铭正睨着我,英俊的五官染上一层笑意,在成年礼那天,他也是这样看着我,意味不明。

「笑什么?」事已至此,我只能答应昨晚叶则铭的合约邀请。

我坐到他身旁,伸出手。「手机。」

「干嘛?」他疑惑地问着,但还是将手机递到了我手上。

我点开相机,笑着贴上他的脸,然后按了快门。

他愣了下,然后浅薄的笑意在嘴角晕开,「又想投怀送抱?」

我推开他,「你这样的,我勾勾手指就有一堆,还真不稀罕。」说着,我点开他的微博。叶则铭的微博很单调,认证是叶氏集团副总裁,而头像就是叶氏的logo。

我用刚才拍的照片发了条微博,配文:「是的,我们在一起了」。

「刚才谁说不稀罕来着?」叶则铭凑过头来,柔软的发丝抚过我的手臂。

「各取所需,是你说的。」我将手机丢回给他,肚子不争气地叫了出声。

叶则铭笑没了眼,「白骨精也会饿的吗?」

我随手拿起身旁的枕头朝他丢去,然后拿起炒面去了饭桌。

还没吃两口就被高洛电话轰炸,刚按了接听,那边就传来高洛的惊呼:「我的祖宗,你官宣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你看看微博上面乱成什么样了!」

我将音量调小了一点,「乱成什么样了?」

高洛在那头生无可恋地叹了口气,「许大小姐,许大明星,算我求你,下个微博吧!」

「等等,」她又说,「你不是还不知道吧?」

我刚准备开口,叶则铭就走过来拿走了我的手机,「是她要公开的,可不关我事。」声音散漫,仿佛事不关己。

「她挂了。」叶则铭耸了耸肩,将手机还给我。

我无奈地撇了他一眼,「是我我也挂了。」

我点开微信,高洛又开始新的一轮信息轰炸。

高洛:「你们在一起?」

「你们究竟瞒了我多久?」

我才打了两个字:「刚开」,叶则铭这人又拿走了我的手机。

「叶则铭,你就这么喜欢抢别人的手机?」我起身去抢,偏这人还欺负我矮,将手机举得老高。

「看一下而已,别那么小气。」叶则铭双眸弯弯,从口袋里拿出他的手机塞到我手里。「我的,随你看。」说完这人火速躲近了卫生间,将门反锁。

我怒火中烧,拍着门,「叶则铭,你有本事就别出来!」

叶则铭这人的无耻程度还真是没有底线,最好别让在他手机里发现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我点开微博,发现话题「许之眉恋情」冲至榜一,而紧跟后面的分别是「叶则铭发博认爱」和「叶则铭」。

而点开叶则铭的话题一看,头几条都在夸什么年少有为、最帅副总裁。

「这不得把叶则铭乐死。」我自言自语道。

然后我点开那条官宣的微博一看,发现热评前三分别是:

「好配,要好好对姐姐」

「一时不知道该羡慕许之眉还是叶则铭了」

「呜呜,怪不得姐姐出道这么多年零绯闻,原来早就被拱了」

最无语的是,叶则铭还将前几条点赞了,并且回复了第三条:「她拱的我。」

更过分的是,等我拿回手机的时候,发现这人已经自作主张回了高洛:「不短不长,十年而已」。五分钟前发的,不能撤回了。

我看着高洛发来的一长串感叹号,恨不得立刻冲进厨房拿刀将他杀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