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凌和辛淮琛——

第九章

韩夫人原本一脸绝望,听到那名字后,目光一顿,疑惑地看着韩凌。

屋内的人,皆是满脸疑问。

韩凌读完圣旨,便是一副不达到目的死不休的表情。

李婆子最先反应了过来,看着韩凌那张倔强的脸,不太确定地问,“我这老婆子一向耳背,怎的听四姑娘念的那名字,是辛淮琛?”

韩凌点头,“对,就是辛淮琛。”

李婆婆愣愣地盯着韩凌,又回头看了一眼韩夫人,笑着道,“四姑娘可真是吓死我这老婆子了,到底是我这老骨头活的岁数大了,不太懂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不过今儿有了四姑娘这赐婚的圣旨,这门亲,可算是雷打不动了。”

韩凌没听明白李婆子的话。

再一看屋内的几个婶子,均是神色怪异地看着她。

韩凌并不知有何不妥,一时急了眼,“什,什么雷打不动,圣旨上的人是辛淮琛,可不是什么辛家大公子。”

韩夫人瞟了她一眼,懒得看,“行了,闹够了就出去,丢不丢人......”

韩凌还是没闹明白,“怎,怎么就丢人了,我......”

李婆子这才又笑着道,“四姑娘,这可就巧了,咱们辛家大公子的名字,就叫辛淮琛。”

韩凌神色霎时犹如被雷劈,半晌才反应过来,“什么?”

李婆子也不着急了,“这也不怪四姑娘,毕竟辛家昨儿才登门......”

韩凌眼皮子两跳,耳里一阵轰轰响。

李婆子说了什么,她一个字都没听到,只回头不可置信地问姜姝,“真,真的?”

姜姝果断地点了点头。

韩凌的脸色一瞬没了血色,周身的劲儿突地就泄了个干净,同姓也就算了,竟还是个同名的。

那她要来这赐婚的圣旨,有何用?

姜姝见她神色不对,再也没忍住,“你怎么还......”

韩凌却是回过头,突地又跪在了地上,“母亲,此辛淮琛非彼辛淮琛,女儿想嫁的是长安城河岸边上,槐院里住着的那位辛淮琛。”

这话一出,一屋子的人便又如同看稀奇玩意儿般地看着她。

长安城河岸便的院子,不就是辛家的吗。

这回连李婆子都搞不懂,这四姑娘是要闹哪样了。

韩夫人吸了一口凉气,还未出声,韩大人便带着辛淮琛一脚跨了进来,中气十足地问她,“当真不嫁?”

韩凌想也没想,也没回头,直接回了句,“不嫁。”

韩夫人正欲出声,被韩大人止住,走到了韩凌面前,又问了她一遍,“不后悔?”

韩凌摇头坚决地道,“不后悔。”

韩大人一声笑,“那就可惜了,人家辛家大公子今儿可是中了个金榜第一,新科大状元......”

“大状元怎么了,我又不稀罕......”

韩大人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这才回头同辛淮琛道,“辛公子里面请......”

韩凌脊梁一绷。

倒没料到父亲会将辛家公子请来。

只觉身后一道人影,缓缓地靠了过来。

韩凌听着那脚步声,眸子闪了闪,一瞬又个自己壮了威风,来了正好,她的话他最好都听进去了,识相的就该立马同她解除婚约。

她韩凌誓死不嫁......

那念头刚回旋在脑子里,便听得声旁一道熟悉的声音,“晚辈见过韩夫人。”

韩凌脑子里的思绪一顿。

极快地扭过了头,不过一瞬,那心头紧绷起来的弦,便“嘭”地一声崩塌了。

脑子里只余一片空白。

韩大人昨儿进宫,见了太上皇后,是知道了其中的来龙去脉,才会如此有恃无恐地逗了韩凌几句,韩夫人却是不知。

韩大人当着辛公子的面,这一来二回的几个问题,问的韩夫人捏了一把汗,早就坐不住了,忙地起身圆场,“小女这几日正同我闹脾气呢,无礼之处,还让辛公子见谅。”

辛淮琛却是一拱手道,“无妨。”

说完便转身对着还跪在那,一脸呆愣的韩凌伸出了手,“韩姑娘。”

韩凌仰目,直愣愣地盯着他,半天都没反应。

就算她再傻,这个时候亲眼看到了这张脸,再见大伙儿的反应,便也什么都明白了。

辛淮琛。

辛家大公子。

这两人就是一个人,压根没有什么落魄的辛公子。

人家是前太傅辛府的长孙。

韩凌脑子里一团乱麻,想不明白他既然是辛家大公子,为何又要骗她......

也不对。

韩凌又才猛地清醒过来,两人早在醇香楼碰面的那回,他就已经告诉了她,他叫辛淮琛。

人家从始至终都没有欺骗她。

是她非要将人家想成是落魄的穷苦公子。

为何会如此?

大抵便是因为第一回见面,他那一身青布衣裳,立在摊便买糖葫芦的模样,烙印在了她脑子里。

她理所当然地以为人家是个穷苦少年。

韩凌不敢去回忆这段日子,她都对人家做了什么,又说过了什么不要脸的话。

韩凌倒是想当场砸出个洞来,找个缝儿钻进去,可如今被她惹出来的麻烦摊子,还得她自己来收拾。

从辛淮琛对韩凌伸出手后,韩夫人便紧张地盯着两人。

直瞧的心惊胆战,生怕韩凌那倔脾气,当场扫了人家的脸,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不停地给韩大人使眼色。

韩大人身子探过去,还未来得及解释。

韩夫人眼角便瞥见了出奇的一幕。

韩凌竟将手递了过去,“辛公子,我......”

辛淮琛轻轻用力将她扶了起来。

“我......”韩凌的脑子就似是被一棍子敲下去,短暂的空白后,思绪终是慢慢地连贯了起来,神色渐渐地露出了慌张,小心翼翼地问辛淮琛,“你都听到了?”

辛淮琛点头,“嗯。”

韩凌绝望了。

又开始急着去解释,“辛公子,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嫁给你的,可我是以为你不是辛公子,不,不是,我是以为辛淮琛不是你......”

韩凌越说越乱,一时急得脸红脖子粗。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别说是韩夫人,一屋子的人都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

一时齐齐都看着韩凌,不知道她这又是在唱哪出。

韩大人到底是没再为难她,及时给了她台阶下,笑着问她,“怎么,这么快就后悔了?那到底是嫁还是不嫁?”

韩凌目光一闪,不敢再去看辛淮琛。

只埋下头,娇羞难当地点了点头,“嫁。”

韩夫人一脸懵。

韩大人又是一笑,看着韩凌道,“也不知道你那双眼睛是如何看的人,堂堂辛府的辛公子,怎么到了你那,就成了落魄之人了?”

韩夫人这才明白了一些。

合着她一直叫嚣着喜欢上的公子,竟是辛公子?

“父亲.......”

韩凌实在是羞得待不下去了,松开辛淮琛的手,转身便跑了出去。

太丢人了。

一出去,韩凌便捂住了脸,不想见人。

也没走多远。

整个韩府此时似乎都无处可遁。

只蹲在前院的圆柱底下,一阵阵地捂脸哀嚎,“丢死人了......”

姜姝看热闹不嫌事大。

从屋里跟了过来,身子轻轻靠着墙上看着她嚎了一阵,清咳了两声,学着韩凌当初的口吻,添油加醋地道,“我家辛公子虽然出身差了些的,但他人长的好,又有一身才华,假以时日......”

韩凌猛地回过头来,脸色如猪肝,“姜姝,你还敢说......”

姜姝终于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着头道,“韩凌,就你这句话我耳朵都听起了茧,背都能背了......”

韩凌恼羞成怒,一跺脚就冲着姜姝扑了过去,“你给我住嘴。”

姜姝笑岔了气,继续学她适才的模样,“我不嫁,死也不嫁,咳咳,大状元怎么了,我又不稀罕......”

“闭嘴!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韩凌踮起脚去捂她嘴。

“你摸摸良心,我提醒了你多少回了,是你脑子被猪油蒙住了,怎还怪起我了。”

“你那些弯弯绕绕我哪里听得懂,你就不能直接说......”

“你猪脑子,适才李婆子都说的那么明白了,你还以为是同名同姓,我怎么就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爱情果然让人丧智......”

韩凌突地顿住,“我真的很傻吗。”

姜姝掰开她的手,“你说呢?”姜姝看了一眼韩凌的可怜样儿,又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家辛公子,不过是个文弱的书生......”

“别说了。”韩凌眼睛一闭,紧紧地攥住了姜姝的胳膊,“带我去你那躲躲。”

姜姝愣了愣,反应极快地去掰她的手,“躲不是办法,迟早都得面对......”

韩凌攥得更紧了,祈求地看着她,“我没脸。”

姜姝继续掰她的手,“听我的准没错,辛公子现在保证对你死心塌地,你想想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多感人啊?什么他没钱,我养他!就这句话是个人都会动容,你往好处想,这不也是因祸得福吗......”

“你是魔鬼吗?”韩凌欲哭无泪,也不去拽姜姝了,回头便提着裙摆极快地就朝着府门外走,恨不得离她远远地,一面走一面不断地忏悔道,“从小我就没丢过这么大的人......认错了人不丢人,可我当初就不应该听你的怂恿,去送人家银子,还三番两次地暗示了要买人家,更是许以金钱和官位去利诱,如今好了,人家是状元郎,家财万贯,怎会稀罕我那......”

“稀罕。”韩凌话还没说话,胳膊便从后被人拽住。

辛淮琛往前一步,看着她僵硬的脸,一如既往地温声问她,“要去哪儿?我陪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