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182想你了 文 /

容颜接到穆远航打过来的电话的时候已经快要十二点了,她刚要睡着。

女儿早就在她身边酣甜睡过去了,她原本也是早早躺下了,却一直没有睡意,翻来覆去的好不容易刚要睡着了,手机又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是穆远航,容颜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自己发出去到现在都没回信的那句谢谢,终究决定接这通电话。

为了不打扰女儿睡觉,轻手轻脚的下床,走到了阳台的飘窗上坐了下来,然后小声接起了电话喂了一声。

那端却是半天都没声音,她只好又问,

“什么事?偿”

“想你了。”

那端蓦地传来这样低低沉沉的三个字,在寂静的夜色里,好听的如同上等的醇香浓郁的咖啡,丝滑撩人。

容颜的心莫名地又乱了起来,而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她没好气地回了她一句,

“你喝多了。”

他在那端悠悠然接了她一句,

“我是喝多了,不是都说酒后吐真言吗?”

那端的穆远航将自己丢在客厅舒适的沙发里,整个人的姿态也很舒适,心里也很舒适。

听着她的声音,感受着她的存在,心里就很舒服。

他刚从晚宴上回来,那群人真能闹腾,一直到这个点,洗过澡之后就给她打电话。

气着她只有一句谢谢连电话都没有,最终却还是主动给她打了电话。

容颜的手无意识地抠着身边的百叶窗,无视他在那端的绵绵情话,

“你没别的事的话就挂了,我要睡了。”

他轻声笑了起来,

“让女儿留在你那儿过年,就一句简简单单的谢谢就行了?”

容颜就知道他没好事,

“不然你想怎样?”

“我想的可多着了,你能都一一配合?”

他在那端气定神闲地反问,然后在容颜发火之前又继续说着,

“如果你不配合,信不信我以后都不让你见女儿?”

容颜气的要命,

“穆远航,你不能这样无赖!离婚协议上白纸黑字写着呢,我可以一个周探望一次女儿!”

“我就是要无赖,怎么了?如果无赖能让你回到我身边,那我宁肯做个无赖。”

他真的开始耍起了无赖来,语气慵懒却似又藏着万般深情。

“你——”

容颜真是受不了他这副样子,不是因为被他的无赖气的,而是因为她觉得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好像在撒娇,害的她气都气不起来。

浑身鸡皮疙瘩都被他弄的起来了,她第一时间就打算挂电话,

“我要睡了,不说了。”

她相信他也不会真的因为女儿而为难她,要为难早就为难了,不用非得等到现在。

“嗯,睡吧。”

回应她的,不是他的继续纠缠,而是这样温柔一句低喃。

容颜急急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拉起百叶窗看向外面的夜色,用这样的方式缓解心头的燥热。

重新回到床上躺下的时候,已经是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了,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还是来自穆远航的。

这次是一条文字信息,好像是一首诗?

容颜窝在被窝里细细看着:

你就是我的梦

可如今这梦已成泡影

想拉住你的手却不能够

流泪的心不知不觉已是烟雨蒙蒙

悔当初为什么不向你倾诉衷情

恨今后怎独守那长夜孤灯

让我将如何面对这凉风暖风都是悲风

让我将如何怀想这过去未来都是伤痛

从今后这心中的天哪还有个晴

从今后这眼里的山哪还有个青

怕只怕秋来望那满地落英

怕只怕春来看那花如泪凝

容颜逐字逐句的看完,鸡皮疙瘩再次掉了满地。

妈呀,这是什么古老的诗啊,一股子文艺青年的气息扑面而来。

网上搜了一下,原来是汪国真的一首情诗。

容颜想起那次曾经看到他放在床头的汪国真诗集,已经无力吐槽了。

都说三岁一个代沟,她跟他差了六岁,嗯,两个代沟了。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他用这首诗来形容他此刻的心境,貌似很合适。

尤其是他随后又发了一句话过来:

我一个字一个字敲下来的。

就愈发的显得好像这首诗真的是在诉说着他真实的心情似的,容颜又看了一遍,最后烦的她将手机放到了一边,拉过被子来蒙住了头强迫自己睡去。

她没有给他回复,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复。

曾经她是那样渴望得到他的心,渴望得到他的宠爱,可到得到他的用心相待,可如今这一切都成真了,她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想要了。

托临睡前穆远航这首情诗的福,容颜一晚上满脑子的全是什么诗词歌赋的,扰的她并未怎么睡好。

第二天大过年的,她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容颜这边,因为有了女儿的陪伴,这个年过的总体是比较开心,容父容母也是因为有了小姑娘蹦蹦跳跳的逗着他们,暂时忘却了女儿身上的那些不开心。

而穆家那边的情况就有些惨淡了。

因着儿子跟儿媳分居,孙子离婚,穆家老爷子直接下令除夕晚宴不办了,也不允许别人去给他拜年,说就当他已经不在了行了。

儿媳妇不回来,孙媳妇已经离开,也没有人操办那样盛大的除夕晚宴。

老爷子的印象里,自从孙媳妇嫁进穆家,好像每一次穆家的盛大宴会,都是孙媳妇操办的,而且操办的很是完美,处处都很周到细致,所以老爷子也一直都很欣赏容颜,一个能将这样繁琐的事情打点的井井有条的女孩子,在别的方面肯定也不会差。

可是为什么跟孙子的婚姻就失败了呢,按理说,她应该经营的很成功啊。

这也是穆家老爷子到现在都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而这个春节穆家老爷子之所以闭门谢客不见任何人,主要也是因为在这种儿子孙子婚姻都破裂的情况下,旁系的许多分支的亲戚再来的话,还不够丢人的。

于是除夕这一天,穆远航跟妹妹穆繁都是在田宁这里的。

穆繁在帮母亲包饺子的时候,母女两人边包着边聊天。

田宁对女儿说,

“你莫阿姨家的小儿子回国了,你莫阿姨想把她介绍给你认识一下,这几天过年放假,找个时间你们见见吧。”

田宁对莫家小儿子印象很好,那天莫母又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她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莫锦仁前段时间就完成学业了,不过听莫母说他暂时没回国是因为在一个地方先实习了一段时间,正好趁着过年回来了,好像回来之后直接会进某个大学当老师。

田宁对莫锦仁的这份工作很是喜欢,学究派的男人,给人的印象就很好。

而自家女儿也已经参加工作了,田宁对女儿的这份工作一直不满意。

田宁以为女儿毕业后能直接进穆氏呢,结果竟然去了莫氏,还是给那个莫锦岩当下属。

据儿子说,是让她先去莫氏锻炼一下,省的直接进穆氏会被下面的人诟病。

虽然田宁跟莫母关系很好,但是田宁实在是不能接受莫家大儿子莫锦岩的生活作风,就连莫母都为自己那个大儿子头疼,就别说田宁了,所以当然不愿女儿给莫锦岩当下属。

穆繁正擀皮呢,听了田宁的话擀面杖一下子就赶到了自己的手上,嗷嗷的疼,但是也顾不得了,盯着自己老妈问,

“谁?”

田宁又重复了一遍给她听,

“你莫阿姨家的小儿子啊,好像叫莫锦仁,就是莫锦岩的弟弟。”

穆繁整个人都是惊呆的状态,田宁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

“没、没什么。”

穆繁赶紧低下头继续擀皮,却是完全心不在焉了起来。

这算怎么回事啊,跟老大谈着恋爱,老妈要把她介绍给老二?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跟老大的恋爱,该分手了?

还是在穆繁死乞白赖外加各种祈求的情况下,田宁才勉强允许将自己做的丰盛除夕晚宴还有饺子给穆修文送点去。

而这个跑腿送菜的工作,当然是穆远航去做了。

穆修文也住在老宅,只不过不跟老爷子在一栋楼。

其实老宅有即便过年也不回家的佣人和厨师,根本不需要担心穆家老爷子和穆修文会没有饭吃,相信厨师会为他们做出一桌丰盛的除夕晚宴。

而穆繁死乞白赖的要给父亲送母亲做的饭,也不过是想让父亲穆修文在这样一个凄凉的除夕夜里感受到一点的温暖而已。

穆远航想着穆繁今晚缠着母亲的举动,不由得感慨,果然还是女儿来的贴心,他这个儿子,完全没想过这回事——

题外话——毫无疑问,正文结束之后第一个番外是繁花似锦,大家还想看谁的,可以在评论区说一下,另外,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曾经在桌子的文提过一次的佟少勋,因为蓝现在不爱写长文,如果另外开文又要写很长,所以想着放在这个番外里写个小短篇,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老男人跟小姑娘的故事,哈哈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