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她弟弟已经死了

原来不是她的幻觉。

原来,她生产的那天就是慕千初陪在她身边。

他活着,他好好地活着。

慕千初微笑,时小念望着他,连眼睛都不敢眨,怕眨一下,他就消失了,他就不再存在。

泪水,滑落下来。

见状,慕千初唇畔的笑容敛起,他站起来走到时小念面前,伸出手,指尖撇去她脸上晶莹的睛,“怎么哭了?”

时小念呆呆地注视着他,泪水模糊她的视线,她抬起手,手指有些颤意,她的指尖碰了碰他的下巴。

只一秒,她便将手指缩回来。

是有温度的。

“我知道你不会死的,我就知道你不会死……”时小念喃喃地说道,声音颤得厉害,眼泪不断往下落。

那么久了。

她知道,他不会死,他一定是平安的。

“是啊,我没死,我活下来了。”慕千初向她张开双臂,将她搂进怀里,拥住她孕后略显丰腴的身体。

时小念闭上眼,眼泪淌下来,她伸出手攀上他的背,“你还活着,太好了。”

她的声音哽咽得厉害。

拥抱了一会,时小念从激动的心情里转换过来,她推开他的手臂,抹掉眼泪,这才问道,“千初,这么久你没事为什么不联系我?”

“我离开前联系你的最后一次,你不也没来么?”

慕千初苦涩一笑,低眸凝视着她。

提到那一句邀约,时小念的脸上露出内疚,眼睛湿润,“对不起,慕千初,你一直在怪我吧,所以都不联系我。”

她一直歉疚着。

他的最后一次邀约,她没有去,连诀别都没有,他就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怪你,我现在又何必救你。”

慕千初说道,冲她淡淡一笑。

他没怪她。

他永远是温柔的。

“我还以为在做梦呢,没想到真的是你。”时小念站在那里欣慰地说道,伸手擦了擦眼泪,随后又疑惑地道,“可那个医生说什么席家……”

“坐下来,我慢慢给你讲。”

慕千初伸手按按她的肩膀说道,推着往外走去。

时小念走路还有些不舒服,闻言不禁说道,“我还是慢点听吧,我想先去见见孩子,是两个男孩吗?”

怀孕这么久,她都没有刻意问过孩子的性别。

那些医生也没有告诉她。

“你们席家基因好,又是一对龙凤胎。”慕千初笑着说道,和她一样。

“龙凤胎吗?”时小念惊喜地回头看向慕千初,“一男一女吗?”

真好。

居然是龙凤胎。

“是啊。不过他们现在在睡觉,你不如听我说完再去看他们,怎么样?”慕千初声音清雅,推着她往外走。

时小念想了想,然后点头,“嗯。”

时小念被慕千初领进一间休息室,她坐到沙发上,慕千初亲手泡上一杯花茶给她喝。

她坐在那里,静静地凝望着慕千初。

慕千初站在一个餐柜前,身影修长,房子的设计精巧完美,阳光从窗口的位置缓缓流淌下来,温和地落在他的身上,将他白色的休闲外套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有些虚渺。

他亲手挑选着一颗颗咖啡豆,然后用手转动打磨,动作优雅无比。

“……”

时小念远远地望着他,清丽略显圆润的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

他没死,这是多美好的事。

曾经那个倒在雪中将手递给她的少年还活着。

“我有这么好看么,一直盯着我看。”慕千初转过身望了她一眼,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温柔极了。

“千初,能再见到你真好。”时小念盈盈一笑,伸手捧起杯子轻轻地品尝一口。

花茶泡得很清淡,水面上飘浮着一朵小小的雏菊。

闻言,慕千初深深地望向她,眼中浮过一抹异样,“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当然。”

“我以为,你和宫欧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想起我。”慕千初低声说道,有些苦涩。

“怎么可能,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时小念说道。

听到这话,慕千初转动咖啡磨豆机的手顿了顿,眸中掠过一抹黯然。

朋友。

他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救了她,地位还是朋友,不急,慢慢来。

时小念对于慕千初突然的沉默也察觉到一点什么,她没有多说什么,她珍惜慕千初这个朋友,但也仅限于此。

“对了,你为什么让那医生说自己是席家的人,不说是你派来的?”时小念疑惑地问道。

“我现在替席家做事,所以我属下也是席家人没错。”慕千初站在那里,煮着咖啡,笑了笑,“不说是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你防备心那么重。”

“经历过那么多事,我怎么敢随意相信人。”时小念端着茶杯说道,“不过,你明知道我在那里,为什么会这么久……”

为什么会这么久才来救我?

这话还没说完,时小念忽然意识到答案,心口震了震,看向慕千初。

慕千初也正望着她,目光灼灼。

他的眼中带的感情缱绻,时小念不由得转过头,不去对视他的眼神,手指在杯子边缘摩挲着。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慕千初对她还是……

她的问题没有问完,慕千初也不催她,淡定从容。

他不急,慢慢来。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

时小念将茶杯放下,呼吸都有些僵,她低眸,忽然看到一旁放着着一本相册。

她将相册拿起来翻开,一打开就是“她”的照片,确切的说,是她弟弟的照片。

和她容貌相似的一张脸,明明眉目间带着英气,却非要穿着各种女装拍照。

偏偏也不违合。

翻着翻着时小念忍俊不禁,“看来他真得很喜欢女装。”

她不觉得弟弟变态,只是觉得弟弟是个很有趣的人。

慕千初泡上一杯现磨的咖啡,咖啡的香气飘散在空气里,他端着杯子走过来,温和地说道,“可能因为你们是双胞胎的缘故,他在小时候做过一个梦,梦见穿裙子的自己,从那以后,他就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女生,开始有了异装癖。”

“原来是这样。”时小念说道,“他叫什么名字?”

时小念曾经幻想过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唯独没有去想自己的姐妹兄弟是什么样的人。

“中文名,席钰。”慕千初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

“席钰。”时小念在唇间呢喃着这个名字,柔软的唇噙着一抹笑容,“很好听的名字。”

如金如玉。

慕千初注视着她脸上的笑容,因为怀孕她的脸比以前圆润很多,但这并不影响她眉目间的清纯,比以前似乎更多一丝坚毅。

他们都比以前成长了。

“嗯。”慕千初品尝一口咖啡,将杯子搁下,嗓音温和清冽,“那我从哪里开始讲起,从我和席钰怎么认识的?”

“我很好奇。”

时小念说道。

她对这段故事的前情始末很好奇。

“你小的时候很抵触去谈生父生母。”慕千初有些意外地看着她。

“是啊,直到自己为人妈妈的时候,我开始在想他们会不会当初是有苦衷,我开始想正视自己的身世。”时小念涩然地一笑。

慕千初说道,“我听我的属下说,你对席家很戒备。不过我看你现在状态挺放松的。”

时小念坐在沙发上调整到一个舒服的位置,膝盖上放着相册,淡淡一笑,“因为你在这里吧,有千初你在,我不会那么担心紧张。”

她紧张了太长的时间,看什么都戒备看什么都提防着一份心,但有慕千初在,她的确放松不少。

她防谁也不会防慕千初害她。

闻言,慕千初眼中的笑意更加温柔,然后说道,“其实我和席钰认识就是在我准备去法国的时候,在机场上,我看到他吓了一跳,他和你五官太过相似,太像了,只不过身形要比你高很多,眉宇间更英气,而且是个男人。”

“是吗,估计我看到真人的时候我会吓一跳。”时小念忍不住说道,低头看向手中的相册,翻着里边的照片。

全是她这个弟弟男扮女装的照片。

慕千初坐在她对面,眼中掠过一抹复杂,接着说道,“他也看到了我,认出我,我们当时聊了一下。”

“他认识你?”

时小念愕然。

“应该说,席钰是通过你认识我的,那个时候,你被宫欧的一场告白拉到全世界的目光中心,他见到你,也很意外居然有一个女孩和他长得那么像,于是调查了一下你的资料,特地飞过来想看看你。”

“可我没见到他。”时小念说道。

“那个时候,你天天呆在帝国城堡,他没有机会接近你。”慕千初说道,“他向我说了一些事,又打听了一些事。”

“那后来呢。”

“后来,我准备想再找你谈谈,就没有出国,一个人在那里坐了很久,直到飞机起飞。”慕千初说道。

“所以你躲过了那次空难。”时小念庆幸地说道,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然后想了想又道,“不过空难发生的时候,我的心口突然变得很窒闷,那时候我以为你出事了。”

话落,慕千初的脸色变得格外复杂,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他看着她,然后伸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半晌没说出话来。

时小念看着他的脸色,“怎么了?”

“席钰他……在那班飞机上,他登机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