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津津一直不相信算命这一套,不过家中长辈很热衷四处托人给她看生辰八字,分析她的未来走势,大到寿数,小到婚姻姻缘,以致于她在很小的时候,就提前预知了一件事:她的桃花运旺盛,并且会栽在男人手上。

    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这十年间,姜津津谈了好几段轰轰烈烈的恋爱,每一段都刻骨铭心,单独拎出来都可以加工润色成一部言情小说。直到最后一段恋爱,男友为了给她一场永生难忘的求婚仪式,要带她去北极,结果在旅程中出了意外,还没送到医院,她就咽气了。

    不知道是她运气太好,还是命不该绝,她居然穿到了跟她同名同姓、并且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身上。

    很快地她便捋清了所有的来龙去脉,推断自己穿到了一本小说中。

    说来也巧,在穿越之前她正在休年假,实在无聊,在朋友的安利下,硬着头皮一目十行看完了这本以校园为背景的言情小说,故事并不是特别吸引人,女主角是内向却温柔的转校生,男主角是人狠话不多的校草兼校霸,两人经历了各种误会后,终于牵手,谱写了一段从校服到婚纱的绝美爱情。

    像她这种情场老油条,对这种纯纯的校园爱情并不是很感兴趣,不过好在这本小说不长,通篇下来加上番外,也不过十几万字。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居然穿到了这本书里,可能老天爷也觉得让她顶着二十六岁的灵魂成为一个高中生太过违和,所以,她既不是穿成了女主角,也不是进可攻退可守的校花女配,而是……男主角的后妈。

    小说中都花了笔墨描写两个主角的原生家庭,男主角的爸爸是白手起家的商人,大学还未毕业时跟人合伙创业,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完成了阶层大跳跃,一手创办的集团在八年前成功上市,富豪榜上有他的名字,并且每年都在稳步上前,是成功商人的典范,男主的父母感情不和,在男主十岁那年便和平离婚,生活在单亲家庭的男主,得到的只有物质补偿,没有亲情的温暖,父子俩关系并不是很好。

    在男主十六岁这一年,男主的爸爸再婚了,令读者欣慰的是,爸爸虽然渣,不过也不是拎不清,他没有让男主成为传说中有了后妈、爸爸也会变成后爸的可怜小白菜,通篇下来,这个后妈出现的次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堪称优秀背景板。

    对此姜津津表示自己还真是穿了个寂寞。

    但凡是穿成其他人,她都会知道自己的结局,唯独这个后妈,作者吝啬于描写,以致于她现在是两眼一摸瞎。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男主的爸爸对这个妻子似乎也没什么感情。

    如果姜津津不是在赴求婚路上丢了性命,她肯定要仰天长啸:恋爱还没谈够,怎么能接受一脚踏入坟墓的设定!

    可现在想起了几个算命大师耳提面命的“远离男人,珍爱生命”,她一秒进入断情绝爱的模式,已经没有了世俗的欲望,那么,已婚人士的身份她也不抗拒了,直接躺平。

    姜津津穿过来也有一个星期了,很多事情在她的侧方敲击之下都已经打听清楚。

    她现在住的森林别墅,有着最顶级的安保系统,有二十四小时提供专业服务的管家两名,以及若干佣人阿姨,这幢别墅有三个主人,除了她以外,便是男主以及男主他爸了。原主跟男主他爸是上个月举办婚礼的,令人好奇的是,以男主爸现在的财力,这场婚礼实在是太过简单,不过这也可以理解,男主今年十六岁了,正值叛逆期,身为父亲总是要考虑儿子的感受。

    在婚礼结束后的第二天,男主他爸就去出差了,实在不愧工作狂这个人设,一直到今天都没回,这样一来,姜津津反而更轻松,这七天,她连身为男主的便宜儿子的面都没见到,高中生是早出晚归的作息,而她还在努力接受现状中,每天睡到日上三竿,在时间上就直接跟男主错开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男主跟男主爸都不在家,姜津津舒服惬意得都快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直到一通电话将她拉回现实。

    提醒着她身为后妈的艰难生活模式。

    “太太,有件事需要您出面去处理一下。”电话里的人是男主爸的助理,口吻公式化,“上午学校那边打来电话,校方希望家长能过去,您知道,周总还在出差,今天赶不回来。”

    姜津津差点都忘了男主的校霸人设……

    她脱口而出:“我去不合适吧?”

    她是后妈啊。

    人家男主是有亲爹亲妈的,再怎么轮也轮不到她去。

    助理顿了顿,似乎有些意外姜津津的“不识时务”。

    要知道后妈难当,豪门后妈更难当,姜津津嫁过来满打满算也没一个月,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不该逮着机会去刷一下存在感,向周总展示自己绝对会对他儿子视如己出的决心吗?

    姜津津的拒绝,在助理的意料之外,他镇定下来后说道:“钟小姐现在在日本,今天也赶不回来。”

    “……”姜津津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亲爹亲妈都不在,好像还真就轮到她这个后妈上阵了。

    “那好吧。”

    助理听出她话里的勉强之意,一时之间十分无语。

    可以预想到,这位新上任的老板娘只怕是面子功夫都懒得去做。

    让助理欣慰的是,姜津津还是知道学校的地址,以及“儿子”所在的班级。

    可见她也不是毫不关心,应该是还没做好当后妈的心理准备,毕竟老板娘今年二十七岁,算起来,他都要比她大两岁呢。

    挂了电话后,姜津津就开始准备了,这还是她第一次以家长的身份去高中,难免跃跃欲试,其实她对跟男主的相处并不恐慌紧张,男主虽然霸道,却不是不讲道理的熊孩子,在小说中,后妈跟男主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从不闹矛盾。

    别墅有主楼跟副楼,副楼都是管家以及佣人在住,主楼这边一共三层,主卧是在三楼,她有一个足够闪瞎人眼的衣帽间,里面全是当季最新款,一面墙壁都摆满了各种包包,哪怕一个月都不会重复。主卧室里只有她的生活痕迹,姜津津一开始觉得很奇怪,不过在打听到男主爸在婚后第二天就去出差后便恍然大悟了,走得这么急,房间里没他的衣物这也很正常。

    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姜津津并没有脸大到真想给人当妈,男主今年都十六岁了,即便是六岁,她这个后妈在小孩眼中都是“入侵者”,而且人家自己有亲妈,她大可不必凑上前去,以后就把对方当室友好了,她相信以她大学四年在宿舍混得如鱼似水的能力,跟男主当室友这绝对不难。

    未来室友的队伍里,说不定还要加上男主爸。

    姜津津选了一套简约而不失大方的连衣裙,简单化了个淡妆后,这就准备出门了。

    男主就读的是一所贵族学校,师资力量卓绝,主要面向的不是高考,而是国外名校,因此里面要么是成绩优异到不需要缴纳巨额学费的学生,要么是父母砸钱以后走出国留学镀金的学生,很显然,男主是后者。贵族学校是姜津津的知识盲区,实在是穿书前,她听闻的好学校都是高考本科率极高的公立。

    本来姜津津以为在学校门口她就得下车了,哪知道她还没来得及解开安全带,司机就往学校开去。

    司机平日里跟着周总的日子更多,早就培养了察言观色的习惯,通过车内后视镜看到姜津津脸上的愕然,便不慌不忙地解释道:“去年,周总给学校捐赠了三栋教学楼。”

    姜津津:她懂了,这就是钞能力嘛!

    面对这样大手笔的学生家长,校方领导肯定是要给予很多“特权”的。

    不过,问题又来了。

    在学校里有特权的霸道男主,究竟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居然让学校出面请家长了?

    姜津津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了。

    她怎么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个麻烦啊!

    在助理提出来时,她完全可以动动脑筋委婉拒绝的嘛,毕竟男主又不是她儿子,也不是她的责任义务啊。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高二三班教室里,周衍嚣张地在课堂上补眠,身上丝毫不见要被请家长的慌张,相反还很怡然自得,只是手背上的伤痕,透露了他今早跟人打过架。中二时期的少年,如果不怕请家长,无外乎是那么几个理由,一是家长在他这里失去了权威性,二是,他笃定家长不会来。

    周衍是后者。

    他知道他亲妈正跟人在日本不亦乐乎,他亲爸忙于事业还在出差。

    根本就没有人会来。

    他已经习惯了。

    正在闭目养神时,口袋里的手机大喇喇的振动起来,他不耐烦地拿出来一看,是一条微信。

    【衍哥,你家长来了!】

    他一怔,脸上难得的露出茫然神情。

    【你妈,不对,是你后妈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换了个故事,介意的可以取消收藏嗷tvt

    老规矩,先排雷。

    【本来不想提C不C的事,但还是备注一下,男主非,女主穿书前也非,包括原主也非。都非C。】

    男主跟小男主是真的父子,男主有过一段婚姻,女主也有过几段感情,年龄差十二岁,属于老夫少妻,最近很想写一个熟男作女的故事,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完美人设,如果能接受这些,就继续往下看吧~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