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来最了解她的漠南丝见她这般模样,又怎会不知她此时隐忍在心底深处将要爆发的痛。

于是紧紧握住她冰冷的双手,发涩的喉咙哽咽,“都灵,在我面前不用憋着,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话落,一道嘶声裂肺的哭声响彻整个异国小院,惊得院子外原本欢唱着的小鸟都纷纷哀鸣飞走。

直至夜幕落下,皓月当空,赵都灵才止住哭声。

漠南丝始终无言默默地陪伴在她的身旁,直至她平静下来后,才缓缓替她擦干脸上的泪痕。

嘟嘟两声手机声响起,漠南丝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亮了, 弹出一则新消息。

特大醒目的标题瞬间吸引了两人的目光,在漠南丝还没反应过来,赵都灵已经伸手将手机拿了过来,划开。

赵文枫一脸幸福娇羞的依偎在蒋文涛怀里的结婚照,瞬间刺疼了她的眼睛。

今天竟然是他们的婚礼,当初她与蒋文涛的婚礼可没这般大排场和新闻。

仅在两家人的见证下敬了杯父母茶,原来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赵都灵双手紧握手里的手机,双目紧紧地盯着屏幕里笑得一脸幸福的赵文枫。

脸上冰青,声音冰凉,“南丝,帮我。”

漠南丝伸手缓缓将赵都灵手里的手机抽出来,看着她眼神坚定开口,“只要你想好了,我会义无反顾帮你。”

赵都灵没有丝毫的犹豫,缓缓地点了点头,眼底从未有过的坚定和怨恨。

第二天,漠南丝便带着赵都灵去了T国医生世家埃里家族旗下的一家整形医院。

在漠南丝的周密安排之下,找到了埃里家族最权威的整形医生。

也是她最信任的男性朋友埃里弗,为赵都灵做了一场改头换面的整容手术。

三年后……

蒋氏集团公关部,一个肤白貌美的性感美女,一身裁剪得体的及膝小礼服穿在她的身上,不仅没显得死气沉沉,反而显得越发的高级。

她嘴角挂着职业般的浅笑,缓缓走向围在蒋氏集团门口的记者们。

记者们见她走来,立即一窝蜂地朝她涌了过去,手里的话筒和相机直怼到她的面前。

“请问蒋氏小少爷蒋文涛先生真的夜会嫩模吗?”

“蒋小少爷与赵千金的世纪婚姻真的走到尽头了吗?”

一个个都争先恐后地发问,那场面堪比娱乐明星迷丝见面会场还要混乱。

然而这混乱的场面与被追问的黑衣性感美女淡定的表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黑色性感美女一脸淡定,嘴角依旧保持着职业般的浅笑,柔和又不失气场的嗓音对着扎堆的话筒和镜头缓缓说道。

“各位记者朋友们辛苦了,我是蒋氏集团公关部经理赵朵琳,关于上周网络谣传蒋氏小少爷蒋文涛先生夜会嫩模一事。”

“在此我代表蒋氏集团及蒋文涛先生作出回应,此事纯属子虚乌有,你们口中所说的嫩模其实是蒋文涛先生的妻子蒋夫人,蒋赵文枫女士。”

说话间,赵朵琳缓缓抬起手,身后的电视屏幕墙上正播放着一则昏暗片段。

一个背影苗条性感的美女正靠在蒋文涛的身上,双手紧紧地抱着蒋文涛的腰,那样子就像一对亲密的恋人。

众人一阵哗然,这时赵文枫一脸浅笑,在保安的护送下缓缓走了出来,站在赵朵琳身边。

“真抱歉,没想到我们夫妻俩恶搞的一点小情趣,竟然会引起轩然**。”

话落,记者们便立即意识到这则报道没有任何的新闻价值,便都失去了兴趣迅速散去。

见记者们退去,原本一脸浅笑温柔无害的赵文枫迅速变脸,一双急红的眸子迸发着火花。

“你们公关部就这点本事,这种事情还要我亲自出来澄清,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

话音刚落下,身后一道儒雅的男性嗓音响起,“小婶,她们没用,你倒是有用些,将我小叔管管好,那你就不用出来丢人现眼了。”

说话的是蒋氏集团的长孙,蒋瑞林,是蒋老爷子大儿子蒋文华唯一的儿子,蒋文涛的亲侄子。

蒋文涛上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大哥蒋文华,二姐蒋文舒是比蒋老爷子大十三岁的已故童养媳生的。

三哥蒋文易,四姐蒋文依是蒋老爷子现在的妻子生的,而蒋文涛则是蒋老爷子在外面的女人生的。

这一大家子兄弟姐妹的相处模式大概能用几句话形容:表面和睦、行动融洽、实则互看两相厌。

其中大家一致最看不顺眼的当然就属蒋文涛,毕竟是个来路不明的孩子,且还是蒋老临老入花丛生的。

蒋文涛虽然年龄与自己同辈兄弟姐妹相差较远,但却与自己的几个侄子侄女年龄倒相差不大。

与蒋瑞林仅相差五岁,但性格却截然不同,蒋文涛是一个放荡不羁,心思深沉内敛的人,而蒋瑞林则要简单的多,直接毫无掩盖。

这也是赵都灵为什么选择从他身上下手重返Z国蒋氏接近蒋文涛的原因。

“你……..”

赵文枫被蒋瑞林直白的话呛的一时说不出话,但又无法冲着蒋瑞林发作。

只能调转方向冲着赵朵琳啐了一句,“不要脸的狐狸精,有几分姿色就勾引男人,呸,不是凤凰就想飞上枝头,别到时候高空摔死。”

说完,一脸鄙夷地在蒋瑞林和赵朵琳的身上扫了一眼,然后才踩着高跟鞋离开。

哒哒直响的高跟鞋跟敲击地板的声音,哪怕是冲着赵朵琳啐了一口,也缓解不了赵文枫心里的怒气。

赵朵琳见状表面波澜不惊,实则心中冷笑,“当初她与蒋文涛不就是被自己抓奸在床的吗?这么快就受不了蒋文涛与别的女人暧昧了吗?”

赵朵琳望着赵文枫气愤离去的背影,眸底满是讥笑。

“朵琳,别在意我小婶的话,她也心里有气无处撒而已。”蒋瑞林儒雅开口。

赵朵琳微微浅笑,“没事,看见自己丈夫出轨哪个女人受得了,我理解她。”

说完,两人双双抬脚一起往蒋氏集团大门走去,迎面蒋文涛从里面走了出来。

“小叔。”

蒋瑞林没想到蒋文涛会在公司,下意识惊讶地朝他喊了一声,蒋文涛没出声回应,只是阴沉着脸点了点头。

赵朵琳立即心虚地低下头,虽然此时她早已换了容颜,但在他的面前她还是害怕露出一星半点的端倪。

赵朵琳顿了几秒,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才抬起头,嘴角挂着一抹职业浅笑。

“蒋总经理。”

蒋文涛阴沉着脸依旧没出声回应,一双狭长的眸子若有所思地扫了赵朵琳一眼。

“小叔,朵琳也是为了蒋氏着想才会将视频拿出来让小婶出面澄清的。”

蒋瑞林挡在赵朵琳面前朝蒋文涛轻声开口解释着。

蒋文涛眉头微蹙,狭长的眸子黯然,薄唇轻启,“以后这种公关换个人来处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