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奔走的很快。五月的天气微微带了些燥热。

我摆弄了会窗台上的花,看着小区中孤独地亮着的路灯,心中临时起意,去厨房热了瓶牛奶,装进小巧的玻璃杯,捂进怀里。

出门前我化了个淡淡的妆,换了一件棉质的长裙,在外面披了一件薄薄的奶白色外套,准备去学校接洛泽放学。

公寓离学校步行大概要15分钟。我磨磨唧唧地在路边晃悠,将热牛奶揣在毛衣里用手捂住。虽然洛泽昨晚再三和我强调他不喜欢喝牛奶,但就算是为了看到他无可奈何拧着眉喝下去的样子,我还是得以补充每日营养为理由逼他喝下去。

校门口挤满了来接孩子的家长,大多都踮起脚尖在穿着清一色校服的人群中找着自己的孩子,眼神中带着期盼。我站在离校门口不远的那颗香樟树底下,边垂眼寻找着洛泽的身影边思考着我算不算洛泽的家长这一问题。

视线里穿着宽大校服的洛泽正偏着脑袋和旁边的一群少年聊天,一大群人缓慢地向校门口移动。

教学楼到校门口这一小段路承载着些即将迎来高考的少年们一天里面最放松的时光。

估摸着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洛泽嘴角向上牵了牵,露出一颗小虎牙。

怪可爱的。

我看他完全没有要发现我的意思。

我便笑着叫了他一声。

洛泽包括他身边那一大群男孩子都转过头来看我。

无视掉所有目光,我向着有些愣住的洛泽走了过去。

我把手里还温热的牛奶塞进他手里。

“走吧。”我轻推了下他呆住的身体。

“阿泽,你女朋友?”旁边有个剪着寸头的男孩子问他。

那一刻我真庆幸这小弟弟没有问洛泽:“这是你阿姨?”“这是你姐姐?”之类的话。

洛泽脸上立刻炸开一个笑容,过来把我圈在他的臂弯里,周围那群少年立刻大呼小叫起来。

我大大方方地向他们礼貌地笑笑,“是他姐姐。”我带着点恶搞的心理对他们说,小屁孩眉毛立马皱了起来,圈我圈地更紧了些。那一群少年嬉笑着调侃着我们,穿着校服的洛泽带着些恼意看着我,让我不禁想起了年少时看的偶像剧。那些青春靓丽的画面姗姗来迟,悸动与欣喜也跃上心头。

放学路上稀稀落落地有推着自行车的学生,暖黄色的路灯照在那一张张略显疲惫的脸上,让我心疼又羡慕。走了一段路,洛泽把我的手紧紧拽住,我挣扎了两下没成功,抬眼瞪着他,“不怕被同学看到?”

“呵。”洛泽撇了撇嘴。“都说是姐姐了,害怕被看到什么?”

我捂着嘴偷笑。洛泽瞥我一眼气呼呼地背着书包走在前面。

我也不急,慢悠悠地踱步跟在后头,时不时看看路旁的开始变绿的香樟,时不时在暖黄色路灯下停着歇歇。

但无论我停多久,往前面不远处看,夜色中始终有背着书包的少年,黑发被风吹得乱糟糟。

我故意停下,看着那个背影傻笑,等他回头。

没过几秒,洛泽的脚步变得越来越缓,脑袋也有意无意地向侧偏,像是想回头又害怕被我发现。

“洛泽。”我喊。

小屁孩变扭地转过头来,表情冷漠。

“我好喜欢你。”我好喜欢你,我曾经以为我一辈子都说不出这种话。我好喜欢你,想和你有个未来。

“哦。”我看见洛泽努力地压下嘴角的弧度,继续一脸冷漠地转过身去。

变扭的很,可爱的狠。

走了一段路,洛泽突然又回过头,在暖黄的路灯下,向我摆了摆手,脸上弹出两个小酒窝。

“余佳栖,等我娶你。”

第一卷·完结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