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是谁    凤鸣殿外雨声阵阵。    明毅站在苍溟身后,诧异的看着天空。    这从未下过雨的九天之上竟下起了雨!    他突然想起一个传说――龙女要是流泪,天上就会下雨。    他有些迟疑的开口:“陛下,天后殿下年纪还小,怕是受不住浮屠塔的阴邪之气……”    苍溟却毫无触动,冷冷道:“我说过,无论是谁也不能伤姚丹珠一丝一毫。”    话音刚落,却听轰隆一声,浮屠塔亮起了冲天的光芒。    苍溟脸色一变,飞身而去。    浮屠塔。    亮起的法阵内,音璃倒在边缘不知生死。    但苍溟没有理会她,反而第一时间察看那阵法。    半晌之后,他终于确定是音璃的眼泪点亮的阵法。    这一次,他转过头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音璃,嘴角勾起笑意:“果然,龙族才是最适合的阵眼。”    明毅低下头,心里阵阵发寒。    ……    音璃做了一个梦。    梦里都是雪花,大片大片的雪。    她被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拥在怀中,那人说着什么,她听不见,可是心里暖暖的,这一生没有一刻如此开心。    她想看清那人的脸,可梦里的她只是傻傻的笑着。    就在她转身想看清那人的脸时,梦醒了。    她睁开眼,已不再是黑暗冰冷的浮屠塔,而是熟悉的寝宫幛幔。    梦里的那种甜蜜一下被打碎,化为一种遗憾。    音璃按了按心口,她从未见过雪,怎会梦见那样的场景?    就在她呆愣之时,贝岚推门而入。    见她醒了,立刻扑到她床前,泪眼婆娑:“公主,你受苦了……”    “好了,我没事。”音璃安慰道。    她有种奇异的空虚感。    说来奇怪,是怎么昏过去的她已经不记得了。    贝岚哭了会,这才说道:“侍卫首领明毅在殿外传话,狐君婚宴,您需要和陛下一起去。”    音璃这才知道自己被放出来的原因。    她换了衣服,来到凤鸣殿。    站在门口,音璃看到了殿内的苍溟和姚丹珠。    再见姚丹珠,音璃本以为自己会生气,或者委屈不甘。    可不知为何,看着姚丹珠那张和画中人一模一样的脸,她只有一种没由来的心痛。    她攥紧了袖子,不禁问自己。    ――如果她是那画上的女子,魂飞魄散之后,是否会愿意找一个替身来陪着苍溟?    音璃想,她是愿意的。    她看着苍溟高高在上的冷淡模样,那一日他悲痛的眼神又浮现眼前,心口像压着块石头般难受。    苍溟已经太痛苦了,在失去那个女子的漫长岁月里,总要有什么支撑着他走下去。    一点安慰,一丝怀念,只要能换他开心半刻也是值得的。    ……    狐族领地,满山的桃花纷纷扬扬。    音璃跟着苍溟入座,    狐君近万岁了,依旧俊美非凡,而新娘作为第九任狐后也甜美可人。    狐族喜欢享乐,歌舞,酒水,都是一等一的好。    音璃爱热闹的天性在这种氛围下,不自觉显露。    喝了几杯果子酒后,便有些得意忘形,对着下面的舞娘,大声拍手叫好。    苍溟看着这样的音璃,一时又失神。    怎会如此之像?    苍溟艰难移开视线,心里复杂无比。    狐族的热闹,到了月半才散。    音璃早醉了,她满脸通红,左脚拌右脚的站起来,一下向下跌倒。    苍溟一手搂住她,皱起眉。    音璃抬头对他傻乎乎笑着,那笑容和记忆中的笑脸如此之像,苍溟猛地放开了她,大步往前走。    音璃也不在意,脚步虚浮的跟着他的影子,嘴里不自觉的哼着一曲调子。    听见这曲子,苍溟一下顿住脚步。    音璃没防备的直直撞在他背上。    “你干嘛呀?”音璃嘟哝。    苍溟缓缓转身,眼底是无法掩饰的惊愕和骇然。    那些性格上的相似,可以说是那夜音璃听了自己的话,有意为之。    可这首人间的小调,醉酒后的反应,又如何解释?    他的脸上蔓延出一种复杂得几乎扭曲的神色,忽喜忽悲,难以置信。    苍溟猛然扯过音璃的手,动作竟前所未有的小心翼翼。    他眼底涌动着疯狂的偏执,看着她的眼,一字一顿的问:“告诉我,你是谁?”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苏州铁艺楼梯)